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办银行的阿里巴巴,要从技术外围包抄传统金融

DSC_0089

 聚宝盆揭幕仪式(图片/PingWest)

阿里巴巴人士曾多次公开表示,“就算给我传统银行的牌照,我也不会去做”。然而,阿里巴巴在金融业外围的敲打,从来就没有放缓过。前有天弘基金、众安保险、乐业保等外围金融业务。今天阿里云发布所谓的金融云服务,则树立起了在技术上包抄传统金融业的大纛旗。

阿里金融云服务希望通过联合其他的金融产品服务商,为银行、基金、保险和证券等行业提供计算资源和互联网运维,降低网上交易支付的开发和IT成本。阿里巴巴为金融云服务,选择了财富象征意味浓郁的名字——“聚宝盆”,并对外传递一个信号:包括众安保险、天弘基金、厦门银行等中小金融机构,都已经在这个盆子中等着变现了。

目前“聚宝盆”涉及的领域包括快捷支付、网银支付、缴费、代理收单、积分支付、系统管理、查询统计基础服务。之后,阿里云准备对银行业务进行整体托管,甚至包括核心账务系统、信用卡系统、放款系统和风控系统等。

DSC_0065

从支付系统托管到银行系统的整体托管 (图片/PingWest)

据阿里方面的说法,他们要把计算能力做成电力一样,让分散在各金融机构端的系统接入到它的云平台,从而实现互联网金融服务的快速交付、帮助金融机构实现业务的多样性和应对未来的业务增长,减少后期的运维难度。

请中小型金融机构“入瓮”,让农村、三四线城市的区域银行接入“聚宝盆”云服务,是阿里巴巴要做的事情。它从大型银行顾及不到的技术外围入手,用云计算扶植中小银行去IOE化(用MySQL替代Oracle,使用PC Server替代EMC2、IBM小型机等设备,以消除“IOE”对数据库系统的垄断,大幅降低成本)。做大互联网金融的蛋糕,在不侵犯大银行核心利益的情况下,对传统金融进行圈地与蚕食。

同时,区域银行对于阿里云在计算资源上形成依赖,阿里巴巴就能间接在技术上形成壁垒,不仅能防御竞争对手的觊觎,也能在未来金融业务的拓展上占据话语权。

而且阿里云从原来阿里软件诞生,经历过多次的高层更迭,业务被托管,一直到最近的王坚离职。阿里云在阿里巴巴内部的地位,一直处于不冷不热的状态。企图通过金融云平台,让部门翻身干仗,也是阿里云事业部的诉求。

在问及是否有与大银行的合作时,阿里云业务总经理陈金培表示:“阿里巴巴一直以来的宗旨,是服务于需要我们的人。这个阶段需要我们的是中小金融机构,他们IT设施的能力不够。大金融机构不是我们服务不了,而是它们自己还迈不过这个坎。

阿里云业务总经理陈金培很客气地表示:“我们不懂银行,需要邀请金融服务商一起做这件事”。包括银联数据服务公司、恒生电子在内的数十家机构,已经在业务上展开与阿里金融云的合作。当然陈金培的话语中,依旧透出阿里云的野心:“希望两亿农村用户享受网络支付服务”、“大的说,我们要消除城乡差异”。

继阿里巴巴入股天弘基金后,天弘基金也已然成为阿里巴巴各种发布会的座上宾。此次也不例外,天弘基金樊振华在会上多次宣称,阿里云技术“已达到国际级别、安全专业”。“如此强大的计算量,我们阿里云做到了,这在技术上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他就像一位概念模糊、语言贫乏的“推销员”,不遗余力地在现场鼓吹聚宝盆服务。

金融云安全可靠,是阿里金融云服务要宣传的重点。阿里云的一位负责人称,“安全是一个心理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另一位名为白新培的技术负责人则称,上线云平台的余额宝达到“99.9%的支付成功率”、数据库达到“99.95%的服务可靠性”、“99.9999%的数据可靠性”。他还称,考虑到金融数据的特殊性,他们还特意为此开辟了单独的数据中心。白新培甚至称,Facebook还专门发信件给他们,要求他们给Facebook讲一讲在大规模集群上的经验积累。

然而,对于既作为公共平台,又享受自有金融产品利益分成的金融云服务而言,它的公正性依旧被存疑。阿里云总经理陈金培也就此强调称:阿里云本身就是闭源的服务,不会对外开源。“我们基于开放的心态”,在上层对于基础设施、技术会越来越开放。

区域中小银行的持卡用户在2-3亿之间,阿里金融云希望释放这一群体的消费需求。目前,阿里云在拉拢区域银行方面,已小有进展,包括吴江农业商业银行、广东南粤银行、厦门银行、渤海银行等在内的多家银行,已经通过阿里金融云实现了网上支付功能。

然而,要把三四线城市乃至农村的客户,从传统的营业厅模式转移到网络支付平台上来。或许,它不只是一个云计算上的技术难题。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