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20万用户的十年后居然还做得下去?

“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超级课程表和余佳文身上,所有的目光都在关注将近1000万的下载量和200万的日活用户,所有人都在看那千万美元的投资和一个亿的员工福利,你上线一年之后只有将近20万的用户,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轮,为什么还要做下去?”这是我问“十年后”的创始人笪兴的问题。

十年后是一个基于用户的梦想进度展开的社交网站,在一年前刚刚上线的时候PingWest就对它进行了报道。在那之后我与他的创始人笪兴有过几次交流。坦白讲我对他个人有些好感,可能是因为他对梦想这件事的看法,以及对十年后的定位,让我觉得与很多创业者并不一样:有对产品的执着,又不过分夸张一个需求和场景,或者说把现在做的事情认识的很清楚。而他的这些想法在十年后的产品中也有所体现。上一次报道之后有一个读者留下了很长的留言,表达了对十年后的支持。

10-year-later-app-1

 最近十年后更新了功能,增加了资料库功能,让用户管理实现梦想的辅助资料;增加了时间表和私信功能,让用户细化自己的梦想实现阶段,并且可以跟其他拥有类似梦想的用户更直接的进行交流;更重要的是终于推出了移动端的App,为了跟网页端进行区别,同时考虑到使用体验的问题,App端将功能集中在浏览、评论、交流上。笪兴说,十年后在移动端更鼓励用户通过上传照片、想法等实时的信息记录追梦历程,网页端则鼓励用户能真正沉淀下来思考自己的梦想与未来,并上传高质量的内容。两相结合,完成一个记录、思考与分享的回路,就能满足用户在追梦过程中的社交需求。

10-year-later-app-4

看上去是一个完善整体功能的进步,然后之后我们的话题就回到了应用一年来的发展上,当被告知现在的用户将近20万的时候我有点惊讶了。倒不是惊讶用户数量少,毕竟十年后所针对的人群本来就相当小众。只是在现在的创业环境下,一年的时间,20万的用户数量,刚刚拿到的百万级别的天使轮融资,如果说算成功可能很多人都笑了,但是还在积极地迭代和运营又跟“失败”沾不上边,“没用户也没钱”为什么还要坚持的做下去呢?

10-year-later-app-1

10-year-later-app-2

10-year-later-app-3

笪兴给我讲了几个十年后中用户的故事:有一个来自纽约的14岁小女孩,因为强迫性沉迷于社交网络而导致抑郁,不得不退学。但是通过一个上海的朋友知道了十年后并且开始使用,她认为十年后是一个很不一样的社交平台,在这里记录的都是真实的想法,其他人的回复和帮助也都是真实的,这能够帮助他走出困境;有一个用户,10几岁的学生,对中医有着特别的热爱,但是选择这条路却是一条可以遇见的艰难的道路,他还是试图说服家里去选择自己的道路;一个考研的用户因为压力过大开始怀疑自己,而很多有着相同经历的用户则不断的为他出谋划策,鼓励他;还有小小的Android开发小组,希望可以用半年的时间让自己开发的App得到学校的认可;在重庆学习画画的学生,希望能成为厉害的插画师;还有45岁的爸爸,梦想就是儿子能够真正自力,成为自己的骄傲。笪兴说,并不是这些故事“支撑”着他做下去,而是让他感到开心,确实有很多人需要一个这样的平台,将自己的梦想规划出来,分享出来,每一个用户分享的梦想和故事都能让他看到十年后的前景,比起可预计的用户增长或者是货币化,越来越多的人得到帮助更加让他欣喜。

像开始时候一样,十年后还是想去颠覆现有社交网络的浅薄、琐碎以及无价值体系,让年轻人的网络社交变得更有“未来性”。让所有用户能清楚看到自己的人生轨迹,对自己的未来、梦想能有更多思考,能大声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梦想,能对自己的未来、对自己的人生有所掌控。就像最近被热炒的余佳文,因为是同一个机构(深圳创新谷VC)投的天使轮,也有所了解。他说:“其实任何群体都是多样化的,虽然没有那么“有名的”产品,但是并不代表产品的质量,或许是没有符合大众对“年轻创业者产品”的预期,或许是没有娱乐化的爆点。最重要的是,我们想做的是什么样的产品,是要继续现状,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现状。”

我有点不太确定该如何评价十年后,如果客观点说,我不太期待它会爆发出来,或者得到大量的用户,可能因为我让人不相信有大量的用户懂得梦想规划的重要性,也没有时间没有心情去规划一个梦想,甚至没有一个梦想。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又挺希望十年后做的下去,做的很好,出于一点私心,这样的正能量、又不是道貌岸然的正能量的东西,怎么就能肯定不会感染更多人呢。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