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亚勤:如果说我们哪一天遇到了大问题,那就是生态系统没有移过来

2

对微软而言,现在是一个坏时代,还是一个好时代?

鲍尔默对微软大规模的重组,也没能掩盖它财报的低迷。最近的一个季度,这家老牌互联网公司总收益再次低于华尔街预期。如果说Windows部门营业收入下降54.6%是PC市场衰退的结果,那么用来挑战平板的Surface,也只为微软带来8.53亿美元的收入,这除了意味着它还不及Surface RT产生的9亿美元减记费用,也暗示了它的惨淡销量。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是一个好时代。Office仍然在创造着巨额的利润,来自云的收入不断增加,Xbox和Kinect已经让微软在家庭娱乐市场上领先,还有Bing正成为微软内部开发和运营速度最快的业务单元——乐观一点看,这不正意味着微软从软件向它所期待的设备+服务转型么?如果旧的时代终将要过去,那么微软现在,不过是在经历自我蜕变的痛苦。

在互联网大会期间,我们采访了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我们谈到了微软现在面临的挑战,比如移动互联网对微软的冲击、重组带来的变化和Surface遭遇的困境,也谈到了那些代表着微软未来的项目:Azure云服务,智能硬件、大数据和正在进行的前沿研究。至于好时代坏时代之争,或许大家会有各自的答案。

采访实录如下(为方便阅读,略有删减调整):

·关于移动互联网对生态圈的重构与冲击

PingWest:移动互联网正在进行一个生态圈重构,微软面临着什么样的冲击和挑战?

张亚勤:在PC互联网时代,有比较强的平台,包括微软。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有一些地方承载了过去,还有一些地方是颠覆性的。

比如说终端上面,在PC时代,主要是Windows加上Linux,而移动互联有Android、iOS、还有Windows。微软从PC走向移动,Android从移动走向PC,而苹果都在做。所以三国演义目前还是十分的激烈。在这个重新洗牌的过程中,整体来讲可能三家的实力目前基本相当,模式不同。我们可能在PC更强一点,Android在移动更强一点,苹果又有多元的互相渗透。

另外在后端,就是我们讲的服务器,也在做一个重构。这个重构包括亚马逊、微软、Google这样的公司。

至于能否成功,最重要因素将是开发者,所以大家都在争夺开发者。要吸引他们,需要三个要素,一个是你这个平台功能很强大,覆盖面广;第二个是开发工具和开发环境好。第三点是我开发可以赚钱。这些都很重要。

第二个因素就是你的合作伙伴。原来合作的企业,原来可能大企业多一些,现在也有中小企业,将来更多是初创企业。初创企业代表产业发展的趋势。所以微软为什么最近成立云加速器,就是希望初创企业适应,一方面是帮助他们,另一方面他们就是微软云自然的客户。这也是我们培养生态系统很重要的工作。

其实我对微软的平台不担心,对微软的技术也不担心,如果说我们哪一天遇到了很大的问题,就是这个生态系统没有移过来。开发者离开了我们,我们的平台价值不大,别人赚不了钱,这是挑战。我们采取了很多的措施,研发、扶持,增强自己的重构。

PingWest:这个对于小企业,或者是创业者来讲是一个利好吗,这种时代的变化?

张亚勤:对创新企业、小企业是一件好事。

因为第一点由于云计算,他们的创业门槛降低了,不需要买服务器,有了云的平台之后,他可以用租用的方式,马上把业务开展起来。他做好应用之后,可以放到云的平台上面,放到商店里面大家可以看到。就降低了创业者的门槛。

但是不利的地方太多了,现在大家这么多不同的平台,到底选择哪一家。看这么多应用的企业,真正能赚钱的,能盈利的5%,95%是亏钱的,这个时候就给大家更多的风险。

·关于微软重组

PingWest:前一段时间微软公司进行了架构的调整,研发这一块变化是怎么样的?

张亚勤:其实微软整个架构的调整,主要是研发的调整,别的东西都是跟着研发走的。这个调整有几个特点。第一个特点就是硬件加服务新的模式。我们原来是八个部门,现在变成了四个,一个是做终端的平台,一个是云的平台,Azure、SQL、大数据都在里面,还有一个是硬件加服务,还有一个是应用加服务的部门,包括Bing、广告、Office和Skype的服务。四个部门都是研发部门。过去等于是以产品为主,现在更中心化一些,这样我们的行动步调更一致化,和我们新的战略会更适合。

PingWest:这次重组对微软中国会有什么影响吗?

张亚勤:中国我们本来就是两大部门,一个是做研发的,一个是做市场销售。市场销售没有变化,我们研发里面会有一些调整。这个重组不是目的,重组还是为了实现我刚才讲的几个目标。我们的战略也没有错,我们的执行一直有问题,现在我们希望执行变得更敏捷、更顺利一些。

PingWest:以前像各个小集团一样,现在打散更有利于各个部门的合作?

