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i之父Adam Cheyer:为你讲述Siri的前世今生

iPhone 4S发布之后,人们问新CEO库克,那个“S”代表什么,库克说,它代表Siri。 由此可见Siri对于iPhone乃至苹果的重要性。但是,在最开始,Siri只是一款App,它是怎么一步步走到被苹果收购、又成为一项改变整个iPhone的技术的呢?Siri的联合创始人Adam Cheyer在一个活动上,对此进行了回顾,并和PingWest分享了他对智能助手未来的看法。

Adam-Cheyer

 

Siri的过去

Siri的技术最开始源于一项科学研究——美国历史上最大型的人工智能项目CALO。这个项目由美国国防部出资赞助,想要打造一个可以学习的虚拟助手,让其拥有“人格和认知能力”,但主要运用在军事领域。这个研究被交给了一个非盈利的研究机构SRI International 来进行。在五年时间里,差不多有500个人投入到这个项目中。而在这个项目结束后,SRI研究员Adam Cheyer以及其他朋友一起成立了公司,开发Siri。虽然CALO和Siri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它还是给后来的Siri很多灵感。

Adam自己,也把在CALO项目期间的一些有趣的发明称为“早期的Siri”。1993年他们推出第一个含有Siri概念的产品时,它更像是一个平板,可以书写,并给你反馈答案 ,而之后,超过50种版本的Siri形态的产品问世,有的是通过TV来操控家庭电器 、有的像是一个装着轮子的屏幕,甚至还有类似Google Glass的穿戴设备。而在2008年,苹果正式对外发布App Store以及SDK后,整合了众多网络服务功能的Siri上架了。这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Siri的雏形。

“对于创业者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有正确的想法,同时还要有正确的时机,我们花了17年的时间,来让Siri从第一个原型到第一个商业化版本。如果之前推出来,可能语音识别技术也还没成熟,用户也很难接受;但是当iPhone推出来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时机到了。”Adam说。

在最原始的版本里,Siri可以连接到42个不同的网页服务,从点评服务Yelp到购票网站StubHub再到影评网站 Rotten Tomatoes等,然后从上述信息中返回一个答案。让用户不用打开另外一个应用,就可以享受订位叫出租等服务。 Adam说,那个时候,人们跟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去使用它,或者说,不了解它比起搜索引擎,有什么好处。“那个时候用户们还不需要它,怎么让人们明白我们做的事情的重要性呢?”

Adam说,为了说服投资人,Adam他们做了一个精彩的Demo。 “我们来到一个投资人的办公室,问那些投资人,你们有没有最新的手机?他们说,有;然后我们又问,你们有没有最新的应用?投资人也说,有。于是我们掏出200块,说如果你们可以在5分钟内回答出这几个问题,这200块就拿去。什么问题呢?比如说三英里以内的哪家评价最高的印度餐馆提供最好的咖喱——结果他们拿出手机,根本不知道怎么去查。而我们对着Siri,很简单就完成了这个举动。老实说,那个时候人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痛点,你需要用最好的方式告诉他们。”

而仅仅在Siri发布两周后,他们就接到了乔布斯的电话,邀请他们去他的办公室。“Steve说想收购我们,但是我们拒绝了。因为我们那时候刚融完B轮,不缺钱,而且刚签下一个大的应用推广合同,我们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做到哪一地步。” 结果,就在他们拒绝乔布斯的两个月后,苹果的人再一次来找他们。而这一次,他们决定加入苹果。收购价格一直未公布,Adam也没透露,但是根据当时媒体的预计,约在1.5-2.5亿美元之间。

