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莞的工业园参加了一场手机发布会

东莞,一个很多人通过社会新闻熟知但并不了解的城市,一如这次发布会的主角——金立,一个你很可能在电视广告中见过,却少有了解的手机厂商。

周一,东莞大岭山镇金立工业园。和想象中的工业园一样,周围“地广人稀”,建筑低矮。不过,穿过并不显眼的大门,工业园内还是别有洞天。

金立工业园:统一、集体化,对大场面的狂热

主办方金立在门口安排了两列统一着装的工作人员,颇有点学校安排学生迎接贵宾的样子。而整个工业园也很像大学校园:下班后蜂拥向食堂的流水线工人大多面容稚嫩,统一的厂服往往大过他们的身躯;路边的篮球场上正在进行一场篮球赛的决赛,比赛双方似乎是生产部和质检部,平时可能就有过针锋相对的两个部门自然各占一边,加油助威互不相让。

发布会的场地更有校园特色,是这样的:

gionee-1

早到一天的媒体还参观了金立的手机生产线,现在这里每年能生产4000万台手机,整个工业园全部建成投产后,年产能可以达到8000万台。超过目前中国任何一家智能手机厂商的年出货量。

gionee-chanxian

图片来自手机中国

统一、集体化、大场面,是金立工业园给我的印象。

不一样的手机发布会

这些这也是金立追求的效果。最终我得知室外只是发布会的“第二现场”,媒体参加的“第一现场”是工业园内的羽毛球馆改造的场地。在发布会进行的过程中,第二现场在“万人齐唱《海阔天空》”;当天,金立给媒体记者的资料中,赫然还有一份12月16日的《人民日报》,因为这期报纸有4个整版的金立广告。

ren-min-ri-bao

一切都和其他的手机发布会完全不同。而金立对此很自豪,“第一次在自有工业园召开发布会”、“第一次在手机发布会万人齐唱《海阔天空》”。可能是为了显示自己并不“土气”,金立还在发布会上使用了增强现实技术(AR)和CG虚拟现实技术,前者用来介绍新手机,后者则让Beyond已故成员黄家驹“出现”在发布会现场,和弟弟黄家强对唱了《海阔天空》。

金立当天发布的手机是金立M5 Plus,算是今年6月发布的金立旗舰手机M5的“加大升级版”,手机屏幕达到了6英寸,同时配备了前置指纹识别、2.5D大猩猩玻璃、3GB内存,目前主流的Android旗舰手机的配置。

gionee-m5-plus

“超级续航”是金立主打的功能,为此M5 Plus配备了5020mAh的大电池。“我们的手机续航持久,很受记者朋友的欢迎。”金立董事长刘立荣在发布会上如此介绍。不过,我观察了同行的记者,并没有能验证他的话。

金立手机的用户是哪些人

当然,金立手机绝不是无人问津。去年,金立出货量2800万台,预计今年超过3000万台。那金立的用户是哪些人?二、三线城市,男性,偏商务人群。这是金立自己描绘的用户画像。

金立是如此卖出这么多手机的?线下渠道是个关键因素。按照金立总裁卢伟冰的说法,金立的线下渠道“从一线城市到四、五线城市都存在”,而且,“最‘产粮’的地方还是在二、三线”。

尽管智能手机被视为移动互联网的入口,而金立手机也有基于Android系统的Amigo操作系统,但它仍坚持把自己视为“做实业的”。发布会上,卢伟冰承认“互联网手机”现在很热,但他认为最重要的是要“看谁活得久”。

他的自信首先来源于自己的生产线,小米、魅族的新手机一开始往往因产能不足而需要抢购,引发“耍猴”的非议;新品牌锤子更是接连遭遇代工厂的“背叛”。金立不存在这些问题,发布会上,卢伟冰说金立的5条生产线正马力全开,生产刚刚发布的M5 Plus,4天后,也就是圣诞节当天,M5 Plus就能在线上和线下渠道同步开卖。

海外市场

当天的发布会上,还有一群外国面孔。这是金立印度团队的成员,大多是土生土长的印度人。海外市场是金立自信的另一个原因,早在2014年,金立就宣布自己在印度的手机出货量达到了400万台,“是其他中国手机品牌在印度出货量的总和”。

金立在印度大卖的原因并非偶然,早在2013年前,金立就已经进入了印度市场,不过是通过ODM的方式,即帮助印度本土的手机品牌设计、生产手机,金立一度是印度最大的手机品牌Micromax最大的供应商,占其总产量的60%。

2013年,金立开始以自有品牌在印度卖手机。金立在国内的市场长期集中在非一线城市,营销思路是大规模的电视广告,赞助国民性运动和高收视率电视节目等。印度被认为和中国,尤其是中国不发达地区类似,所以,金立也采用了类似的手段,包括赞助印度国民运动板球联赛,赞助高收视率电视节目等;销售渠道同样以线下为主,即给当地的代理商供货。

金立曾透露,它投放到各个国家的产品和中国几乎一样,在印度只是补充了一两款低端机,不过即便如此,金立在印度的平均售价依然“是Micromax的3倍,是Lava那些品牌的5倍”。所以在2013年使用自有品牌后,金立在印度的销量大幅下滑。

非洲的尼日利亚是金立的另一个重要海外市场。

把人口众多、智能手机普及率低的不发达国家当做国内二、三线城市的延伸,是金立的思路,也是很多中国智能手机厂商的思路。不过,这些国家更低的人均收入、不同的文化背景以及激烈的竞争,也让简单的移植成功经验困难重重。

 

在发布会开始前,我也去围观了金立工业园内的篮球赛,球场边有一位年轻的女孩,下身穿着统一的厂服,上身却是时尚的羽绒服。比赛暂停间隙,她低头玩手机,那是一部被精心保护的iPhone 6。女孩沉浸在虚拟的世界里,不时抬头看一下球场上的比赛动态,而50米外,洋溢着热血、自豪和集体主义美学的“万人齐唱《海阔天空》手机发布会”,看起来和她没有一点关系。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