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胡须”租车服务Lyft受阻:纽约不欢迎“共享经济”

Lyft 1

以俏皮“粉色胡须”亮相世人的Lyft在纽约市刚刚经历了一次重大打击。当地时间7月11日,纽约市司法部检察长与出租车和豪华轿车委员会(TLC)表示,纽约州最高法院已经通过了他们的临时禁令申请,禁止Lyft在纽约市提供汽车共享服务——理由是,Lyft提供的服务不符合当地的交通法规要求,可能会威胁纽约市的公共交通安全。

故事起因是,7月9日汽车共享服务公司Lyft在官方博客上宣布将于11日正式进入纽约市,首先在布鲁克林区和皇后区提供服务,纽约市民可以在两周内免费乘坐Lyft的汽车,而且Lyft也计划于11日晚7点在布鲁克林区举行盛大的线下聚会。

现在,Lyft的计划戛然而止。

Lyft被禁了吗?

面对纽约市司法部检察长和TLC的禁令言论,Lyft却有另一种说明。Lyft发言人Erin Simpson表示,目前并没有看到任何禁令,实际情况是法院推迟到14日再做判决。Erin Simpson称纽约市司法部检察长和TLC的言论是一个“故意的错误声明”,目的是为了打击Lyft。

另一边,司法部检察长Eric Schneiderman和纽约州金融服务厅督察长Benjamin Lawsky则表示,法院已经同意了禁止Lyft在纽约市提供服务,而双方下周回到法院讨论的是,是否禁止Lyft在纽约州其他城市提供的服务,如水牛城和罗切斯特。

Lyft面对的禁令风险并不是突然的。早在9日当天Lyft宣布将要进入纽约市后,纽约TLC就曾警告过Lyft的司机,在纽约市提供个人的汽车共享服务是违法的,一旦发现将处以最高2000美元的罚款。

仍然是“威胁公共交通安全”的理由,但在博客中,Lyft有不同的看法。Lyft称,率先在纽约市五个区之中的布鲁克林区和皇后区开展服务,正是出于改善纽约市公共交通的考虑:事实上,这两个区的公共交通远落后于纽约市的其他地区——现在仅有一条地铁线路完全经过这两个区,而且纽约市95%的出租车接客发生在曼哈顿或机场。

Lyft还指出,Lyft为纽约市民提供了一种安全的、可负担的替代交通方式,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由纽约人服务于纽约人(for New Yorkers and by New Yorkers)。

但是,很显然这番美好的“说辞”并未打动当地监管部门,目前双方各执一词,只能等待14日的法院的再次协商判决。

Lyft的“曲线救国”

对Lyft来说,与纽约市监管机构纠缠争执并不是一件好事。之前,Lyft公司联合创始人John Zimmer曾认为,这(进入纽约市)是一个巨大的机会。目前,Lyft已在美国66个城市提供了服务,包括旧金山、洛杉矶和华盛顿特区。它在纽约的最初计划是先针对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然后扩大到曼哈顿等其他地区。

现在,Lyft这一美好愿望只能暂时搁浅了。为了尽快能在纽约市正式落地,Lyft开始寻找“曲线救国”的方案。Erin Simpson说,“我们同意州最高法院所说的推迟P2P的服务模式。如果能够得到纽约市TLC的审批通过,即使是改变Lyft的服务模式也可以。”

这就意味着Lyft可能会对其传统的商业模式做出一定的调整,以符合纽约市监管机构的要求。这早已有先例,Lyft的竞争对手Uber之前也曾花费一年时间与纽约市监管机构协商谈判,结果是Uber放弃了传统的共乘模式——即每个人都能兼职司机的“共享经济”被搁浅,转而选择与持牌出租车公司合作。

由于与监管机构长时间的纠缠,Uber在纽约市失去了先发优势,而不得不与类似的Hailo和Taxi Magic展开竞争。此后,在与纽约市当局的政府关系协调过程中,Uber明显灵活了许多。今年5月份,Uber就曾聘请前纽约市TLC政策和规划局副局长Ashwini Chhabra作为其政策发展和社区参与的负责人。

现在,同样准备弃车保帅的Lyft,如何与纽约市监管机构尽快达成一致,落地开展服务依然是摆在其面前的一大难题。在Twitter上,Lyft为7月11日线下聚会贴出的大幅“Lyft Love in NYC”的宣传语,现在看来显得有些“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