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专栏】对科技从业者来说,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没得选

【硅谷专栏】是由PingWest品玩驻硅谷团队带来的一档专栏栏目,将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以周为单位进行更新。我们不光希望将这里最酷的科技公司和科技产品传递给你,更想通过专栏文章让你用全新的角度了解更多硅谷当地正在发生的各种新动态,以及我们自己的态度。当然,既然是表达态度,文章就夹杂有记者们自己的个人思考。不论和我们意见是否一致,都非常欢迎读者跟我们一起探讨,让我们知道你的想法和回馈。


 

 

美国总统大选四年一届,总统最多连任一届做八年。

然而最近,美国选民真的犯难了。往届是从两个人里选更好的、更能代表自己的;今年却变成了选一个相对没那么差劲的……

共和党这边,特朗普要在美墨之间修一堵墙(墨西哥政府买单)和驱逐穆斯林移民等夸张政策已不需多提。这位大地产商和真人秀演员,擅长在演讲和 Twitter 上辱骂自己在党外甚至党内的对手,可现在,他的言论攻击对象已经不限于政治对手了。上周五,他公开侮辱了一对儿子为国捐躯的美国籍穆斯林夫妇;而当他因电梯故障被关了三十分钟后,救出他的当地消防队员没等来感谢,却等来了他在数百名现场观众和各大媒体的镜头前对消防部门效率低的斥责。

再看民主党这边的希拉里·克林顿,首位最终提名代表主要政党的女性参选人形象,十分光辉,实际上为了走到这一步却要机关算尽,成为了美国历史上在大选阶段被发现污点最多的参选人。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DNC)召开前官网被黑,泄露的邮件显示希拉里团队跟本应中立的 DNC 工作人员串通一气,算计她的党内对手伯尼·桑德斯。真是辛苦了一把年纪的桑德斯,还要冒着嘘声说服自己的支持者转而支持希拉里……

特朗普每天都至少有一条惊世骇俗的发言,他掌握了网络舆论时代的套路:言论够疯狂,社交媒体讨论就越多,他本人及其政策在搜索和社交网络上露出的机会就越大;而希拉里的竞选策略也足够简单明了:如果你不想让疯子当总统,我是你仅剩唯一的选择。

选民们真痛苦。

New Republic 绘制的 2016 大选四大骗子,从左到右:民主党希拉里·克林顿、共和党泰德·克鲁兹、民主党伯尼·桑德斯、共和党唐纳德·特朗普

New Republic 绘制的 2016 大选参选人,从左到右:民主党希拉里·克林顿、共和党泰德·克鲁兹、民主党伯尼·桑德斯、共和党唐纳德·特朗普

就在上个月,百名科技大佬联名给共和党上书,希望不要提名特朗普,倒是挺罕见。可是,人们一样不喜欢希拉里。

很多人反而觉得伯尼·桑德斯的政见更能代表他们。从小一点的农贸市场,到大型的户外活动,绝对少不了别着“Bernie 2016”胸章的人发宣传单,问你“今年打不打算投票呀”。

有一次我想跟他们聊聊,没想到接下来听了快 10 分钟的街头政治演讲,引来了好几个人围观——我倒是不敢说这 10 分钟讲的都是桑德斯的政见,但至少我能听懂他的观点与桑德斯之间的重合:特朗普排外,希拉里虚伪,只有桑德斯才能真正带来改变。

桑德斯的美誉度在费城 DNC 大会前达到了巅峰。当时桑德斯实际上已经输给了希拉里,但他的支持者仍然聚集在大会的外面抗议,甚至和大会举办方及警察发生冲突。

现在桑德斯退出竞选并支持希拉里,大街小巷不再能看到他的支持者游说,但不少车主仍然骄傲地在车尾保留着支持桑德斯的贴纸,还有一些跟八年前支持奥巴马/拜登的贴纸并排——这很能说明桑德斯在人们心里的高支持度。

bernie-stickers

悲催的是,希拉里虽然得票高,但在她给外界的印象并不好——先后当过第一夫人、美国参议员和国务卿的她,连传真机都不会用。而且她担任国务卿时曾固执地使用私搭的 email 服务器来处理国家机密,在位期间最大的“班加西丑闻”就是通过这些私人邮件沟通的(她还曾谎称国务院同意这样做)。