Adam说,“我们开始做这个公司,就是想要改变世界。我们刚出发的时候,有一次在苹果店的墙壁上看到各个应用大佬的图标,Facebook、Twitter 、Foursquare等等,当时,我们就想,有一天我们Siri也会在那面墙上,和那些大佬一起。” 但是,从改变世界这个结果来说,也许被苹果收购后,效果要好得多,它成为了iPhone 4S最耀眼的功能之一,被千千万万的iPhone用户所熟悉。而Adam所说的那个愿望——出现在苹果店的大墙上,也以他们原来都没想到的方式出现了:Siri直接出现在了苹果店的门上,一个大大的标识,而每个苹果店员都在向顾客介绍它。

在被收购后,Adam加入了苹果iOS部门,担任工程主管,但是,两年后,他离开了苹果。他没有谈论离开苹果的原因,但是他说,“在Steve去世后,苹果发生了一些变化——如果Steve还在,我应该不会离开。”

智能助手的未来?

Adam不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创业者。首先,他没有辍学,而是老老实实完成了自己的学位;然后,在40岁的时候,他还没有开始创业;而且,当他开始创业的时候,并没有老老实实地按照“专注”法则,而是一下子有了三个不同的项目,Siri只是其中之一。

但是,Siri还是取得了成功, “几年前,产品刚出来不久时,我们做了几张图,模仿大牌杂志封面的设计。其中一个就是Siri把Google的标识挤到变形,意思是说,Siri以后会打败Google。有趣的是,后来在Google的大会上,他们自己做了意见类似的事,说以后没有搜索,而都是响应式语言。说实话,没想到我们真的做到了。”Adam说。

Adam认为Siri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屏幕尺寸需要这样的交互方式,而背后的数据也是关键,至于语音技术,他认为,那并不是主要的。他对PingWest说,文本的理解和信息的整合,这是Siri的核心,至于语音,“其实很早以前雅虎就有过这样的技术,让你可以在搜索框里把语音转化为文字,但是这没有实际意义。” 而他回忆起早期的Siri的时候,也说,“最开始的时候,Siri是没有声音的,只会以文本形式推送答案,这样结果是视觉化的,也更方便人们浏览。使用语音是Steve的提议,尽管我反对,但是他一直坚持 。”

对于现在的Siri来说,Adam认为,最困难的事情还是改变人们的使用习惯。他认为技术的潮流总有一个趋势,时机也很重要。对于类Siri的人工智能技术说,现在还在早期。“有的技术是它有自己的发展曲线,有的时候时机不到,它就消失了,但是这不代表技术本身除了问题,而是等到合适的时候,它会再出现,现在,这么多大公司都加入进来了,苹果、Google、微软……我认为这个方向没有问题。”

尽管Siri开创了消费者市场上人工智能助手的先河,但是随后发力的Google也在迎头赶上,而且,即使不说以Google Now为代表的服务比Siri务走得更快,起码它也开始了另外一个方向的探索——比起Siri的被动接受询问和指令,Google Now的主动推送似乎更酷。对此,Adam是怎么看的呢?

Adam先是开了个玩笑,他说,他和Siri的关系非常亲近,像是家庭成员一样,“我爱她,但是怎么说呢,我想要更多。她就像是一个小孩子,还要学着去做更棒的事情。不过,老实说,即使现在有很多竞争者,Siri仍然是最棒的 。” 至于类似Google Now的提前提醒,Adam承认,自己的态度有些复杂,“当它能够正确推断出你需要什么从而推送给你的时候,那很棒,但是如果它猜错了,那样非常的烦人。” 他举例说,他有一个曾经在Google担任产品经理的朋友,以前经常使用Google Now,但是他的办公室离火车站很近,每次列车经过,Google Now检测到他的地理位置在附近,就会给他发时刻信息表。这让他的朋友非常恼火,然后就把GoogleNow给关闭了。

“Google这么做是很让人尊敬的,因为你要让一个产品做到最好,最好就是让它被使用,然后试错再改进。不过,老实说,我认为它现在还不是那么有价值,给人的体验更多的还是烦人而非有帮助。不过,它还是非常有潜力的。”Adam对PingWest说。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