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AKB48 和互联网

今天从一个饭(和代班小编)的角度来谈谈 48 系和互联网之间的关系。

所谓 48 系,就是 AKB48 及其姐妹团体,包括名古屋的 SKE48、大阪的 NMB48、福冈的 HKT48、印度尼西亚的 JKT48 和上海的 SNH48,还有尚未正式出道的 NGT48,这么多 48,所以统称 48 Group,简写为 48G。其实我更倾向于把 48G 解释为「秋元康创立的偶像机制」,更有一体感,毕竟组阁(成员在不同队伍乃至不同团体之间的人事调动)和总选举(粉丝投票决定新单曲的站位)都是一起进行的。

AKB48 在中国的泛知名度,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贴吧集资而打响的,类似于前几年外界对韩饭的认知基本上是「在贴吧集资给偶像买礼物」。虽然是负面印象居多,然而实打实的金钱游戏还是震撼到了不少路人。

lino

12 年总选,AKB48 五期生指原莉乃从 11 年的第 9 名跃升至第 4 名,和第 5 名篠田麻里子之间只差 300 票,那一年,指原莉乃贴吧集资投了 500 票。大跃进后一个星期,指原莉乃被八卦杂志《周刊文春》爆出曾在研究生时期与男性交往(网上流传的大尺度照片是假的,但事情是真的),立即发配到刚成立不久的 HKT48,在其后的几个月中,无论是日本还是中国的网民对指原莉乃都是口诛笔伐、毫不留情。苦情,加上她本人在 HKT48 干出了非常漂亮的成绩,让饭们打鸡血投票,13 年总选开票前,公认的剧本是上届第一大岛优子传位于王道偶像渡边麻友,然而指原莉乃以历届总选最高的 15 万票站上了顶点。那一年,指原莉乃贴吧集资投了 9000 票。

在继续中华炮传奇之前,先解释一下集资投票这件事。AKB48 在总选前发行的专辑中附有投票券,本意是让买碟的粉丝投票决定下一张单曲的站位(谁站中间,谁站前面,谁站角落,谁可以上音乐节目和出席活动)。红了之后自然有人愿意复数投票,让自己喜欢的成员多一些曝光的机会,又有另外一些人买了碟不投票,愿意把投票券卖出去,这里面有俗称「握手厨」或「票贩」的人,买几百张碟,只用握手券去摸喜欢的妹子,再通过批发投票券来回本。这样一来,即使不买碟也可以投票,而万能的淘宝更是让身在中国的粉丝也能参与进来。投票券没有统一价格,一般来说,离总选越近,投票券越贵,均价在 50 元软妹币左右。

9000 票,接近 50 万的集资总额,震惊了中国饭圈,也震惊了日本媒体,「中华炮」这一叫法被发明出来。13 年总选后,最不甘心的当属渡边麻友的中国粉丝,作为次世代 Ace 和王道偶像,竟然不能在大岛优子毕业、AKB 世代交替的时候登顶?渡边麻友的贴吧迎来了无限鸡血的一年。14 年总选结果再次出人意料,在连冠的预测声中,渡边麻友以近 16 万票拿下了第一,与第二位的指原莉乃拉开了近 2 万票的差距。那一年,渡边麻友贴吧集资约 180 万,投票数约 3.5 万,指原莉乃贴吧集资近 50 万,投票数约为 1.5 万。

21957412b31bb05147c4f4ac337adab448ede0b1

在上个月举行的 15 年总选上,指原莉乃重回第一,渡边麻友落到第三,升至第二的成员是三期生柏木由纪。柏木同学在总选后两天就惨遭《周刊文春》翻旧照攻击,掀起了 48G 饭圈又一轮流量狂潮,这个按下不表。只说一点,第二位的柏木和第三位的渡边票差不到两千,而根据贴吧公开的账目,柏木由纪贴吧集资比渡边麻友多了近四千,这两家的明账总数都在 170 万以上。顺便一提,今年和第二位拉开 3 万票差距的指原莉乃,贴吧明账约 67 万。以上均为软妹币。

12 年,500 票;13 年,9000 票;14 年,35000 票;15 年,38000 票。这是每年站在中国炮顶点的票数,若要加总来看,今年贴吧的明账总额逾 832 万,算上暗账应该能超过千万。