即便这样,希拉里还是得到不少科技大佬,比如 Alphabet 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和 COO 谢莉尔·桑德博格、Airbnb CEO 布莱恩·切斯基的口头甚至金钱支持。

而硅谷的普通人却无法打消他们的疑虑。DNC “邮件门”曝光之后我跟几个科技行业选民或非选民(支持谁的都有)聊过,他们觉得这些邮件泄露的情况,以及 IT 系统本身的安全问题让希拉里失分太多。一位华裔软件工程师告诉我,虽然自己是民主党执政期间移民政策的受益者,还是不支持希拉里当总统。

“她这不是把国家机密当过家家嘛。”

希拉里·克林顿在班加西事件听证会上

希拉里·克林顿在班加西事件听证会上

如果说硅谷选民在支持希拉里还是桑德斯上存在分裂,至少有一点他们能够达成共识:都不喜欢特朗普。

今年 6 月 3 日,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圣何塞举办的一场政治集会,让习惯秩序井然的圣何塞市民目睹了罕见的骚乱状态。

trump-sv-rally-protest

集会散场,特朗普的支持者被外面的示威者围攻,印有特朗普竞选标语的帽子和其他竞选物料被当场烧掉。和平的示威变成了暴力骚乱,警察以非法集会和持有致命武器逮捕了四名抗议者,

特朗普支持者胡安·赫南德斯在骚乱中挨了几拳,鼻梁骨被打断,血流不止。他通过一个共和党组织的 Facebook 账号表达自己的愤怒:“民主党,你们应该感到骄傲。”

欠缺思考的政策和夸张的言论不谈,有着极客精神的硅谷从业者,大多从根本上反感对科技全无概念的特朗普。他曾经表示自己不怎么发 email,习惯看下属打印好用笔描出重点的简报(这一点跟希拉里一样)。他抵制苹果,虽然也用 iPhone 在 Twitter 上嘴炮,还认为重要的信息“应该装在信封里”,不要“在网上发来发去”。

 

trump-paper-message

这条 Twitter 上的评论,斥责他根本对科技一窍不通。

 

今年大选已经让硅谷开始分裂,Facebook 是个最好的例子:扎克伯格个人支持希拉里;公司的重要投资人彼得·蒂尔却公开支持特朗普,导致每次蒂尔给特朗普捐款和站台时, Facebook 都会发声明称那是蒂尔的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Facebook 公司层面是(而且应该是)中立的,但也被人发现过人工干预了热门讨论(trending),降低共和党议题出现的频度……

一出出闹剧,让越来越多科技从业者只想表达对民共两党同样失望的心情。前几天跟一位美国科技公司高管同在一个饭局,他开玩笑地说,就凭这俩人对科技的冷感,怎么应付得了那些对高科技和社交网络无所不用其极的极端分子?

特朗普则糟糕地更直白。如果他当选的话,一战后美国能够成为世界最强国家所依赖的很多基础,比如自由市场、对多元文化的包容等都将被忽视甚至抹去,取而代之的是单一价值观、排外,披着言论自由外衣的 Twitter 大字报批判,总结为四个字“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毫无政治经验、口无遮拦的疯子,和难以撕掉伪善和欺骗标签的政客,俩人中注定有一人会当选美国总统。总的来讲,今年美国大选走到现在,越来越像那个著名的有轨电车道德两难问题。无论最终哪边上台,都不是人们想要看到的。

一张四格漫画,很准确地还原了不少美国选民的两难境地

【硅谷专栏】是由PingWest品玩驻硅谷团队带来的一档专栏栏目,将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以周为单位进行更新。我们不光希望将这里最酷的科技公司和科技产品传递给你,更想通过专栏文章让你用全新的角度了解更多硅谷当地正在发生的各种新动态,以及我们自己的态度。当然,既然是表达态度,文章就夹杂有记者们自己的个人思考。不论和我们意见是否一致,都非常欢迎读者跟我们一起探讨,让我们知道你的想法和回馈。

 

图片:Business Insider、New Republic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