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上市的阿里巴巴,也开始用“国际化”来“造梦”了

jackma_alibaba_xinhua

“国际化”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是个漂亮但让人眩目的字眼。

说它漂亮,是因为互联网天然具备让“世界变平”的特性,这似乎可以打破地域限制和管制,让海外用户更容易地使用中国的互联网产品;说它眩目则是因为,起码到现在为止,“国际化”对国内的互联网企业来说更多的是一张手牌,我把这张手牌称为“造梦”。

一定程度上讲,这种心理是几家在海外市场有所动作的互联网企业造成的,而且你几乎可以马上说出它们的名字——百度、UC,还有金山猎豹。我大致可以描绘一下它们的国际化和现状:

百度曾经折戟日本,如今在第三世界国家市场上的探索也已经没了动静,而且除了李彦宏的偶尔表态之外官方对此闭口不谈;UC在印度建立了海外团队并成为了当地第三方手机浏览器市场份额的第一,但其本身在国内业务上却在急切地寻找着突破点;金山旗下的猎豹清理大师前不久宣布全球用户破亿,但在国内的一票竞品中,猎豹系列只是第二甚至第三梯队的产品。你可能会用腾讯(微信)和小米的例子反驳我,这两家与以上提到的几家企业的现状确实有所不同,但它们的国际化也仅仅是在起步阶段而已,或者说,目前离最重要的欧美市场还有点远。

你应当明白我的意思了——当一个企业开始表态自己要“国际化”,或是频繁展示自己在海外市场的动作和成绩时,它的姿态总是像是在向资本市场交代一个故事。最近让我产生这种想法的是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其实是最早利用国际贸易发家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之一,它的B2B电商网站给了无数中国的廉价商品一个销往海外市场的平台,搭上互联网的发展浪潮和中外贸易的发展快车而获利。不过在此之后,阿里巴巴迅速将整个集团的精力投入到了国内网购的这一新增长点当中,并利用淘宝为基础的电商平台迅速站稳脚跟,完成了向中国最大电商生态的蜕变。这个过程中,那个连接中外市场的阿里巴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淘宝、天猫、支付宝、阿里云,随后是新浪微博、高德地图……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互联网服务。面向国外个人消费者的业务(速卖通)几乎消失在了阿里巴巴的宣传当中。

而阿里巴巴现在重新拾起了“国际化”这张牌。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阿里巴巴为上市做足了功课,它们包括但不限于业务线的整合和事业部的重置、频繁的投资和并购、移动端通过激进的战略与腾讯对垒,以及……为海外业务和连接海外的业务吹风。

让我们先来翻翻阿里巴巴的国际化历史。当然,如同众多采用VIE架构的互联网企业一样,阿里巴巴是一家资本国际化的公司(引入国际投资者)。但是从业务层面看,在阿里巴巴转向国内电商市场之后、其B2B公司从香港退市之前,阿里的国际化动作并不多——其本身经营着国际B2B业务和把中国产品销往海外的速卖通(AliExpress);与印度的B2B公司infomedia合作;与软银合作在日本成立合资公司;支付宝打通海外支付和结算渠道(通过与中国银行等的合作);在2010年收购了为eBay服务的两家电商公司Vendio和Auctiva。

注意,这些阿里的国际化事件主要发生在2003年到2012年之间,期间伴随着阿里巴巴的B2B公司2007年于香港挂牌上市,以及2012年退市的事件。

接下来再看看阿里在最近的一年里都做了什么。

2013年5月,阿里巴巴集团副董事长、主导集团投资业务的蔡崇信对PingWest表示,阿里巴巴在美国将要建立一支投资团队,而根据媒体报道,这个团队于2013年下半年已经正式建立起来。

2013年6月,阿里巴巴联合淡马锡投资垂直电商Fanatics。这家公司是一家销售体育运动官方特许产品的在线零售商,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特许产品电商公司。

2013年10月,阿里巴巴向美国应用搜索引擎Quixey投资了5000万美元。

2013年10月,阿里巴巴领投美国物流商家ShopRunner的2.06亿美元融资,金额在约7000万美元。ShopRunner是亚马逊的竞争对手之一,为玩具反斗城(Toys “R” Us)和RadioShack等零售商提供2日送达服务。

2013年11月,中国家电博览会(AWE)正式进驻阿里巴巴国际站,借助阿里巴巴平台向国际市场推销国内家电产业。

2014年1月,阿里集团首席运营官逍遥子对外宣布阿里的国际化战略:一是外语站点全球速卖通,主要做出口零售;二是淘宝海外,面向能够读中文的国际消费者;三是天猫国际,为国内提供原装进口商品。随后,速卖通宣布将在新兴市场的出口零售业务继续发力。

