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大方专栏】作为 90 后,我感谢国家感谢党,还要感谢互联网!

 (本文是贾大方的专栏文章,每周一期,准时相见)

jiadafang

作为一个早期 90 后,近几年来,我真切地感受了社会对 90 后态度上的变化。我要感谢国家感谢党,还要感谢互联网,让我们这些原本被认定是大脑残疾的人,在如今得到了最多的关怀,让我们重新站了起来,屹立于互联网用户之林,感动 2015。

“脑残的一代”

由于我爸妈的一次机缘巧合,我在上世纪 90 年代出生了,很多跟我有着一样经历的人被聚拢在一起,贴上了一个共同的标签,“90 后”。虽然现在看来,这个标签好像很洋气,但在早些时候,它却被一些疑似“ 80 后”分子称为“脑残的一代”。

其实这并不奇怪,人类总是抱团,不管是横向的地域团儿,还是纵向的年龄团儿:70 后说 80 后,你们是垮掉的一代!80 后指着 90 后,你们真他妈脑残!90 后翻着 00 后贴吧惊呼,00 后这些鬼娃娃们太可怕了!总之,一代不如一代这件事大概已经上演了300代了,“你们这一届真是最差的一届!”这句话也响彻了我的整个读书生涯。

“付费的一代”

这“脑残的一代”,在他们对世界的认知还没有固化之前,就碰上了 QQ会员、个性彩铃、网游金币这种付费服务,就接受了东西坏了不修直接换甚至东西没坏也可以换的“腐败思想”。其他看着这一切发生的人,心路历程是这样的:你看看现在这些 90 后,太脑残了,居然为这些东西花钱?啧啧,才几天,居然又换了个手机!真是世风日下,不可理喻!我不能再坐视不理了,我也要去赚他们的钱!

后果看到了,现在 90 后们过得好极了,享受着各种为他们打造的服务与产品,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考虑如何满足这群“脑残”的需求。90 后们正以 O2O 的形式引领着文化,到处都是 2333 和 6666 的欢声笑语,线上线下充满了恍恍惚惚何厚铧的快活空气。

到底什么变了?

现在的 duang duang duang 跟过去的火星文没什么区别,但前者让整个社会都乐呵呵跟着,后者却只获得了两个字的简洁评价,“脑残”。Why,什么变了?反正,90 后们没变,当初骂他们的和现在捧他们的其实也是同一伙人。

可有人说,90 后们变了啊,他们现在喜欢的东西正常多了;还有人说,我变了,我开始喜欢这些东西了。其实,什么都没变,只是这种认知失调——他们是“脑残”,我却要追捧“脑残”——产生的矛盾让人太痛苦,强迫着你说服自己去纠正你的认知,于是你装作突然之间什么都变了。也就是说,你为了得到“脑残”们的认可,活生生把自己逼成了一个“脑残”。(顺便扯一句,千万不要去一个你不认可其文化的公司工作,结果只有两种:要么由于认知失调而痛苦,要么为了消除认知失调而变成你恶心的样子。)

00 后们是幸运的。因为,这个社会已经被 90 后们调教得差不多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