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问王尼玛:暴走漫画为什么这么火?(结尾彩蛋)

如果你的生活足够“互联网”,那你一定在某个地方见到过那个神情夸张,画风奇怪的“暴走”表情——可能是 QQ 表情,也可能是某篇文章的插图,又或者是脱口秀视频《暴走大事件》中那个主持人永远没有摘下来过的头套。

又或者你还听说过这个耳熟能详的名字——王尼玛。如果这些都不知道,那你需要去看一期《暴走大事件》以及最新的暴走漫画。

一切都与这个叫做“暴走漫画”的地方有关。这个团队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暴漫”。继他们制作的一系列画风粗糙的漫画走红于网络之后,暴走漫画的团队又开发出《暴走大事件》等一系列产品。这期间还捧红了王尼玛、张全蛋、唐马儒等网络红人。

更不要提那些数据了:暴走漫画推出的系列 QQ 表情几乎都能达到上千亿次的发送;《暴走大事件》单期的播放量在优酷一个平台就近 2000 万次。暴走漫画为什么那么火?

PingWest品玩向从未摘下过头套的王尼玛提问,听听他怎么说?

PingWest品玩:“王尼玛”是怎么诞生的?
王尼玛:我的头套其实来自于我们的原始动漫形象。早期暴走漫画形象的形象就比较受粉丝欢迎,在打造大事件时,我们希望动漫主人公王尼玛来主持这档真人热点吐槽的节目,我们有考虑过哪个形象才能最终代表暴走的品牌,前思后想,我还是挑了一个当初设计的最呆最无语的形象作为我的头。从此我被冠上了这样的形象,也被称为王尼玛(这个名字也是源于我们在做漫画时的人物主角名称)。

PingWest品玩:为什么我们从来看不到头套背后的王尼玛?
王尼玛:因为我从来都是带着丝袜啊,而丝袜有裆……

PingWest品玩:王尼玛不在镜头前的时候戴不戴头套?
王尼玛:你可以开脑洞想象:我吃饭的时候,把丝袜剪一个洞,用勺子,从头套外,通过嘴那个洞,往头套中一口一口的送进吃的。然后……其实喂进了我的鼻孔

PingWest品玩:你是王尼玛第几代?
王尼玛:你一定在想我换过多少个头套……就这一个头套,这世界就一个我,打遍天下无敌talkshow 舞台,终于卫冕喜剧之王,戴起来能闻出我为此流过多少汗水。

PingWest品玩:王尼玛的现实生活中的声音也是节目中一样吗?
王尼玛:是啊,本色出演,现实生活中我一样是个不吐槽会死星人。

PingWest品玩:减肥失败后的王尼玛,生活是怎样的?
王尼玛:一切照旧啊。我的身材是这样:今天胖了 2 斤,明天也可以瘦 3 斤。为此觉得对自己不公,还是吃点好的补一下吧。后天又胖了 4 斤。和大家一样,吃饱才有力气减!那时候说想减肥,现在不想了,觉得自己的特色很重要。我的脸瘦了变帅了你们还爱我吗(虽然你们也看不到)?我的肚子瘦了变健美了你们还爱我吗? 世界最遥远的距离一定是:你站在我的肚子前,却认不出是我。

PingWest品玩:张全蛋和唐马儒的本职工作都是什么?是怎样被推到台前的,是因为没钱请演员吗?
王尼玛:是啊,现在物价这么高,拍摄成本这么高。所以,全蛋和马儒,都是我们的员工啊 啦啦啦。这样不是挺好么?这样的小伙伴大家不是很喜欢吗?谁说演员一定要高颜值,高逼格?各方面条件都好,也并没有什么用,男人的价值就是——才华。哈哈。

PingWest品玩:每期《暴走大事件》的选题都是怎么想出来的?
王尼玛:大事件的选题都是由编剧开会讨论出来的,其实并不是谁的意愿。大家每天、随时都需要在网上关注第一手新闻材料,编剧们需要讨论出什么值得吐槽、什么适合暴走的风格,我也会参与我的意见,但不会主导大家的。大家有什么意见,当场提出,从开始准备素材,一直到拍摄完成,随时增减内容,也有选题已经拍摄完成了,觉得不合适当集风格被迫取消的。这样下来这个节目有了这么多人的智慧,就可以尽可能多的满足各种口味。

PingWest品玩:暴走大事件是单纯调侃还是想在调侃背后产生意义?
王尼玛:粉丝们应该都能感受到我们的节目最根本的意义,吐槽就一定要有个观点,有个呼吁,有个互动,甚至是有个结果大到广场舞问题、食品安全问题、同性恋婚姻问题、碰瓷问题、明星吸毒、全民炒股等这些社会问题,小到讨论热门微博、最新娱乐圈八卦、趣闻轶事等,但归根结底,我们选材只有一个原则——用户关心和可能会关心的有趣问题;而调侃的原则只有一个——观众看到却想不到、严肃思考又能笑。所以我们希望传达给收看《暴走大事件》观众的观念是:开心看新闻,娱乐伴随思考的体验过程。(当然,我们真心很希望政府能看到我们的作品、我们提出的问题,用诙谐的眼光看,用严肃的手法解决)

