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阿里巴巴新总裁“白求恩”迈克尔·埃文斯,你也许不知道的七件事

你或许已经知道了这样的消息,8月4日,前高盛副主席 迈克尔 · 埃文斯 ( Michael Evans )加盟阿里巴巴集团出任总裁兼执行董事,全面负责全球化业务,向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花名逍遥子)汇报。

你或许也对他的履历了如指掌:自1993年加入高盛后,埃文斯历任合伙人,高盛副主席、新兴市场负责人、亚洲区主席、投行与证券部高管等职位。

然而,仍然有些东西可能是你不知道的:

 

(1)在进入高盛之前,他曾是世界冠军。

 

在举国体制的中国,运动员,除了少数像李宁一样的精英。退役后几乎终生从事体育相关的事业。

然而,埃文斯却不是,他曾作为加拿大男子皮划艇队成员,获得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金牌。这几乎与他进入金融业时间相等,比他进入高盛早了九年。

我们无从得知,皮划艇运动对埃文斯到底产生了什么影响。但是在高盛,埃文斯的性格被评价为“斗士”。一位高盛的前合伙人曾经说,“如果高盛是一个角斗士的联盟,那么埃文斯一定是角斗士中的终结者。( ultimate gladiator )”

 

(2)他曾经是高盛最有才华的高管之一,然而却因过分高调未能上位。

 

你或许已经知道,在2010年,埃文斯曾经被认为是继布兰克费恩( Lloyd Blankfein )之后一任高盛CEO的有力竞争者,他本人也被认为是高盛最有才华的高管之一。

然而事出意外,埃文斯不仅未能继承布兰克费恩的职位,甚至在2013年黯然退休。

事情是怎么搞糟的?原因很复杂,有一种说法是,布兰科费恩在执掌高盛期间形成了自己的小圈子(尽管他自己予以坚决否认),在小圈子中的人对他言听计从。但是埃文斯既不属于这个小圈子,也无法获得董事会的支持,自然要在最后的权力斗争中落败。

另一种说法则由《纸牌屋》《最后的大亨》《高盛如何统治世界》的作者威廉 D. 科汉提出:埃文斯的落败是因为自己的过分高调。在高盛内部,埃文斯一直把自己视作CEO的继任者,并且在他担任联合主席的业务标准委员会( business standards committee )时,一直推行一种观点,称布兰科费恩和潜在的继任者 Gary Cohn 虽然为公司挣了很多钱,但是违背了公司的准则。考虑到金融危机之后高盛的声誉,这不仅是对大佬不够忠诚,甚至会被认为是一种“逼宫”的行径。因此,最终落败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PS:倘若科汉说的是真的,埃文斯这件事情让我们想到很多“中国特色”的事情,比如重耳申生、建成世民、胤禵胤禛、曹丕曹植……甚至包括最近传闻中阿里内部的权力之争。

 

(3)他的“业务标准委员会”曾经是高盛投行业务复兴的关键因素。

 

尽管业务标准委员会的高调使得埃文斯没有做成CEO,但谁也不能够否认,在他执掌业务标准委员会期间,这个组织对“后金融危机”的高盛投行业务复兴起到的重要作用。

业务标准委员会成立于高盛最黑暗的时期:股价下跌,丑闻缠身,一件接着一件的诉讼 …… 布兰克费恩在回忆这段时间强调“这是我职业生涯最糟糕最痛苦的日子之一。”

更重要的是,高盛在金融危机中暴露出的种种问题,使得投资者对它一度丧失信心。

在证交会对高盛提起民事诉讼之后,高盛终于痛定思痛,成立了“业务标准委员会”。其中有5个小组,职能包括:检查公司对客户的责任,发现和管理利益冲突,改进公司的财务报告和公开披露。检查公司出售的复杂产品是否合规以及员工培训。第一件重要事情就是发布了63页的内部检查报告中,其中公开自营交易和投资产生的利润,这是高盛142年来首次公布相关信息。此外还有39项措施帮助改善该公司在客户和公众面前的形象。此外,他还收回了在金融危机中被诟病的交易员为复杂金融衍生品交易进行承销的权力,并将其交给了投资银行部门。这些举措成功的为高盛摇摇欲坠的名声“止血”,对于高盛投行业务复兴功不可没。

 

(4)他曾经是高盛的“亚洲之王”与中国关系颇深,许多你听过的大型国企的海外战略都与他有关系。

 

中移动、中石油、中国银行(香港)、平安保险、中兴通讯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有什么共同之处?

那就是,它们都与埃文斯合作过。

在高盛的香港总部担任亚洲区主席近十年,被称为“白求恩”的埃文斯,在他帮助多家大型中国企业完成了走出中国,向全球市场融资的历史性IPO。在他的主导下,高盛还长期投资了多家中国企业,包括对工商银行、双汇集团、中国平安、泰康人寿等集团的投资,合资组建高盛高华证券等,一系列资本运作让高盛成为对中国市场参与度最深的国际投行。

 

(5)他是“由华尔街到硅谷”的一系列企业家和职业经理人的代表人物。

 

埃文斯是唯一一个从金融圈跳到科技圈的高管吗?不。

华尔街和硅谷曾经是美国,甚至也是世界的商业精英们的两大目标。但目前,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华尔街的精英们正在越来越青睐科技圈的工作机会。

例如:

Twitter的首席财务官安东尼诺托 ( Anthony Noto ) 也是从高盛来的,而且担任的还是和高盛一样的工作。

露丝·波拉特( Ruth Porat ),今年三月成为了谷歌的首席财务官。她是摩根士丹利的财务部门主管,在华尔街打拼了28年。

上个月,Airbnb 挖角了黑石 的CFO 劳伦斯·托西( Laurence Tosi )成为了融资主管。

 

(6)他并不是今天第一次与阿里合作。

 

你或许以为,直到今天,阿里才决定聘请埃文斯做总裁?

实际上,早在阿里公司去年上市的时候,埃文斯便已经担任了阿里的独立董事。

2014年9月,高盛和JP摩根、摩根斯坦利、花旗银行、瑞士信贷、德意志银行成为2014年阿里赴美上市的六大承销商之一,并见证了阿里上市创下美股史上最大 IPO。

1999年10月29日,由高盛牵头联合富达投资等一批投资银行向阿里巴巴投资了500万美元,其中330美元由高盛投资,有效解决了阿里巴巴创业初期缺乏资金的燃眉之急。

 

 

(7)他有8个孩子。所以需要大房子。

 

他和妻子莉萨·埃文斯在结婚之前各有三个孩子,当他们结婚后又有了两个孩子。所以埃文斯现在有了3+3+2=8个孩子。真是一个大家庭。

或许因为孩子的原因,所以埃文斯在居住条件方面非常重视,甚至到了一掷千金的地步。

在纽约,埃文斯曾花2700万美元购买了第五大道一栋复式公寓的整个16层(跟北京一栋四合院的价钱差不多)。对面就是大都会艺术馆。这层一共14个房间,占地面积8360平方英尺(约776平方米)并有10英尺高的天花板。有六室主卧室套房和九间半浴室。然而,他还有一栋紧邻中央公园西路的占地面积5000平方英尺(约464平方米)的复式顶层公寓。除此之外,他在纽约还有多处房产。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