2014年1月,美国高端奢侈品网站1stdibs宣布获得阿里巴巴集团1500万美元投资。1stdibs总裁表示,阿里巴巴是公司的战略投资方,并且1stdibs计划借助阿里巴巴的力量进入中国市场。

2014年2月,阿里巴巴在美国上线了一家电商网站11 main。它是由阿里集团在美国的全资子公司Vendio和Auctiva联合推出的网站,根据科技媒体re/code报道,它将是一个本地卖家在线上卖商品的市场。而WSJ网站则称它的定位是珠宝等高端商品。

2014年2月,天猫国际正式上线,目的是为国内消费者直供海外原装进口商品,主营母婴用品、食品保健、美容护肤和服饰鞋包四个品类,正式以官方姿态涉足海外代购业务。紧接着,天猫国际与杭州海关达成了合作,建立了“直购”模式;阿里的聚划算部门也达成了与意大利官方的合作。

2014年3月,阿里云宣布其正式进入CDN(内容分发网络)市场,开放日本、新加坡、香港等海外节点。阿里巴巴在新闻稿中暗示,将与亚马逊在云计算服务上展开竞争。

这些频繁被曝光出来的“国际化”动作显然与此前那一轮有所不同:这次阿里更多地面向了个人消费者而非商家;这一轮国际化的主要思路有二,一是在本地市场开展针对当地消费者的业务,二是打通国内国外的消费者和商家。而且除了以上实质性的业务动作,就连许久不出面的马云也开始为“国际化”鼓风:几天前,马云在来往扎堆里突然透露自己将展开全球旅行,7天内密集到访美国、法国、意大利等多个国家,“酝酿”国内和国外的商品对接。

当然,你可以认为这是大环境造成的结果,毕竟阿里巴巴此前对待个人消费者的国际化远没有其B2B业务那么上心,而且最近其主要竞争对手腾讯(主要是微信)在海外市场取得的成就也在一定程度上促使阿里巴巴重新审视国际业务,但我认为最重要的显然是阿里巴巴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的时机——上市。

无论阿里巴巴最终选择在香港还是美国上市,造梦是必须的一步:它需要向资本市场讲述一个完美的故事以支撑起其天价估值,这个故事包括财务表现和业务两方面。从财务角度对阿里巴巴的估值已经无需多作赘述,而阿里的业务故事目前已经包括了:淘宝和天猫以及在此基础上生长出的电商巨擎,新浪微博、来往等社会化电商产品,美团、高德等O2O概念企业,以菜鸟为核心、其投资的海尔日日顺为补充的物流体系,淘宝旅行、投资的铂程旅行网等在线旅游产业,音乐、影视(投资文化中国)、Tutorgroup等在线娱乐教育产业,还有阿里云旗下的智能手机、智能电视甚至前不久与美的合作抛出的物联网概念……而且,虽不在上市打包资产中但与整个阿里巴巴集团休戚相关的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的业务——金融和数据,更让这个故事显得丰满无比。

阿里巴巴显然觉得这些还不够。它亮出了“国际化”这块肌肉,以此向未来的投资者们展示自己的成长性,而且这是一块更大的蛋糕——尤其是在其赖以生长的基石淘宝网面临增长停滞,京东和腾讯结盟抢夺电商市场,同时在移动竞争中遭遇挑战的情况下。不过显然,这块肌肉已经被它的互联网同行们使用过了。

而且,以上提到的海外业务,无论是将国内商品卖向国外的,还是在外国本土开展的,亦或仅仅是战略投资,都像是匆匆忙忙赶工的作品:业务开展时间短,无业绩数据,除了公布新闻之外没有跟进消息,阿里官方对此的高调宣传与此前的低调态度也并不相符。因此,起码在目前看来,这些“国际化”动作仍停留在“造梦”阶段。

理论上讲,阿里巴巴的国际化要比同样作为巨头的百度、腾讯等公司容易得多。它提供的服务只是单纯的商品贸易,比较优势原理在这个层面可以被单纯而直接地验证,很少会受到文化差异和用户习惯之类因素的影响。在国际化这一点上,阿里巴巴其实跟华为和联想更近,却不太像百度和腾讯之类的公司。

因此我必须承认,比起国内仅仅提供互联网产品的企业而言,阿里巴巴“国际化”的有利因素更多。只是,我们并不希望看到另一个“造梦”之后就悄无声息的互联网公司出现,更不希望“国际化”变成一个任人涂抹的小姑娘。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