PingWest品玩:从漫画到动画再到视频,暴走漫画什么变了什么没变?
王尼玛:暴走从静态到产生动态的作品,都只是产品的表现形式变化了,暴走漫画(一直)传达给用户的是品牌的理念:犀利、直率、幽默、敢言。

PingWest品玩:暴走生产的都是“快消文化”吗?会不会担心随时被大众忘记?
王尼玛:其实不然。生活中也会有很多快消品,大家觉得快消品快速消耗,也就快速需要。你用完了一卷纸巾,一定会再去买的,但即便是你在选择纸巾时,也会考虑你的喜好和品味。互联网快消品也是一样的,快消后,网民仍然需要。那么你一成不变或者不再进步,必然会被时常所淘汰。暴走建立在2008年,高速发展在2011年,稳步发展在之后的每一年,离不开我们的团队每位成员追去完美、追求创新的心(说到这,你一定觉得我好老土)。但是从平面漫画发展到视频,再发展到之后的电影,这些跨越和尝试,没有这种勇气和努力是不能完成的。但是我们知道,只要我们有这种勇气并为之付出,我们会与粉丝一同成长、与时代一同发展,这个可能就是在践行“与时俱进”的道理吧。

PingWest品玩:画出暴走 QQ 表情的那群人,脑洞都有多大?你举个栗子。
王尼玛:画出暴走表情的人是我们的美术设计部,但其实并没有那么神秘。我们设计着不为人知的图像,然后号召大家都来看,但社会其实起初并不认可。真正化腐朽为神奇的是画出暴走漫画的人,有了我们的暴走漫画制作器,再加上至今每日数万篇的投稿,这在我开发制作器的时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有了这些活生生的故事,才有了表情真实存在的意义。感谢我们的粉丝们,大家贡献出的脑洞是我们的根基。

PingWest品玩:”小孩子不要看暴漫“,那暴漫的粉丝里有多少小孩子?
王尼玛:不必深究这句话,这是一句调侃的话。说吸烟有害健康的人未必不吸烟。这句话说白了,就是看得懂大事件的用户智商和情商相对比较成熟,懂得理性思维。其实我们的观众里大部分为 30 岁以内的大学生至社会白领。大家互相都懂彼此,早已形成了比较明确的观众体系。

PingWest品玩:说一下对现在的“新”视频文化的理解?
王尼玛:新视频啊,我不懂诶。我想可能是我们所谓的 PGC 网络自制剧吧。现在比较常见的《十万个冷笑话》、《万万没想到》、《关爱八卦》还有《暴走大事件》都是这个范畴的。说我们专业,又赶不上院线里的电影和电视上的连续剧;说我们不专业吧,(我们)又比一般非专业的人做的内容专业很多。说我们没有连续性,我们自成系列,定期更新;说我们是个连续剧类型吧,我们却很自由,没有那么多政策和剧情时间的束缚。这样的节目一般是网络自制剧形式,尺度比传统媒体要大,风格更加自由,用户收看更加便捷,取材更加贴近生活,这些不言而喻;当然缺点你觉得有就有,你觉得没有也没有错。因为这是这个高速发展的信息化时代的产物,互联网需要这样的节目满足网友的多样性文化、资讯、信息的需求。

PingWest品玩:介绍一下公司目前的情况。
王尼玛:团队目前主要分布在西安、深圳、北京、上海、南京、成都、厦门这 7 个城市。西安主导文化和人力,编辑编剧运营集中在西安;深圳多创意和文化资源,我们的拍摄主要集中在深圳进行;北京上海南京偏技术,所以程序猿们大多集中在这三地;成都是个游戏大城,游戏资源很丰富,所以游戏开发团队在成都;厦门嘛,就是我们的美术设计部啦。

PingWest品玩:和王尼玛一起工作的都是怎样一群人?
王尼玛:这个问题特别常见。大家都希望我们揭秘,所以《暴走大事件》第三季最后一集特别版,我们曝光了我们的团队和生活。

PingWest品玩:你觉得暴走漫画是成功的吗?
王尼玛:我红了吗?红了吗?了吗?吗………我昨天在我家楼下院子里,问广场舞的大妈们:“大妈,你们看暴走大事件吗?”她们说:“尼玛,你是在逗我吗?你说的是什么玩意?”我:……我想我的知名度还是太低了,再继续努力。

PingWest品玩:听说你们还会在未来做电影和游戏?具体要怎么做?
王尼玛:目前还是个秘密,不过可以透露的是,明年要问世的应该是一个真人电影,你会在其中找到《暴走大事件》的影子。当然,电影不只这么一部,之后还可以继续期待,但一定是一步一步脚踏实地,一部比一部更好看。

PingWest品玩:想对 PingWest品玩的读者说点什么?
王尼玛

wangnima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