张亚勤:是,因为现在必须合作。不打乱每个部门做自己的事,你想合作都很困难。现在我们计划在一块计划,云也是一样的,但是云我们已经做了调整。云的好处就是,云现在比较新,所以在成立这个部门的时候,相对比较一致。这次云的变化很少,做Windows Azure也好,SQL也好,没有什么变化,端的变化比较大。还有硬件,原来的硬件是比较分散的部门。

·关于Surface

PingWest:最近的Surface,因为年报发布它的收入情况,引起了一些讨论,它的销量和收入都不是特别的理想。这是否意味着通过模糊PC和移动设备的界限来满足消费者需求的路走不通?

张亚勤:Surface刚刚开始,是Windows 8的一个具体产品,用起来还是很酷的。但是整个的Windows8包括Surface,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体验,大家还不习惯,所以要经过一点时间。我们在8.1里面也做了一些调整,使得大家在转换的时候,更加自然,兼顾过去的一些东西。但是Windows8的方向是对的,比如说动态磁帖、还有优化触摸这种交互的方式,包括它多任务的系统,安全的模型,这些东西都是朝着未来的。我想用户用了一段时间之后,慢慢就习惯了。

第二点我们自己在销售的渠道方面,可能也并不是很完美。包括管理供应链的方面做的也不是特别的完美。所以说有那么一点点小波折。但是有一点我们对Surface肯定还是抱有希望,也会加大投入。现在我们不是在降低规模,而是在扩大规模,我还是充满希望。

我全家都在用Surface,经常有的时候也会说这不习惯,那不习惯。但是用了之后最终他还是在用,还是觉得带来很大的好处。

PingWest:Windows8推出之后,很多的厂商都在强调“变形”,这种“变形”其实也是在试图模糊平板和PC的界限?

张亚勤:对,Windows8出来之后,给了大家一个机会,就是有各种不同的硬件的创新。一体机、平板机、PC。PC、平板电脑确实界限越来越模糊了,这也是Windows8带来的好处。本来就不应该是分开的,为什么要分开。这些东西功能方面都应该是一致的,现在Windows8还是不错的,Windows8整个是一亿,这和比Windows7同时段分析还超前一点。

·关于Azure

PingWest:现在Azure已经正式落地快两个多月,现在它的发展情况怎么样

张亚勤:在中国我们落地是6月6号,整个的发展速度超过了我们的预计。我们开始落地的时候是Beta,公共预览版。根据第一期投入的服务器和数据中心的容量,我们说先开放给五千家公司,结果24小时就用光了。我们觉得挺好的,现在一步一步的让他们上线。公测我们也希望控制这样一个步调,让我们在上线的同时,可以知道企业需求什么,他们整个更针对化一些。

PingWest:像百度、腾讯和阿里也都有云服务,他们偏重点不同,有的是IaaS,有的是PaaS更多一点。Azure相对他们的优势是哪些?

张亚勤:我就讲一下我们的优势。第一点Azure可以提供三个层次的服务,IaaS、PaaS、SaaS。基础设施、数据中心、存储、计算、虚拟化、负载均衡这些东西我们是有的。PaaS我们也有,包括数据库的服务,通讯的服务,网站、Messenger各种服务我们上面都有。第三层是SaaS,我们现在最大的就是Office365作为服务,有Bing,有Skype上面的业务。这是我们的一个优势。

此外,我们云里有各种不同的模式,有私有云、公有云。Azure其实是公有云,中间可以混合。这样如果企业里面有一些服务器已经有数据,本身已经承担很大的计算量,我可以把这些东西很快的迁移到Azure上。或者不想迁移,想把新的业务放在上面,或者说流量大的时候放在Azure上面都可以。他整个的数据的格式,开发的模型,安全的模型,还有身份的管理都是一样的,完全平滑的过渡。三种云的支持,这是比较独特的。

因为我们做云做了很久,比如像SQL我们做了十几年,所以我们移到Azure上面,结构化数据库我们可能是做的最好的。我们上面有很多可视化的工具,包括Excel,还有新的像PowerPivot,PowerView等。Azure在中国等于是把全球的技术经验拿过来,然后再和本地的企业世纪互联合作,有更强的本地化运营的能力。Windows Azure和SQL,我们在上海差不多有500到600多个工程师在做这方面。

数据中心也是。从全球来说,我们现在服务器已经超过了一百万台,现在已经超过了Google。

PingWest:如何在三个层面做本地化呢?比如中国有很大规模的网游业务,有没有考虑针对它们提供一些服务?

