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嘴炮,真联盟——阿里巴巴和魅族上同一条船了

魅族和阿里巴巴几个大拿在微博上的互动这两天越来越暧昧。

10月8日,魅族的精神领袖CEO黄章在微博上说:“魅族手机的系统要用就用Flyme , 没有Flyme ,魅族就无法成为移动互联网的入口级公司。更好用的手机,也要配合更好用的手机系统。”。第二天,微博认证为“阿里巴巴YunOS事业部总经理”的“阿里元宝”转发该条微博称:“我没用过 Flyme,但YunOS 3.0的体验度完全不比使用Android的Flyme差。对此,我个人拿出20W做赌注,@李楠或kkk 敢接招吗?”——主动挑衅魅族Flyme,还把战火引向了魅族的另一位高管、副总裁李楠。几个小时后,李楠“接招”转发微博称:“Flyme的体验我们有充足的信心,不管谁来赌我们都接招。怎么定输赢?直播还是媒体评测?” 把事态往老罗和王自如PK的那个方向引。随即黄章转发李楠微博:“阿里的钱可以不要,但Flyme的入口一定要保证。赌体验我看20万太少了,要赌就赌1000万”——直接将YunOS和Flyme的PK升级为一场豪赌。最后一个火上浇油的是曾经负责阿里云OS,但目前已被排除在重组后的阿里YunOS团队之外的阿里巴巴现任CTO王坚,他单独发了一条微博:“从第一天起,YunOS碰到挑战就不少。既然黄总都这么说了,同意1000万。上报公证。不过我觉得Flyme和YunOS一定可以找到共同创造更好用户体验的机会,要不咱们见面聊一聊?” ——在这条微博下面,魅族的死对头、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默默地点了一个“赞”。

这点破事有什么可杠的呢?魅族怎么突然跟阿里巴巴开火了?而且,一直默默不见声音的YunOS怎么突然要挑战魅族Flyme,而且Flyme还一点火就着地接招了呢?大多数人只顾着惊呼“豪赌”和看热闹了。全然没顾阿里巴巴CTO王坚(这事跟他其实早就没什么直接关系了)以一种堪称拙劣的方式点破了谜局:“不过我觉得Flyme和YunOS一定可以找到共同创造更好用户体验的机会,要不咱们见面聊一聊?

这才是两家八竿子打不着的公司和几个大拿之间“斗嘴”的原因——小孩子才论对错,成年人只论利弊。公开叫板和斗嘴有助预热——接下来阿里巴巴和魅族要站在一条船上了。

根据PingWest得到的消息,魅族和阿里巴巴将在几天内宣布一项“战略合作”:共同开发基于YunOS底层的Flyme。这个新的基于YunOS底层的Flyme将能够同时运行在阿里云手机和魅族手机上,而即将在本月20号正式发布的YunOS 3.0也将有可能被刷在魅族手机上。不过黄章在微博口水战里已经透露了:底层代码是YunOS的,但“Flyme的入口一定要保证”,因此,入口极有可能是Flyme的。

据PingWest了解,除了底层代码层面的合作之外,在新的Flyme中,YunOS和魅族现有的用户账号系统,以及YunOS和Flyme现有的服务也将会以“某种方式”被打通。阿里巴巴也将会拿出线上的电商流量资源拉动魅族手机的销售。当然,合作方式中少不了的还有应用预装:可能是魅族手机把支付宝默认内嵌在Flyme中,也可能是自带淘宝和天猫的App……一切细节将会在本月内正式对外公布。

现在恐怕已经没有人相信YunOS与Android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操作系统了吧?在Android的基础之上,阿里云并没有使用Google开发的Dalvik虚拟机,而是自行开发了一个Java虚拟机用来支持自己基于HTML5的Web App应用(另外还嵌入了一套阿里的云服务代码),这样既可以运行自有的应用,又能够保证对Android应用的兼容性。

而Flyme原本就是基于AOSP定制而来的ROM,更换为YunOS的底层并不会对用户界面产生太大影响。这也是YunOS版Flyme诞生的一个重要基础:YunOS不仅是一套界面和服务,它还是一个支持自有应用安装的底层系统,并且允许魅族这样的第三方厂商进行ROM定制。这同时意味着新的Flyme将会具备运行YunOS原生应用的能力——这样一来,YunOS应用就多了一个潜在的使用者群体——魅族手机用户。

不过,有着阿里巴巴与宏碁合作推出阿里云手机被Google临时插足叫停的事件,魅族是否会受到Google的限制,以及魅族未来是否会采取Android和YunOS双版本系统并行的策略,现在还不得而知——毕竟,魅族跟Google的关系还挺疏远的,而且魅族也还没有国际化。但从长期来看,得罪了Google也不是一件好事。

不考虑这些潜在的风险,仅从预期的收益来看,你会很容易发现,阿里巴巴和魅族显然想要从各自身上得到自己最迫切希望得到、也是最缺乏的东西。

2012年,阿里云与宏碁的合作被Google强行干预中止,直接导致了YunOS部门的重组,而过去阿里云的负责人王坚被迫从相关业务中淡出。此后,阿里巴巴仍在YunOS身上每年花费近10亿元的研发和市场投入。就像阿里巴巴对高德地图、UC浏览器、陌陌和美团的投资,以及对来往、支付宝钱包和手机淘宝等自有应用的疯狂推广同样的道理,对YunOS不计成本和回报的投入也是阿里巴巴“移动互联网入口焦虑症”的表现。这个时候,魅族就成了一个相对靠谱的选择——有着多年的手机制造和ROM开发经验,更重要的是,它是国内手机“粉丝文化”的源头之一,并且极具话题性。

而魅族在被小米“偷师”并超越之后,思考的也是如何让魅族手机和Flyme成为主流手机和操作系统的方式——引入外部资本、尝试开放手机硬件给更多的合作伙伴(比如Ubuntu Touch)、打破“一年一机”的惯例改为一年发布多款新品,以及即将开放Flyme刷机……简而言之,魅族正在试图由一个单纯的手机硬件制造商向移动互联网的入口级公司转型,成为小米模式和小米公司的围剿者。

所以这件事对双方显而易见的好处是,阿里云再靠魅族和Flyme一搏,魅族背靠阿里这座电商大山获得更多流量和销量。而现在除了产品合作外唯一留下的疑问是:阿里巴巴是用投资和收购来圈地和结盟的高手,它与魅族之间到底有没有资本层面的运作?没有确凿的消息证明这一点,但这件事并非不可能,对吧。

而且,雷军也为这件事点赞了哦。

题图来自Shutterstock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