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经纬创投邵亦波:听曾经的神童谈可怕的科技、投资和个人成长

在 29 岁那年以 2.25 亿美元的价格把电子商务网站易趣卖给 eBay 后,邵亦波就退休了。

之后的十多年里,他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但却带着家人去了很多不同的地方居住、生活、思考人生。对于这个从小就被看着是神童的年轻人来说,这种隐居式的生活好像不太相符他耀眼的履历,但或者也正是这样的选择得以让今天的邵亦波可以用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看待生活。

提到邵亦波,熟悉他的人可能首先想到的是数学神童、高二跳级进入哈佛、易趣网创始人,但在 6 月末的一次采访中,我感觉这些昔日的标签离今天的他已经渐行渐远,如今的邵亦波是投资人、是灵修爱好者,也是一位在不断努力思考如何让自己变得更有益于这个世界的人。

谈硅谷与可怕的科技

卖掉易趣网后,邵亦波把很多时间都花在了家庭生活上,他们一家人到世界各地去住,去体验生活,用他的话说就是“到一个地方住几个月,喜欢的话就继续住下去”。这段时间,法国、香港、日本一度都是邵亦波一家的居住地,不过最近 3 年他选择留在硅谷。

NAME

硅谷能吸引邵亦波留下来,原因是多样的。比如美国的文化更讨他喜欢,伯克利可以算得上是美国灵修的中心,这个地方仍然是世界创新的中心,像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这些前沿技术在硅谷更容易体会到等等。

不过,相比这些优点,邵亦波对硅谷其实也有不太赞同的地方。在他看来,这个地方的人对科技的信仰有点像狂热的宗教,认为科技和发展可以解决现在人类碰到的所有问题,这种状况其实需要有一个平衡。

拿硅谷当下的一些科技研究来说,基因工程、微纳米技术和人工智能都被邵亦波看做是那种有些可怕的科技。由于这几类技术催化的产品有些能够自我繁殖、有些能够自我复制、有些又有可能会摆脱人类的控制,这样一来,一旦结果有什么差错,带来的后果就很严重了。

“当硅谷的人们沉浸在科技发展能解决所有问题的狂热感中时,对人生的意义、灵魂的升华这类问题却考虑的很少”。在邵亦波看来,虽然科技是很好的东西,但也需要一个平衡。

谈投资:失败关门的被投公司太少,应该可以死的更多一点

作为经纬中国的创始管理合伙人,邵亦波在经纬美国最初找到他时并没有打算接受这个任务,但到了今天,他却觉得自己还是挺喜欢做投资的,而且也特别适合做投资。如今,邵亦波自己每年一般只投一个公司,但经纬的每个投资决策基本都会参与。

从行业角度来说的话,得益于对中美市场的长期观察,邵亦波可以明显感觉到美国在机器学习、人体健康数据领域的领先优势,而在中国,他则比较看好企业级服务的发展,这也是为何经纬会投资很多相关领域的公司的原因。

shaoyibo

从趋势上来说的话,邵亦波觉得当下的科技行业正处在一个拐角处——移动互联网这一波的快速发展已经差不多了,但下一波浪潮会是什么现在还看不清楚。不过,科技领域的创新不会减少,只会越来越多。

从个人兴趣角度来说的话,邵亦波个人投资了一家位于巴厘岛、名叫 Insight Timer 的公司。这家做的事情简单来说就是搭建一个线上平台让世界上教灵修的老师可以找到学生,想学灵修的学生也能找到老师。在邵亦波看来,Insight Timer 在做的事可以让更多的人获得成长,这可以帮助很多人,而他对这样的事情很有兴趣,甚至还在帮这家公司找程序员。

据邵亦波介绍,从 2007 年创立到现在,经纬中国总共投了 300 多家公司,现在真正失败到只能关门大吉的不到 20 家。邵亦波觉得对于一家做早期投资的机构来说,这个比例是很低的,甚至可以说是太低了,低到他觉得经纬中国还不够冒风险,应该可以死的更多一点。

谈个人成长:现在想起淘宝不会觉得遗憾、难过了

当易趣网在 2003 年 7 月以 2.25 亿美元的价格卖给 eBay 时,淘宝网才刚成立两个月。那个时候,就算是马云自己可能也想不到淘宝能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所以此前偶尔想起淘宝如今的样子时,邵亦波也会觉得有点遗憾、难过,因为如果当初一直把易趣做下去,“这个应该是我的天下”。

不过,奇特的是,在几个月前,他突然就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了。谈到易趣、谈到淘宝,那种奇怪的情感包袱不见了,甚至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shaoyibo2

在卖掉易趣之后的十多年里,邵亦波花了很多时间思考人生,这也让他对人的成长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对于很多人来说,大家可能会在不经意之间给周围的人下判断,比如小明很聪明、小红很笨、小张比小李有钱、小刚权势更大等等。在邵亦波看来,当我们不断以这样的方式判断别人时,自己的心中可能也在拿同样的标准来判断自己,这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很大,即便做出了一些成绩可能还是不开心。

看到这里,可能有读者会问,如果没有比较、没有压力,那么该从哪里获取做事和成长的动力呢?邵亦波在自己的内心中倒是有一个理想状态:

我希望我达到的境界是:我能够很有热情的做一些事情,但我做这些事情的热情并不是来自于恐惧,而是来自于正面的(能量)。我觉得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很多时候做事是因为怕落后、怕被别人看不起、怕钱没有了、怕各种事情。这种怕确实成就了很多人,但这些人做成了也不是特别快乐嘛。所以我就希望我可以心态平静的去看任何事,但同时还是有很大憧憬和愿望去发挥我独特的才能做事。

在 90 分钟的采访中,邵亦波不止一次的提到灵修对自己的影响。他觉得灵修让自己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所以他也在寻找可能的机会去帮助更多的人,让人们能够更容易、更快的了解自己,进而成长的更快。投资 Insight Timer 就是其中之一。

谈接下来的目计划:正在考虑做一些慈善方面的事

“之前我对自己说,我的钱到一定的数量,到一个什么位数后,我才开始做慈善的事情,捐大量的钱,这样别人会说邵亦波是有过这个(数量)钱的人,我想很多人都是这样子。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最近这段时间我好像没这个想法了,先去捐吧,等什么呢?”

现在虽然还没有完全计划好,但接下来邵亦波应该会做一些慈善方面的工作,他坦言自己最近在这方面考虑的比较多。希望帮助更多的人,让人们更容易、更快的了解自己,进而改变自己。

看上去,做慈善这件事也挺符合邵亦波所描述的理想心理状态:既没必要恐惧什么,又会有很大憧憬和愿望去做事。

对于一个在 29 岁时就能退休的人来说,邵亦波的人生好像比大多数人都过的更快、更长,自然也就有了更多听上去与众不同的感悟。不晓得看完他的这些想法你会不会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但对至少我来说,这倒是一次经历挺特别的采访。

图片来自:经纬新浪Ebrum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