我们不做中国的Mobileye,我要做它的数据挖掘机

2014年8月,随着CEO Ziv Aviram一锤砸向纳斯达克的开市钟,主打汽车安全、防护科技产品的Mobieye公司登陆纳斯达克,也同时等于正式宣布了被汽车厂商把控的安全技术也在今天可以无障碍的向普通人销售——你不需要换车就能使用最前沿的汽车安全报警系统

我说的安全报警系统是一款带有摄像头和处理器的汽车预警装置。SHIFT曾报道过,这是Mobileye公司根据自己研发的核心算法捏合的一套车载硬件。他可以跟汽车的CAN线控相连,根据摄像头来探测车做出的动作,以此做出语音或者图像的预警提示。

这款产品因为打破了『升级安全系统就要换车』的汽车厂商制造产品围栏的思路,很快就在欧美,尤其是欧洲国家受到欢迎。不过,因为其换算后将近10000人民币的硬件售价导致其一直在中国市场鲜有人问津,也同时导致了在Mobieye上市后,国内出现了一小波做廉价Mobileye的创业公司,他们或自己研发算法,或干脆依托于手机App,用手机摄像头和传感器来实现预警功能。

我在使用了几款创业公司制作的产品和App后发现,在技术(预警技术)成熟度上,Mobileye通过几年的技术积累,并与汽车厂商多次合作,其预警信息的处理效果已经足够精确,制造了不小的竞争门槛,在段时间内至少不会出现大范围的中国制造者。

那么问题是如果我们不重新『中国制造』Mobileye,那是否可以借助这款产品做一些长尾的事情。我指的『长尾』是Mobieye暂且没有打算扩张到的新业务,也就是数据的收集工作。众所周知,这家公司的CEO是硬件算法上的专家,他专注于如何让虚拟和现实在硬件上连接的更加完美,但之后在如何将这些数据在利用的事情上鲜有建树。

在Mobileye业务的空白点上,有一家中国公司打算借道Mobileye强大的硬件能力,做数据挖掘,用自己的方法做补充者。

我在上周见到了天盈健公司的几位创始人,他们在华通大厦的一层租了一间办公室,团队30多个人正在抓紧时间研发一款下个月会出工程机的『盒子』——一款与Mobileye连接的数据处理终端。

公司的创始团队成员刘昊给我展示了产品的效果图——一个带有摄像头的黑色盒子(夹杂点黄色)。这个盒子被团队誉为让Mobileye的数据有价值的利器。

在刘昊看来,Mobileye负责根据周围环境即使做出反应,比如倒车预警,加速提示等等,而与之相连的黑色盒子会收集Mobileye超速、倒车雷达、行人提示等10多项预警信号——也就是那个滴滴的叫声,然后盒子将这些数据通过自带的联网功能把数据发送到天盈健自己研发的数据管理平台上,之后将这些零散的『滴滴』声做数据再分析和整合,以求在通过3-6个月不间断的数据收集后,制作出一个车主的驾车习惯模型。

1

 

『Mobileye运行产生的数据是值得深度挖掘的』天盈健的一位创始人说:『Mobileye本身的提醒功能比任何OBD、外接设备都更受用户喜欢,也能让用户持续使用它。』

说到OBD,天影健确认了自己产品是找到了一个至少用户有需求的点上,(在此我就不加赘述国内大多BOD硬件难以使用的情况)。他们团队在和Mobileye的高管们进行了几次深度对话后认为,这家以色列算法公司在技术上的门槛是短时间内难以跨越,那么就可以借助这家公司先进的产品,做自己擅长的交通数据工作。

天盈健公司创始团队的早期成员曾负责ETC设备的设计和研发,用他们的话来说,他们更有经验知道车内的硬件应该遵守哪些『环境』准则,数据传输功能要怎么做才能尽可能不间断。在基于这些原本的汽车技术的积累,他们开发了一套认为是核心竞争力的数据整合平台,这些平台的指标应该是哪些,哪些数据是有意义和无意义的,都是这个平台说了算。

目前这家公司正在寻求与北邮合作开发几台工程机,之后他们寄希望能够先从集团客户入手,而这些渠道已经带来了几千个订单。同时公司也打算进军个人市场。『我们还是要和保险公司合作,通过保费上的合作制造优良车主的模型。』

是的,天盈健觉得最合理的用户使用方法或者说场景和OBD创业者们想的大多一致,而方法也更『保险公司』:5000块钱押金之后白送硬件,5年后,硬件归属个人,天盈健只需要数据。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