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打印是概念还是现实?听听投资人与从业者的不同说法

突然之间,3D打印成为了一个备受瞩目的领域,各种类型的3D打印机一经出现,总能收到热烈的欢迎;不过,渐渐地,越来越多的怀疑也在滋生。比如,在KickStarter上颇受欢迎的3D打印笔3Doodler出现后,我们的读者曾惊呼,说它其实就是“热胶枪的改进型,我朝手工业者早几十年都在用了。”有人也发出疑问称,3D打印和街边出现好几年的定制模型有什么不同?

而从资本与创业者角度来说,一方面,3D打印成为硅谷风投追捧的对象,《连线》的主编都辞掉工作去做3D打印(PingWest对此有独家专访),而另一方面,一直紧跟硅谷的中国 VC们都抱着犹疑或观望的态度,鲜有出手的案例,但深圳那些早就开始涉足3D打印的小公司们,从这波热潮中尝到了甜头。

3D打印到底只是个被热炒的概念,还是一个真正将颠覆产业的趋势?对这个问题,以赛富亚洲合伙人阎炎为代表的投资人、以TCL董事长李东生为代表的传统企业、和深圳一家3D打印设备商一起,在一场行业会议上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 3D打印是不是一个革命性的技术?

投资人:只是完善,难言颠覆

传统制造商:言过其实,现在的描述不过是神话色彩

从业者:不是革命性,而是渗透式,客户只要来我们这了解了,就一定会买

塞富亚洲投资基金合伙人阎炎认为,3D打印技术应该说是现有的生产制造业的补充和创新,是现有基础上的完善,而非完全颠覆性的革命。他认为,3D打印在制造业局部领域会引起革命,但很多场景下3D打印没有多大影响。“我不认为马上对产业会有革命性、风暴般的影响,但会逐步改变。它不像互联网技术、干细胞技术,深刻改变整个人类生存方式。”

而TCL董事长李东生认为,关于3D打印的大部分说法言过其实,他不相信用3D打印技术能够做出一台电视机来,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没有可能性,是神话色彩。 “关于3D打印的说法大部分是言过其实,就像当年用彩色复印机要公安局证明,因为怕用彩色复印机复印钞票,但事实上,钞票不是彩色复印机可以复印出来的。未来也一样,特殊的工业产品绝对不可能用简单的数字输入、大数据输入能打印出来,只能解决产品的形状问题,很难解决其他一系列用什么材料、材质的要求。”

对此,深圳这家3D打印设备制造商陈文娟认为,比起革命的说法,它更是渗透式的。她给出的数据是, 全球2011年3D打印机产值是17亿,而 3D打印概念在全球的渗透率被评估只有1%,但是,这个增长特别快。而从他们经历的情况来看,“像小型的打印机,目前客户只要到了我们公司看到、知道怎么运作之后,他一定会掏钱买,基本上是这样。”

  • 为什么3D技术会突然火热?

投资人:小型打印机发展,材料改进

传统制造商:与尖端工艺制造技术是两回事

从业者:热潮兴起,我们也很意外

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首席执行官李耀说,3D打印和快速制造早在80年代就出现,今天之所以又提出来,是因为在材料上和工业技术上,它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体现在两个因素上,一是当小型的打印开始可行,这就从突破了纯工业设备的范畴;第二,打印材料价格降低,就有利于商业上的规模发展。

而李东生说,从自己经验来看,其实3D打印制造早就有了,他们在做模具的时候,在特殊的材料上根据产品用三维扫描,就会打印出一个和它完全一模一样的东西出来。但是3D打印仍然仅限于特殊的产业,因为打印技术和尖端工艺制造技术完全是两回事。

从业者们其实也对3D打印的热潮兴起有些意外。陈文娟说,从1993年至2011年,工业级3D打印机全球只销售4.9万台,但是2011年,仅桌面型3D打印机就有了2.3万台。工业级设备每一年的复合增长率是20%,而桌面打印机2011年增长率达到了289%,2012年更突破了300%。“我们做3D打印有两年时间了,但从去年开始,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行业一下子就热门起来。”

  • 3D打印商业模式在哪?

个性化定制、分发平台、企业打造样板与设计师定制

阎炎认为,从目前的发展来看,3D打印技术最大的问题出自打印材料,材料的限制使3D技术的应用场景非常少。从产品的销售和需求来讲,个性化是一个方向。个性化的消费使得人们对产品的定制有了需求。

易凯资本CEO王冉却表示,个性化的东西在中国做DIY不太适合投资,因为中国没有DIY的环境。

不过,王冉提出来,做一个面向大众市场的3D打印平台是存在商机的。他举例说,比如用户想设计一个有独特含义的产品,但是他们不知道去哪里打印、也不了解不同的厂商和技术,那么一个面向个性化提交的平台就可以帮用户解决这些问题。这个平台可以来进行分发,找到合适的人打印出来,然后提交给用户。

陈文娟则表示,他们的客户在国内以企业为主,国外则以设计师为主,因为涉及到外观验证的,比如说模具、玩具、文具,包括消费电子类的,用3D打印做外观验证非常好,它能够加快产品开发周期。“原来做手板需要把3D三维模型发到手板厂,一方面需要排期,还要等待快递的寄送,还有一种可能我们的知识产权有泄露的可能。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我们只要有一个小型桌面制作中心,设计师可以随时修改创意。”

  • 3D打印的项目,投资人到底会不会投?

阎焱:投的可能性不大。

邓峰:直接投资的机会还是有

阎炎称,此前也有一个美籍华人找过他,并自称是美国3D打印行业中最大的一家。他拒绝的原因在于,3D打印不容易产业化。阎炎认为,目前的3D打印技术应用非常有限,再过几年可能会有比较大的投入,但是目前仅适合一些小的基金,大的基金还没有投资的机会。

李耀也赞同阎炎的观点,认为现在还没到时候,严格来讲,还要过几年。他认为,这个机会转眼就可能出现惊人的东西,但也有可能由于没有社会的推动力,始终就处于大家站着看热闹的状态。

不过,也还是有投资人看好这一领域,比如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朱云来与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锋。

朱云来认为,3D打印这种快速成型的技术,可以迅速适应新产品,想法迅速变成现实,还是有相当的冲击。3D打印会影响所有工业生产产品设计的环节,产品厂商拼的是新产品,拼的是产品从思维到市场的时间,这个冲击不可小觑。

邓锋则认为,3D制造带来的投资机会虽然还比较窄,但在医疗机械上已经很明显,比如头部手术需要取出一块颅骨,如果用3D打印打造出一块颅骨放进去,就可以非常精准,非标准化制造在这方面会取得很直接的效果,“相信直接投资机会还是有的。”

不过,不管投资人怎么说,市场总是用脚投票,或许真正能反应市场反应的,却是一个小细节。会后,很多听众围住了陈文娟,纷纷要她留下联系方式,并打听他们产品和打印材料的售价,甚至现场就有客户表示非常需要这样的设备,希望约时间去看真机。

“别听那些台上那些嘉宾的,你们这个肯定有希望。”有人这样大声说。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