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百度作恶的时候,我们都会特别怀念 Google

这可能是近几天百度变卖“血友吧”之后很多人的心理写照。只不过,对于年龄更小的一些人群,比如 95 后,甚至是 00 后,Google 恐怕早沦为了一个陌生抽象的词汇。虽然目前并未有完整的统计数据,可以预期的是,他们与互联网如胶似漆的时候,Google 可能早已败走中国。而在他们眼中,我们这个内心里纠结现实中更撕扯的群体,固执得有些莫名其妙。

而我们很庆幸,曾有机会无障碍使用 Google 服务,强大的 Gmail,已被整合的 Hangouts,半死不活的 Google+,Play 应用商店,日历,等等。即便如今围墙高筑,我们仍要为之折腾一番。

今天看到一个数据,百度为了维持移动端的增长,在以 10 元每台机器的价格推广百度 app 的预装。可悲的是,我手边两台比较喜欢的机型就在此列,索尼的 Xperia Z5 和 Xperia Z5 Premium。我们自然不能因此而归罪于步履艰难的索尼中国,因为它并没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而另外一家转型中的巨头,微软,在推广最新的 Windows 10 操作系统的时候,也有一个让人如鲠在喉的细节,百度将成为中国市场上 Windows 10 Microsoft Edge 浏览器的默认主页和搜索引擎。而且在默认首页的更改方式上,微软也做得比原来隐蔽很多。

在一个没有竞争的封闭环境中,创新的土壤贫瘠,很难孕育出伟大的企业。很多人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与此同时,关于 Google 如何优秀,如何不作恶,以及如何在被揪出广告系统 Adwords 中有虚假广告后坦然认缴 5 亿美元和解费,这类消息已经泛滥成灾,尤其是温室中的百度被群起而攻之的时候。用“舶来品”对比围墙中的囚徒总能挑逗起国民脆弱的神经,也总能激怒一批民族主义者。

就个人而言,我算是一个重度 Google 用户,现在还时常惊喜于 Google 的一些服务所带来的便利,比如 Google Now 的新闻推送,比如内嵌人工智能技术的 Google Photos(之后开源了 Tensor Flow 机器学习系统),不时会给我这个业余却乐此不疲的手机拍照控合成 GIF 动图、视频,或者是 Duang 来个特效,更不用说简便易用的照片自动分类、标签功能了。

这类产品功能和体验上的快感,百度之流很难成全,虽然它这两年在跟随 Google 参与到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的研究中,却本性不改刷分被捉。它做得最多的怕是推送假药广告,传播无节操的社会新闻,要不就是偷偷安装全家桶吧,至少目前并没有看到任何改观的迹象。

Google Photos 自动添加的黑白滤镜。拍照设备为 Sony Xperia Z5 Premium

Google Photos 自动添加的黑白滤镜。拍照设备为 Sony Xperia Z5 Premium

回到百度血友吧被卖事件。吊诡的是,原本相互倾轧,乐于落井下石的互联网公司们,这次在百度事件上竟出奇地一致保持沉默,滴滴、神州专车与 Uber 之间,乐视、魅族与小米死磕的情况不在再,即便在初入搜索行业时和百度激烈对抗诉诸法庭的 360 也安静得可怕。

在营销无孔不入的互联网公司中,这已经是一种极为反常的情况,究其原因,恐怕也是因为忌惮百度的垄断地位,流量、排名的金线被握在别人的手里怕也动弹不得。也就解释了为什么 360 度无死角抨击百度的多半是被迫与工作单位撇清关系的自媒体人,亦或者是向来不受百度待见、无后顾之忧的新媒体。

而百度有恃无恐的原因,从其内部员工无心的一句话就能略知一二:

其实在爆出来贴吧新闻之前的一周,那个帖子已经在内网很火了,现在搞到这种局面也是很意外还有尴尬。

百度这种负面是伤不到根本的,反而携程那个会比较麻烦一点。毕竟贴吧赚钱能力在百度系里面也就还好(一般般)。

公开的数据显示,过去的数年间,网络营销收入(广告)在百度全年的营收占比一直在 95% 上下,2015 年前三季度 476.78 亿人民币的营收中,网络营销占比高达 97%,达到 464.26 亿。贴吧在这里面贡献的数据还未知。相较于竞价排名玩得炉火纯青的搜索业务,成立 10 年后百度贴吧在 2014 年推出的“企业平台”是其商业化的第一步。

根据好奇心日报的报道,企业需要缴纳最低 3 万元的认证费用,首批入驻贴吧的企业名单中,包括了特斯拉、网易游戏、天猫这样的品牌,企业贴吧带有蓝色“V”字,和纯民间运营、不带标记的“兴趣吧”区分开来。刚开始商业化的贴吧还是一个不起眼的提款机。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百度又发来一封空洞的新闻公关稿,还在试图自圆其说,“在病种类等具有很强商业属性的垂直类吧目,存在着个别吧主和吧务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发布商业信息,谋求个人利益的情况。这些违规行为不仅损害了吧友的体验和利益,也扰乱了贴吧内部的正常管理。”

可能百度早已忘了,“诚实是最好的策略。”百度贴吧、百度知道产品的设计者,前百度产品副总裁、首席产品架构师俞军,在某篇公众号文章下的留言可能才是正解:

你们怀念我,我怀念 Google。如果外部压力不够,我回百度也是独木难支。百度的核心问题首先是价值观,然后是激励机制。

一个好消息是,Google 回归正在一步步被证实,尽管回来的那个是采用独立账户体系的中国特色 Google。

Google Play China Version PingWest Thomas Luo

 

注:关于俞军的消息来自贴吧百科,他被称为贴吧之父,2001 年加入百度,2009 年 6 月 30 日正式离开。俞军传奇的求职经历和简历是关于他的另外一个谈资。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