贴吧和淘宝,这是身处 48G 从未踏上过的中国大陆的粉丝们,应援偶像的重要阵地。而互联网在 48G 浪潮中扮演的角色不止于此,从最初的 CN 论坛,到酱坛(前田敦子应援论坛,后来发展为 48G 资源集中地)果坛(高桥南应援论坛),再到 Acfun 和 Bilibili 让更多宅属性的人掉进了 AKB48 的深坑,到现在战旗乐视等直播网站让大家可以同步观看公演,然后是知乎,创新工场对 SNH48 的投资和某些大牛对秋元康商法的研究,引起了一小波入坑潮。能见面、能握手、能击掌的偶像是 48G 最初的特色,互联网让不能见面、不能握手、不能击掌的中国偶像宅们也能享受、参与、卖肾,这是互联网对偶像行业的颠覆。

a04b2a1dgw1es4p45cmcej218c0ouwp1-1024x574

AKB48 的总选是不带海外姐妹团(印尼的 JKT48 和中国的 SNH48)玩的,今年 SNH48 将在 7 月底迎来第二次总选举。这次的应援活动,除了集资这个保留节目以外,有十多位成员(被)发起了众筹项目,截至 23 日,5 名成员的众筹总额超过 5 万,4 名成员的集资总额超过 20 万。众筹是总选集资的新思路,透明度高,门槛较低,也便于在社交网络上吸引散票,堪称 48G 本土化的一发高招。

另一发高招来自 SNH48 运营方久尚传媒,把 CD 和投票券捆绑销售的模式同电子音乐结合起来,推出了「电子票」,5 元即可购买投票单的电子版,并获得相当于 0.1 票的电子票一张。久尚把互联网思维玩儿得太溜。

集资,骇人听闻。数据,略显枯燥。商法,纸上谈兵。对于饭而言,除了总选前后,互联网的意义主要还是作为成员和饭的沟通渠道。日本的偶像通过 Twitter、YouTube、755、Google Plus、手机信和博客等方式能够和粉丝进行直接的沟通,这些方式对中国偶像来说是不存在的。其中,Twitter 面向粉丝在内的泛受众群,付费订阅的手机信面向粉丝群,以欺诈自拍和心声表露等内容为主,755 是一对多的聊天室,名人会在上面选择性回复关注者的留言,互动性非常强,也容易炎上(在网络中引起热议),最近柏木事件中渡边美优纪回复了一则「一起去箱根」的留言,疑似暗讽被曝出箱根温泉搂抱照的柏木由纪,以及年初高桥南宣布毕业时,作为 HKT48 成员不能去 AKB48 活动的指原莉乃表示自己在一个人吃火锅,随后秋元康指责运营的事都是在 755 上发生的。

mayu

比起这些,YouTube 和博客更「重」,却也更有趣。13 年春,48G 开了一个叫作「AKB48 映像 Center」的节目,指原莉乃和莉莉 · 弗兰克(中川雅也)担任主持,让成员自己制作视频发上 YouTube,每周公布点击量排名,并且在节目中播放新的投稿。投稿中有超人气成员,如大岛优子把自己装在旅行袋里让人拎进录影棚,柏木由纪演示吃山药、吃纳豆、吃秋葵,指原莉乃在《恋爱幸运曲奇》拍摄现场俯拍广场舞群众,有次世代成员,如入山杏奈挑战激辣拉面,川荣李奈挑战用英语打招呼,也有边缘成员努力的身姿,然而有些太边缘了我现在也想不起来。这件事情有趣的地方在于,即使是平日里被运营忽视的成员,也可以利用 YouTube 展示自己的特点,每段视频最多几分钟,制作成本极低,发在以趣味取胜的 YouTube 上面,48G 的粉丝看到了成员的另一面,非 48G 的粉丝也能因为点击量的缘故被吸引过来。虽是中坚成员却稳步 flop(掉人气)的梅田彩佳在前几周霸占榜首,碾压一众人气成员,这是 YouTube 企划中最打动人的地方。

利用博客在内的社交网络集聚人气,是作为重度网民的指原莉乃开创的方法。在默默无闻的时期,她的博客「指原Quality」比公演和运营资源更能吸引粉丝。既然在偶像团体中不算出众,那就转移阵地,到自己更加擅长的网络中作战。于是有了大受欢迎的「指原Quality」,有了 10 年一日更新 100 篇博客,11 年日更 200 次 Google Plus,12 年日更 300 次 Google Plus 的企划,三次企划中,每一篇更新都有超过一千条留言,指原莉乃的人气也稳步攀升。

faka

把社交网络作为主要阵地,从边缘攀至中心的偶像,除了五年前的指原,还有 SNH48 的李艺彤。入团初期是替补成员,公演的机会很少,而且自己的舞蹈、歌唱乃至身材容貌在队伍里都不算顶尖,然而逐渐地她开始在微博上积累人气——以长微博段子手的方式。第一届总选,速报第一,最终结果第六,还不认识她的人点进微博就会看到众多把生活中有点好玩的事情演绎成专业段子手范的长微博。此后一年间,微博强化「好玩」的定位,Instagram 展示更生活化、更小女生的心情和想法,温柔注视着贴吧言论,自己的段子切合着饭群热点——这些难道不是以互联网思维做偶像吗?虽然「互联网思维」已被用滥,但结尾还是点下题比较好。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