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件复兴的三大中枢:传感器、智能手机和设计师

自从去年Paul Graham发出著名的“硬件复兴”论断以来,我们已经跟踪报道了很多家最热门的公司,如LytroJawbone等等。这几天去听了几个相关的活动,对这种产业变更背后的机理又有了一点更深的了解,上周末在MIT-CHIEF展示日上看到了几家与硬件和设计相关的公司,今天又参加了一个关于智能传感器的讨论会,听完很受启发,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认为所谓的“硬件复兴”这个大潮流,如果扒开表面去观察的话,最重要的力量有三股:纯“硬件”端的发展是由传感器带来的、软件端的体现和智能手机应用有着非常大的联系、而联系这两个区域的则是设计领域。这三者每一个背后都代表着非常广泛的创业机会。

1. 丰富的传感技术带来海量数据

02

智能硬件的核心在于传感器,它是沟通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的直接窗口。传感器是将物理世界中的各种现象,转换成软件可以应用数据的关键一步。而每种数据都可以创造很多的创业机会。

传统硬件就可以获取的光线和声音。我们可以把图片类应用和声音类应用描述为第一代的这种巧用传感技术的公司,正是因为麦克风和照相机是智能手机全都配有的标准设备。除此之外,重力感应、压力感应、以及NFC贴纸这类应用似乎也可以归为这个范畴。

可记录个人健康信息的硬件在医疗领域有着非常广阔的应用空间,在今天的智能传感器讨论会上,来自麻萨诸塞州综合医院的Jessica Haberer女士展示了他们已经开始应用的多种传感设备。其中包括:可以用智能手写笔来收集使用者的心跳频率和脉搏;为用户的大拇指拍照,光线透过手指形成的图像即可测血糖的设备,等等。

个人化的、微观化的环境监测数据现在也越来越有价值。个人化的环境数据存在的价值在于,我们每个人每天处在多变的环境当中,有的时候呆在闷热的室内,有的时候呆在汽车里,在这些具体的场所中时光看电视上的空气质量报告来推测身边的环境几乎毫无意义,所以微观的传感技术就显得颇为重要。以目前存在的技术,我们身边的所有气体以及可吸入颗粒物,都可以由比较低成本的、高频率的传感器来完成。CHIEF展示日上来自波士顿大学的Around Sensing团队就体现了这种思路,他们打造出连接在iiPhone上的传感器检测用户身边的空气,并为他们推荐空气处理公司的服务。

当然,以上说的还是用个人化的传感器获得的微观数据,其实传统意义上,政府部门拥有的这类数据是最多的。美国的各大都市在这上都有非常鼓励创业者的举措。Pingwest去年就采访过旧金山的首席技术官,而纽约市长布隆伯格为了把纽约打造成一个科技中心,最近也向创业者开放了许多的城市公共数据。还不说最为慷慨的NASA,美国宇航局的遥感信息和军方的GIS系统一直是所有地理应用背后的神经中枢。

2. 智能手机成为移动生活的控制中枢

前几天一条相关的政治新闻说的有点意思: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由于担心军方的反对力量行刺自己,他的所有行程在朝鲜现在是最高机密,尤其是只要他所到之处的手机信号都会被干扰,因为怕有人会用手机去引爆炸弹。看来在这位使用HTC手机和iMac的电脑年轻领导人眼中,手机的威力似乎不逊于美韩的导弹。是智能手机把如此名目繁多的应用联系了起来,甚至连可以操纵炸弹的应用都有。并且作为一个终极的用户中枢进行指挥,因此和智能硬件获得爆炸式发展结合的还有应用的多元化。

我们现在经常提到的所谓“软硬件结合”大概最典型的指的就是这一类创业公司,他们同时设计硬件部分(大部分是可以和iPhone这类手机进行连接的)和移动应用部分,并试图让两部分的用户体验能够无缝结合。Square可能是第一个获得巨大成功的进行这种硬件创新的公司,他也让Jack Dorsey被广泛的誉为是乔布斯的接班人,随后涌现的Lytro,Jawbone等等都体现了类似的特点。

1

智能手机扮演的角色还在于一个信息中枢,它可以把来自不同的传感器上的不同信息结合在一起进行处理,让它发挥最大作用。在这方面我印象最深的是去年在旧金山Green Start孵化器的Demo Day上看到的People Power,它基本上把智能手机打造成了一个能源管家,让用户通过手机和自己的冰箱、电视、热水器等所有设备进行沟通,从而达到节省电费的效果。

 3. 设计至上理念的深入人心

1

正是因为这类新型创业公司中,软件、硬件、设计、计算、交互似乎都有一席之地,因此现在,在新一代的科技创业者中,纯粹的工程师型的比例已经开始下降,而“文艺青年”型的创业者越来越多。Tumblr的创始人David Karp是“文青”的最典型代表,Jawbone的创始人Hosain Rahman是一位建筑师,而著名的AibBnb的Brian Chesky 也是来自美国著名的罗德岛设计学院的艺术家。

对设计的推崇除了带火了设计师型创业者们,还推动了另外一批人的出现,即设计咨询公司。它们敏锐的捕捉到了市场上的这样一个空缺:即创业公司、尤其是硬件方面的公司对于设计服务的需求强烈,而诸如IDEO一类的巨头们还是习惯于为诸如苹果、惠普一类的大公司提供服务。CHIEF展示日上来自纽约的flask design就是这一行业的佼佼者。联想创新孵化园的总监刘勇则把他们形象的比喻为“Facebook涂鸦艺术家”,这是由于创业公司本来也付不起高昂的咨询费,因此这类公司在收取报酬的时候一般都是收取股份,不过日后只要出现一家instagram这样的企业,也就够他们连本带利赚回来了。

综上所述,硬件复兴的这一现象看来也是各种市场内外因素协同作用的结果。并且,对于创业者来说,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似乎任何一种人才在这里都能具有一席之地:传感器的设计更偏重于科学家、应用的编写是软件工程师的工作、而设计的一体化整合则比较适合那些有艺术细胞的才子们。这足以说明硬件领域留下的空间还非常大,值得每个创业者思考自己可以为这个生态链的哪一环发挥价值。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