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内“玩具”箱:我们需要的是手机应用、OBD硬件,还是其实什么都不需要?

Panel

你是一名车主,当你每天进入汽车,系安全带、打火、启动汽车后,汽车内的一切都可能是“将要”或“潜在”与你发生互动的设备,但等你离开汽车,你可能也没等到这种互动。

我们不希望汽车是无大脑的产品,它应该可以被感知,或者协助驾驶者做一些更聪明的事情。但这个被感知的设备或者说功能是什么?是功能丰富的手机应用,还是延展出的OBD等硬件设备,或者在这个时间点上其实还没有这么“美好”的产品出现?

在上周六SHIFT举办的“智能汽车”沙龙上,来自鼎晖投资的徐炜、AutoBot创始人程月、微车CEO徐磊和SHIFT主笔Henry 就“汽车不是一个杂货箱,究竟哪些才是有用的产品”为主题进行了一场圆桌论坛。

以下是圆桌实录整理

Henry:据我了解,相较于美国很多车主已经开始在用诸如Automatic之类的汽车硬件,中国的车主仍然在使用汽车厂商出厂自带的配件,请问一下这里的原因是什么?中国的车主会为怎样的硬件买单呢?

徐炜:有一次,我在硅谷和Automatic创始人聊天时,他提到一件硬件产品提供给用户,用户是否为其买单,关键核心在于其是否有价值。事实上,目前为止美国也没有特别多的用户真正使用Automatic,因此,他们也在努力开发新功能来尝试用户的需求到底是什么,比如通过OBD产品,紧急救援、寻找空余停车位等等。在中国来说,现状可能就是目前的车内硬件仍没有抓住用户的需求和痛点,或者也可以说用户对这些硬件产品的需求还比较低,普通的汽车厂商自带配件就能满足。因此,目前来说,仍没有一件合格的硬件产品能够有价值,且能够真正满足用户的需求,让用户为之买单。

程月:今年我们在和用户沟通的时候,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点:用户在开车的时候,会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就是他的汽车不够互联网化,也即是智能化。相较于生活中使用的智能手机、iPad、电脑等设备,汽车这个大件物品太落后了。因此他会有一个强烈的触动,希望能让有东西能弥补,从而让汽车更互联网化。所以,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机会——只要给用户提供一个具有强烈互联网气质的产品,它能够让汽车与手机等设备相连,并且对用户来说有价值,就会有用户为其买单。

徐磊:我的观点可能有些不太一样。在我看来,汽车内部应该越来越简单,也就是说,有用的产品应该不是一开始就在汽车内,而是能够与汽车相连的外部设备。比如我会认为Tesla那块17英寸的屏幕出发点就是错的,现在或许会很炫,但假设五年之后,这块屏幕就会落后了。因此,我希望的是汽车只是一个接收器,只配备一些必要的硬件,例如不易移动的音响,其余的功能通过与汽车设备相连来实现。在其中,智能手机会承载越来越多的功能,也会是创业者的一个机会。因为手机越来越成为人们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并且是一个具有私密性排他性的产品,它的存在能代替汽车的许多不必要的硬件功能。

Henry:你们看来,手机或其他硬件以及App在汽车内和用户的正确交互方式应该是怎样的?

徐磊:事实上,我们并不鼓励车主在车内使用手机。在汽车内,人使用手机的方式应该与平时的使用场景和习惯相隔离开。我认为,在车上最简单的交互方式是语音,车主用语音来控制,汽车也通过语音来进行反馈。相反,视觉的交互方式反而并不是很合理。当车主上车后,理论上应该将手机搁置在一旁,但手机里的内容可以通过无线的方式映射到汽车上,不是说视觉上的投射,而是功能上的实现。以微车为例,微车是可以后台运行的,通过手机自带的各种传感器来收集数据,并推送给司机起到提醒预测的作用。

程月:这点我和徐磊的看法完全一致,我们也不鼓励车主在车内使用手机或其他设备。徐磊提到了微车,软件层面上是如何正确交互的,我拿AutoBot为例,来说明硬件上我们当初是怎样考虑交互逻辑的。在设计AutoBot时,其实我们有一个原则是尽可能地做到降低它的存在感。比如其指示灯取消了闪烁提醒功能,就是为了以免影响车主驾驶。在我看来,未来或许手势也可以成为一种可行的交互方式,像在手机上划屏就截图一样,以后或许也可以在汽车里手势划过就是切换当前播放音乐,手势一转圈就是开启空调等。当然,目前来看,还显得有些遥远,但我觉得也并不是异想天开——现在的Leap Motion就已经可以实现体感操作,将其应用到汽车里也不是不可能的。

Henry:如果汽车功能越来越简单,仅仅只是作为一个接收器存在,那么汽车硬件创业是否还有机会呢?

徐炜:我觉得机会仍然是存在的,汽车硬件的市场空间仍然相当庞大,关键还是前面所说的如何做一款贴近用户,解决用户刚需和痛点的硬件产品。比如目前来说,用户可能需要的最合适的车险,最规划的维修程序,而这些都是OBD产品最初切入的理由,但现在来看,OBD产品依然没能解决这些用户关心的问题,这就说明机会仍然存在,而且即使这些需求被满足了也会有新的需求诞生。

徐磊:在我看来,目前来说制约中国汽车硬件发展的因素主要有两个,而如果解决了这两点就会为汽车硬件带来巨大的机会。

第一点是中国并没有形成汽车文化。现在80%的中国人开着自己的第一辆车,开第一辆车是不能形成汽车文化的。只有当我们第二代人开始开车之后就有了汽车文化。汽车文化的形态其实大致可以想象我们在大学里买卖二手自行车的那种氛围,只有当汽车不再是一个家庭的唯一大件贵重物品时,二手汽车买卖能初具规模时,汽车文化才算形成。一旦我们拥有了汽车文化,就会产生改装文化,而改装文化则会给硬件带来巨大的发展空间。

第二点是现在汽车领域还没有特别好的互联网硬件形态。比如说,我们会在互联网上购物,或许现在会购买一些OBD硬件,但可能用户不会再网上购买机油。这其实是受到渠道的限制,车主普遍仍然会选择4S店、维修点等渠道,对互联网有着比较严重的心理门槛,这样的门槛就会导致目前来看,互联网和汽车的结合还不是那样的密切,只有当汽车领域存在能够在互联网上流通的产品形态时,汽车硬件的机会才会到来。

Henry:可否分享一下,目前来看中国有哪些可以期待的汽车硬件产品?

徐炜:我会认为是行车记录仪。拿之前比较火的GoPro举例,为什么它能够在汽车领域逐渐应用起来,实际上是因为它其实并不是一个直接和汽车紧密结合的东西,反而是和互联网相关。和之前徐磊说的一样,目前来看,只有真正具有互联网形态的产品,而如果再能够应用到汽车领域,满足车主的需求,这样的硬件就能够有机会。

徐磊:目前来看,我其实依然对OBD产品持有期待。OBD其实是一个阶段性被挖出来的产品,现在还没有一个特别好的解决方案能够让其与汽车、用户结合的特别好,但不能否定它的价值。而或许五年之后,OBD会消失,而到时我也相信现在OBD产品能获取的数据,未来会换一种交互方式呈现出来,而这样的呈现方式依然是以现在的OBD为基础,那就证明了OBD产品依然是一个可行的机会。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