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年轻人都在逃离 Facebook,那么中国的年轻人呢?

Facebook 今年刚满十岁,还是一家年轻的公司。但是关于年轻人逃离 Facebook 的新闻已经出现不止一次

彭博社最新的报道显示,根据调研机构 Frank N. Magid Associates Inc 的报告(我没能找到这份报告),在使用社交媒体的美国13-17岁的年轻人中,最近3年 Facebook 的使用比例逐年下跌,分别为95%,94%和88%。Facebook 对此不予置评,但此前扎克伯格曾表示,从他们的内部数据看不出年轻人逃离 Facebook 的迹象。

leaving-facebook

有意思的是,反观中国市场,腾讯的 QQ 已经有超过15年的历史,但我们很少看到说年轻人逃离 QQ 的新闻。这是为什么呢?

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一方面是中美互联网发展的差异(互联网渗透率),另一方面竞争对手的差异。从大环境看,中国网民数量还有上升空间,这是 QQ 占优势的地方;从竞争对手来说,QQ得益于腾讯整体的强大,面临的竞争对手相对较弱。

但我认为,其最核心的原因是,Facebook 和 QQ 虽然同属社交领域,但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产品。

人们常说,打败 Google 的一定不是另一个搜索引擎,打败 Facebook 的也不会是另一个社交网络。现在,Facebook 面临的主要挑战来自 Snapchat(谢天谢地他已经收购了 Instagram 和 WhatsApp)。

诞生于PC互联网时代的 Facebook 是一个网站,一个社交网络,其核心是好友的状态更新。诞生于移动互联网的 Snapchat 是一个应用,一个沟通工具,其核心是好友之间的点对点信息发送。

二者最大的不同在是 Snapchat 互动性更强——状态更新可以一个人完成,但聊天则是两个人才能聊起来。也就是说,当单个用户离开 Facebook 的时候,你只是放弃了查看朋友状态更新,但离开 Snapchat 则是让朋友也无法联系到你,往往需要两个人同时迁移到另一款沟通应用。

这也是 Facebook 和 QQ、微信、WhatsApp 最大的不同,沟通工具更难被替代,也有更强的用户粘性和网络效应,所以不易发生用户流失。

从另一个角度看,互联网沟通工具的诞生远远早于社交网络,但主流的沟通工具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比如邮件、QQ、Skype 等(被微软做废掉的 Windows Live Messenger 暂且不提)。反观社交网络,从 Friendster 到 MySpace 再到 Facebook 就已经经历了三波大起大落的浪潮。这也说明沟通工具一旦建立起用户规模的优势,更难被击败。

如果从社交网络和沟通工具的不同特点来看,也不难理解 Facebook 为什么要把 Messenger 单独做成一款应用:趁现在 Facebook 还有大量用户,将他们引导至以点对点沟通为核心的应用中,并且更好的留住他们。

不过用户粘性并非判断一款产品好坏的唯一标准,沟通工具的局限性在于可拓展性较差,也难以找到盈利模式。比如 QQ 当初还差点被马化腾卖掉,腾讯帝国的建立虽然以QQ为基础,但这并非腾讯主要收入来源。

再回到 Snapchat 的话,它目前在探索的盈利模式并非点对点沟通,而是在类似微信朋友圈的功能 Story 中加入广告。而微信朋友圈和Story,其实都是基于沟通应用发展出来的社交网络。

终于说到微信了。加上朋友圈的微信,已经既是一款沟通工具,同时也是社交网络。美国年轻人逃离 Facebook 之后可能一半选择了 Instagram 一半选择了 Snapchat,后一半会让 Facebook 担心。中国年轻人如果开始逃离 QQ,90%可能都选择了微信,腾讯无须担心。

这才是中国鲜见年轻人逃离 QQ 的原因吧。或许只有当豆瓣,YY,微博,陌陌,Nice,Same 等足够强大之后,我们才需要讨论中国年轻人逃离 QQ 这个话题。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