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云不知道呢?毕竟不是包治百病的老中医

一位自称两天来几乎不食不眠但仍看起来精神矍铄的阿里云员工告诉我:这是第一届在室内举办的阿里云年度开发大会,也是规模最大的一届。从北京到杭州会场的一路上,自首都机场候机楼开始,就满满地都是这次大会的广告。杭州城里,几乎每一枚路灯下面都飘摆着“云栖”二字;大多数路口,不论距离会场远近,都竖立着巨大的临时交通标示,方向各异的箭头都指引着同一个目的地——似乎无论你身在何处,云时代都避之不及的扑面而来。

尽管如此,第一天载着我们前往会场的车,还是迷了路——箭头太多了。

aliyun1

今年的阿里云开发大会被唤作了“云栖”——得名于连续三年阿里云开发者大会的举办地、由阿里主导形成、位于杭州郊区的一个新兴创业社区。和这个国家所有的市辖“新区”一样,工地是这里的主要景观,除此之外,云栖小镇里最醒目的建筑只有两处:政府党校,和仅用58天建成的本次会议主场馆。剩下的每一片建筑,无论商用还是住宅社区,名字里几乎都有一个“云”字。除了德云社,这可能是以“云”字起名最频繁的地方了。

在开幕演讲中,马云说到:每次来到云栖小镇,都会看到新来的创业公司落户于此;在马云之先,浙江省的政府官员也在致辞中称:现在的杭州,每天都至少有三场大型创业论坛;在这个小镇中目前主打的品牌之一,就被命名为“淘富成真”——由阿里和富士康合作的创业服务项目。于是,坚信“成真”的“淘富者”们真的都来了。

和小镇同名的大会聚集了近两万名“淘富者”,在不到早上九点的时候,就都风尘仆仆地涌入了会场。大多数人进门口就结结实实地围堵在狭长的自动扶梯周围——那是马云从会场外走进主会场的必经之路。在突然爆发的恢弘入场阶段之后,真正意义上的开发者被迅速的地乌央的人群中分化到了每一个技术主题分论坛,而剩下的“淘富者”要么游荡于自己业务的相关展台,要么没头苍蝇一样地四下分发名片。

整个会场最受“淘富者”们欢迎的展台依次为:一,各种健康类的应用展台;二,知乎和今日头条之类的信息分发应用展台,三,食堂。当然还有人气超越这三者的,是一分钱抢购瓶装饮料的自动贩售机和每一栋建筑后面能巧妙躲开保安视线的自发吸烟角。

一个自称创业者的中年大叔机智地混进了对阿里云CEO胡晓明的专访会场,抢在记者前发问:我是做“简餐”的,希望通过云技术为他找到顾客。“阿里云不是老中医那样的包治百病。”胡晓明回答。大叔似乎觉得受到了误解,连忙解释:自己的“简餐”不是盒饭,而是“碱餐”,“碱性食品,健康的,你们知道吧?”然后,他得到了耐心、细致、理性,而又似乎并不满意的答案。

就在我动身来这次大会前一天的早上,我被我妈发来的微信吵醒,一条典型的中老年用户微信体文章——“智能手机上千万不要使用的十种功能”,里面罗列出的警示,几乎囊括了所有涉及云端计算或者云端存储的应用。

aliyun3

要么云是万能,要么云是万恶,普通人走在云端时的两极评论背后,是数据技术和云端技术的虚火中烧。于是胡晓明说:“云不是老中医”、“国内IDC设施供大于求,甚至被作为商业地产项目开发”;阿里巴巴集团CTO王坚说:“妄谈大数据是不自信”。”云端数据诚然没有绝对的安全,即使是这次大会公布的量子计算加密技术也同样;云也诚然更便捷地洞知了之前难以琢磨的世事万物,仅仅在阿里云的应用矩阵中,天气台风、地图交通、人体数据等就已经进入到了个人消费领域。

然而,云当然也能够不知道,也能够既非全知全能,也非十恶不赦。马云在开幕式上告诫:“(创业者对于云端数据技术)不懂?我们当然也要尊重不懂。”云有缺失,我们也要尊重技术的不完善。

两天下来,我驻足时间最长的展台同样是一家健康类应用,套上一个头套,接上电极,可以鉴定出一个人的精神疾病和潜在隐患——抑郁、自闭、精神分裂、焦虑症、抽动症,和睡眠障碍,无一不通。我紧张兮兮地戴上头套,在脖子上黏上电极,搬动开关,屏幕上竟是一片雪花。一下子,我心如死灰,心想:完了,估计是精神疾病太多,算不过来,死机了……这时,展台志愿者扭捏地凑到我身边,轻轻地说:对不起先生,您的头太大了,接触不良。

你看,云连这个都算不出来。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