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C2014# 人工智能中的“实用主义”

7RU6AJCS_0

如果你不知道上图中的美女是谁,我可能需要解释一下,她是几年前由日本人工科学家研发的“美女”智能机器人。你可以发现,她的整个形态完全是根据人类的形态做成的:可以做出简单的动作,并且模仿人类的说话和发音。当然她离普通人类那样自然流畅还很远,但要知道,人类举手投足需要背后无数块肌肉支撑,而让机器人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但你也可能很快意识到,如此逼真的仿真机器人,其实只是用来让人惊叹的——没错,这个机器人并不具有实用性。你不能指望她能够像那些长相“丑陋”的机器人那样帮人类搬运重物或是实施手术,她的唯一作用可能就是坐在那里。而她在国内最大的作用,估计就是在国内的大型互联网会议中被展出了。

这个美女机器人成了今天SYNC2014北京大会上几个人工智能科学家的争论焦点。在“全球人工智能的体验与激荡”这个环节,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副院长余凯、出门问问CEO李志飞、格灵深瞳联合创始人兼CTO赵勇、源码资本创始人曹毅几乎同时认为,这种人工智能的方向是“错的”。

机器人是人工智能研究的重要方向之一,而在这个领域内也分为“美国派”和“日本派”——“智能”和“仿生”两个不同的方向。“智能派”以那些成为人类能力的延伸、帮助人类解决各类现实问题的产品和机器人为代表,比如现在已经广泛应用在工业领域的解决运输等流程化工作的机器人,已经被使用在部分手术中作为辅助的微信机器人。“仿生派”则以日本科学家为代表,更多地集中于如何把机器人制作得更像人类。

余凯举例说,日本福岛核电站泄漏事故之后,日本竟然没有一个机器人可以帮助人类探入到核电站中关闭它,最后只得邀请美国派出机器人来帮助完成。

余凯在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的一个重要研究方向就是图像识别、语音识别等计算机深度学习技术的研究。他之所以引用福岛核电站的例子,就是为了说明日本的“仿生”方向其实是错误的,“智能派”那种让成为人类能力延伸的方式,才是人工智能机器人的正确方向。

他的观点几乎得到了几个科学家的一致认同。这并不奇怪:“出门问问”就是通过人工智能的重要方向之一语音识别技术来提供生活服务搜索的,它已经登陆了智能手机、智能手表甚至Google Glass等平台。它不是机器人,更没有具体的形态,而是依附在某个平台上为人们提供方便的生活服务。而赵勇创办的格灵深瞳也是如此:它的智能安防摄像头甚至可以通过图像识别的技术,在没有人工监控的情况下,“自主”地发现录像中的动态,监控或者统计录像中人类或是物体的行为。而余凯所在的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几乎已经成了互联网公司中人工智能研究的前沿阵地之一——他们的研究成果已经在百度的图像识别(比如百度图片识图)、语音搜索、广告平台等产品中得到了深度应用。

这种人工智能领域的“实用主义”已经成了几位科学家在圆桌讨论上达到的共识之一。比起纯粹的“仿生”机器人,他们更倾向也更擅长把人工智能变成真正帮助到人类的发明,而不只是供围观的花瓶。

李志飞还举了一例,丹麦一位失去了颜色识别能力的人,借助把一个细条状的传感器插入大脑的方式来刺激大脑来识别更多的颜色。显然这并不是一种美观的方式,但它确实让本身失去一部分官能的人重新获得了正常人应有的颜色识别能力。顺便提一句,这种方式叫做“Cyborg”(电子人),也就是把人类智能化。而“Robot”(机器人)则是让机器人更像人类。

除了人工智能应用和产品上的“实用主义”之外,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风险资本更倾向于“实用”。源码资本的曹毅称,现在人工智能并没有成为早期风险资本的top priority,原因就是在观察百度、腾讯这样大公司的动态和在这方面的投入。在他看来,人工智能领域的创业公司前期投入大,市场也没有成长充分,当资本投入到一定程度、市场被培育起来之后,人工智能领域的风投市场才能够被真正激活。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