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受制于监管,AWS在德国设立数据中心

还记得亚马逊公有云服务(AWS)在中国落地的艰难吗?经历了漫长的酝酿后,亚马逊公有云服务直到去年年底才在中国正式开展业务,并“因地制宜”地采用了多合作伙伴的策略。

不过,涉及到“云”,中国的监管政策并不是亚马逊唯一需要面对的,在历来喜欢给科技公司“挑刺儿”的欧盟,亚马逊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PingWest受邀参加了AWS今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在会上,副总裁Andy Jassy就宣布,亚马逊公有云服务将在德国法兰克福建立一个全新的技术基础设施区域(Region)。

区域是亚马逊的叫法,一个区域里面将包括数个数据中心和其他基础设施。现在亚马逊在全球一共有11个这样的技术基础设施区域,而法兰克福是亚马逊公有云服务在欧洲的第二个技术区域,第一个设立在爱尔兰。

Andy Jassy解释了为什么要在德国新建数据中心——核心原因同样是政策。无论是德国还是欧盟,都对于居民的个人数据存放的地理位置有严格规定:出于灾备问题考虑,亚马逊公有云服务想要在爱尔兰之外再设一个中心,但是欧盟禁止把数据存储在非欧盟国家里;而且,“德国的法律”,同样要求云服务的基础设施必须在境内。

所以,就和亚马逊公有云服务在中国遭遇的情况一样(此前,由于中国法律规定数据必须存储在国内,亚马逊云服务也在国内设立了一个技术基础设施区域),德国的法兰克福成为亚马逊的最终选择。当然,这个数据中心将吸引来德国以外的用户,比如东欧、甚至中东的用户等。

事实上,类似这样的案例将会越来越多。Jassy说,由于很多国家都有类似的监管要求,在亚洲以及其他美洲国家,亚马逊公有云服务可能都会有类似的举动。

自从斯诺登曝光了美国国家安全局对于互联网内容的监测之后,美国公司在美国之外地方开展互联网业务都开始面临更严格的监管。虽然亚马逊云服务并不在斯诺登所披露的泄露数据的公司名单上,但是发布会上还是有不少记者问起,如果美国政府想要获取那些数据,亚马逊公有云服务会如何应对。

Andy Jassy的回答很简单,他认为这不会是一个问题。“如果一个政府,无论是哪里的政府,想要获取AWS上的数据,只有当他们拥有明确的法庭命令时,我们才会检查看是否要回应;即使政府拥有明确的法庭命令,这种情况其实很少见,但我们仍然会检查这个命令是否过分。当政府查看数据的要求既合法又没有过分时,我们会知会数据的所有者。”

他还强调,最然这个问题经常被问起,但是实际上目前他们的用户还没有受过这方面影响。

另外,Jassy也谈到了公有云市场的竞争。微软、IBM和Google等巨头都非常激进地想要分一杯羹,虽然亚马逊还保持着优势,但是可以预见的是,竞争将会越来越激烈。

Jassy说,亚马逊的生态系统优势是其他公司无法比拟的。在今年,亚马逊公有云就已经推出350项服务,这个数字在明年将超过400,远超 去年的280项。

他说,“我们早就预见到了会有很多竞争,但是最大的惊喜在于那些公司花了那么长时间才摸索出一点头绪。我们在这项业务上花了11年,很多经验和教训都是别人没有的。如果企业要把自己的服务转移到云上,肯定需要一个生态系统来帮助他们,这点我们比别人都强。”

而且,他认为,价格将会是亚马逊公有云的有力“武器”。“我们相信云计算可以是高容量低利润(high volume low margin)的业务,我们会降低成本来获得最好的顾客。云的价格将会不断下降。”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