张亚勤:这是特别好的问题,我们必须要有权衡,哪些方面我们会做PaaS,哪些方面我们做IaaS,哪些方面做SaaS,比如在Office我们就做SaaS做到底,有很多地方我们可能做PaaS,比如对多媒体服务,你可以用我们的压缩、解压缩、编码、转码内容的保护,别的公司可以在上面提供他的SaaS。

我们在移动方面有PaaS,在网站上有PaaS,但有的地方我们可能不做PaaS,而是做IaaS,让别人在上面建这个PaaS。目前在网游也好,电商也好,大家都可以使用我们IaaS的平台,但是我们目前还没有PaaS。

在中国要不要做PaaS,这是很好的问题,也是我们现在要思考的问题。

PingWest:和世纪互联的合作是怎么考虑的?

张亚勤:我们Windows Azure在中国找的合作伙伴是世纪互联,一方面当然他们有运营的实力,一方面也是考虑到这些政策和法律。我讲了很多次,微软在美国是一个美国的企业,在芬兰是芬兰的企业,在中国是一个中国的企业。来中国就要遵守中国有关的法律和政策,这也是我们的考虑。安全的问题有全国的安全的技术,中国有安全的条例,有安全的具体标准。微软绝对100%的遵守,我们做的更安全。

·关于大数据

张亚勤:这个数据可以是企业里面的数据,可以是用户手机的数据,也可以是传感器的数据,可以是实时的,也可以是非实时的。我们叫anytype 、anywhere。这些数据来了之后,我们做这些数据的分析。清洗、转换、重载,把它结构化。如果是从外面来的数据,没有结构化也没有关系。我们就把这些数据通过hadoop的方式把它整理出来。第三个层次很重要,就是呈现和可视化这个层次。用一种特别自然的,简单的、可视的图形的方式能看到数据结果,马上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我们有很多的工具。

在大数据方面,我们可能做的是比较早的。首先MSN和Office里面有无限的数据,Bing可能是最大的数据源之一。另外一点就是我们和社交网络有很多的合作,比如说Facebook、Twitter,我们每天搜集超过可能有几百个T的数据。从Facebook、Twitter来的东西,你15秒之后要处理好。因为那个东西过了15秒就没有意义了。

·关于硬件

PingWest:像智能设备这一块,比如智能手表,微软是怎么计划的?我记得之前你有说微软可能会推智能手表。

张亚勤:微软早就推过了。(PingWest:但那时候市场还没有打开。)我觉得可穿戴计算包括嵌入式这些东西,都会是一个方向。但是还没有成为一个主流,现在刚刚开始。微软在可穿戴计算方面肯定会有动作。这是一个比较长远的方向,但目前它和大数据,和PC、智能手机和Office还不是在一个层面上

PingWest:硬件都在深圳吗?

张亚勤:深圳主要是偏向硬件,现在我们所有的PC外设都是在深圳做的,像PC键盘、鼠标、路由器等。甚至包括Surface很多研发。Surface主要的研发是在美国做,但是深圳也承担了很多开发工作,Xbox也是如此。所有的制造在中国,差不多200亿的业务,这是很大的。

·关于前沿项目

PingWest:能介绍一下你们正在进行的前沿项目的研究吗?

张亚勤:很多。比如说我们在用户界面方面,包括运动的跟踪,人脸和人的识别,包括动画的效应、三维深度的分析,很多关键的技术。还有就是语音的语义分析、识别,和翻译。我们去年做了一个最酷的演示,这里一边说,那边就一边实时翻译。《华尔街日报》说它认为是最大的一个发明。

现在我们也在做智能城市,智能城市包括对于智能数据的搜集和分析,就是城市计算研究的领域。智慧城市我们现在叫City Next,是我们针对于城市的一种架构。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是怎么样获取数据,怎么样分析数据,怎么样呈现数据;第二是对于城市的管理者,城市的工作者和市民,怎么样把他们的信息连在一块,针对不同的角色,怎么样为他们提供服务。这基于我们云上面的一个中间值,我们叫做城市解决方案加速器;第三是合作伙伴可以在上面开发针对每个城市的云。所以我们的架构三个层次相当清晰,一个是基础层,一个是中间线,第三层合作伙伴。

过去IBM的智慧地球,是一个完全的解决方案,城市本身很难去运营,去修改它。而我们现在提供的等于是一个平台中间件,就像手机商店似的,你可以上面开发不同的APPS,这样成为可以真正吸引每个城市。这在中国是一个国家的战略,是城镇化的需求。第一批是90个城市作为试点城市,以后可能好几百个城市,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PingWest:在交互方面呢?

张亚勤:也很多,比如说,我们希望和电脑以后的交互越来越人性化。比如人的话我摸的东西是有感觉的,摸到铁上面,摸到木头上面是不一样的。但在屏幕上,更多的是用眼睛看,摸到的东西没有差别。我们正在做的一项研究就是,你摸到屏幕上对应的物体,它会通过电流让你感觉到有阻塞,让你对这个物体有实质的感觉。这将是新的一维。还有很多这样类型的东西。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