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公司被 Google 贴上待售标签,罪魁祸首可能是这个视频

与狗狗对峙数分钟,最后却被吓趴。

Google Boston Dynamics real-dog-vs-robot-dog

被用力踹一脚后,乖乖后退几步,一声不吭。

robot boston dynamics bigdog-2

也可以卖萌,变成圣诞老人的驯鹿。

boston-dynamics reigndeer

还有一个双足机器人,人模人样地穿越丛林。

Boston Dynamics Google Robot atlas

或许我们看到的只是机器人的萌、笨拙和有趣,而 Google 或者说 Alphabet 看到的却是“他”给人类造成的恐慌。最近一次 Google 与波士顿动力的严重分歧正是来自于我们喜闻乐见的 Atlas 人形机器人视频

Google X 的发言人 Courtney Hohne 认为,在科技媒体的狂欢之外,已有人对波士顿动力倒腾的机器人心生忌惮,他们害怕自己的工作被机器人抢走。她希望 PR 同事让 Google X 尽可能与这份视频撇干净关系。尽管波士顿动力从来都不属于 X 实验室。

而截至目前,在 YouTube 上,波士顿动力 2 月份上传的这个测试视频的播放量已经接近 1500 万次,还不包括其他平台的转载量。

boston Dynamics Atlas 2

捕捉到这个信息点之后,再回头看一下当初我们感觉蠢萌的视频,你又会作何感想:

“他”从一众机器人小伙伴中走出,自己推开透明的玻璃门,然后走进了积雪覆盖的林地,在崎岖的路面上一瘸一拐,却又每次都及时地维持了平衡。

室内测试中,“他”遭受着“虐待”,搬运重物,被打落,又固执地再搬起来,再被打落,再搬起来,如此循环往复。

视频的最后,似乎是结束了测试,也似乎是厌倦了人类小儿科的测试。这一次,“他”推开铁质防盗门,刺眼的阳光扑面而来。

然后,“他”消失在了灿烂的阳光里。

也许 Google 的另一层想法是,不作恶,也不要给人类造成恐慌。

因为在 2013 年底,Google 在收购波士顿动力,或称 Boston Dynamics 的时候,是希望制造工业自动化用机器人,比如富士康流水线上的那一类,这也是原 Android 创始人兼负责人 Andy Rubin 的夙愿。他原本在蔡司便担任机器人工程师,Rubin 最初的计划是把 Android 做成一款机器人通用系统,这也是为什么它会以机器人作为 logo 了。

这次收购以及之后的数次机器人团队收购多是由他主导完成的。后来, Andy Rubin 顺理成章地负责起机器人事业部。而当时Google 还没有改称 Alphabet。尔后 Rubin 在 2014 年 10 月份离开 Google,一个说法是机器人项目进展太慢,他的规划是三到五年制造出来,而波士顿动力和其他机器人部门的进度都达不到他的预期。看一下上面这些机器人产品,你就知道事情显然并没有按照他预想的方向走。

波士顿动力随后陷入了混乱的内斗和权力更迭之中,连同 Google 陆续收购的一些机器人公司,比如同参加 DARPA 挑战赛的 Schaft,都处在动荡之中。彼此间缺乏合作,门前雪各自扫。机器人部门的领导换了一波又一波,CMU 的机器人专家 James Kuffner,Google 产品管理和营销高级副总裁 Jonathan Rosenberg,但都没什么进展。

Google 旧金山机器人项目总监 Aaron Edsinger 就坦白地说过,与波士顿动力的合作总像是隔着“一堵墙”,原本合作开发低成本、四组机器人的想法也搁置。

而 Google 对于机器人态度的改变和热情的消退也来自于上一次的更名和重组。说得再直白一点,波士顿动力,Google 需要,而 Alphabet 并不需要。原因是它很难再接下来的几年里研究出真正可上架销售的产品。

不管你承不承认,我们近几年来对于 Google 的印象几乎全部来自于它那些天马行空的项目。

比如,要把网络带到世界偏远角落的高空气球基站,像人类一样思考的量子计算机,用双脚丈量大地的 Trekker 街景项目,大祸没有刮擦时有的无人驾驶汽车,波士顿动力的机器人也在其中。

new Alphabet replaces Google

Google 重组成立 Alphabet 之后,这些发生了改变。重组的目的之一便是让业务更清晰,每个事业部独立成为一个新公司,有自己的 CEO 和决策层,更有效率也利于创新。

多年来,华尔街一直对 Google 不透明不专注颇有微词。重组之后,原有的核心业务如搜索、地图、YouTube、Android 等等负责赚钱,而为未来做准备的战略性、探索性业务,如人类健康和衰老研究项目 Calico、高速网络服务 Fiber 等独立出来,降低对主营业务的负面影响。

关于上面这一点,佩奇在当时的公开信中已经讲得很明确了,最直接的一点是紧接着在 Q4 的财报中单独给出了 Google 业务部的财务数据,而其余部分则合成一个财报公布。

二月份刚公布的财报的结果便是,在 2015 年,创新部门的亏损达到了 36 亿美元,大幅超出 2014 年的 19 亿美元,任你有钱任性,也很难持续承受如此的无度挥霍。加上商业化上的遥遥无期,以及与内部的种种矛盾,波士顿动力很可能就因此成了被首先拿下的一个。

根据彭博社的报道,波士顿动力的潜在买家包括了丰田研究院以及亚马逊。但 Google 和丰田都拒绝对此作出评价,亚马逊则未给出任何回应。

 

如果你想要回顾关于波士顿动力的过往报道,可以点击这里。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