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7年前写了部“论语”,完美预言了百度现在的所有问题

提起百度的公司使命,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

上周百度集团更换新使命的时候我也愣了一下:百度的旧使命是什么来着?“简单可依赖”?

查了一下还真不是,百度的旧使命是“让人们最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简单可依赖”是百度的核心价值观。

但是相比百度的使命,在写稿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更有趣的东西——在百度的公司文化页面,明晃晃的挂着一块区域叫“百度论语”。这部分内容里收录(不如说是断章取义)了百度“厂长”李彦宏在各种重要“历史转折点”上的发言。

废话不多说,来看看百度论语怎么说的:

111

我相信使命几乎每个公司都有,不管大家提不提,比如在上一篇文章中我就列举了一些大公司的使命及其彰显的价值观。但要说在公司文化页面挂论语的,怕是只有百度一家了。我还真去大概搜索了这些论语的背景信息,查询到这些论语大部分是在2010年百度首次提出。

慧聪网一篇文章提到——百度总裁李彦宏在2010年入围美国《时代》周刊一年一度的100位“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评选的候选人名单时,公布了这29条白金法则。在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百度论语被添加到了36条,而多出来的7条是: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愿意被挑战、说话不绕弯子、百度公司没有政治、从可信赖到可依赖、只把最好的成果传递给下一环节、让产品简单再简单。

作为一个长期的百度集团观察员,我发现很多百度论语写得实在有趣啊,我挑几句翻译一下。

一定要找最优秀的人才

百度确实找到了顶级的人才,在技术部门上尤其明显。2014年百度找到了人工智能界的顶级学术专家吴恩达,不过吴恩达因百度内部的责权利分配问题待了两年就离职了;而在2015年,挖来吴恩达、时任百度研究院副院长、深度学习实验室(IDL)的主任余凯也离开百度;2017年,百度高级副总裁王劲也因“个人原因休息一段时间”离开百度创业……

在百度集团能站在这些位置上的都是很优秀的人才,相信百度集团也提供了顶级的薪水,然而优秀的人才都呆不了多久就走了。

让这些人才出走的原因,或许就是因为另外的几条百度论语——百度没有公司政治、打破部门樊篱。

百度没有公司政治

“百度没有公司政治”这句话出自2012年的百度公司年会。百度CEO李彦宏在公司年会中发表演讲,他坦言,过去一年中,他感到了成就感、紧迫感和幸福感。同时,他也解读了百度简单可依赖的文化,并称百度没有公司政治。

这个时间点也颇有意味,搜搜百度公司的“政治问题”,大体上都会联系到李明远。2011年,李明远被李彦宏请回百度,负责移动端转型;2013年,李明远晋升为百度副总裁,被称为百度 “太子”;2014年,李明远就进入了核心决策层;2015年时,李明远和张亚勤、向海龙是李彦宏手下的三驾马车;然而本来在百度一帆风顺的李明远在2016年因“贪腐问题主动引咎辞职”。

然而,大多数的媒体和业内观点都将李明远的结局归结为百度这个大公司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这件事情的另一个爆料版本是——此前一位认证为百度员工的用户在爆料平台上说,“宫斗剧中,太子犯了错,皇上即使想保也不得不顾虑众大臣的看法以表公正。此事中,太子被人抓住了把柄,百度游戏一直是腐败重灾区,不得已只有这个结局。好在保住了太子活路,没有移交司法,已经是Robin尽了最大的力。总之,Robin的日子不好过。”

打破部门藩篱

这个一直在传说的李明远的故事其实也牵扯到了另一句百度论语“打破部门樊篱”。

“打破部门藩篱”这句话出自2009年12月出版的《壹百度》上,李彦宏在这本书里亲自解读了百度成功的29条法则。让整个公司像一家小公司那样去运作,整个公司只做好一件事成为百度在搜索引擎市场站稳脚跟的原因之一。

然而,自2010以后,百度却不再像一家小公司那样去运作,也不再专注于搜索一件事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悄然来临让百度慌了阵脚,对金融、社交、电商、O2O多个领域同时出发的布局模式,也让每个业务都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

尽管3年前百度就开始押宝人工智能这个单一赛道,但依然没能让内部的藩篱被打破。在吴恩达离职的时候,许多传闻都指向了百度内部的管理混乱。

当时百度内部架构极其臃肿,才引出了这么多的产品以及事业部,不同事业部也有类似产品的孵化情况,但总体上看,主要原因是研究院和百度集团其他部门之间,人员和架构上有重叠,之间存在错综复杂的关系。

一位已离职的百度资深员工说,“百度搜索部门的数据很难会开放给其他部门的人用,拿不到这些数据就很难做出一些产品,甚至就连我们自己去查询一个数据,都要经过层层审批,所以别的部门想要数据做一些研究的话,没有(高级别的)人支持是非常困难的。”

而百度的中高层结构可能异常复杂,老派和新派、实干派和研究派,各种派系责权利分配有问题那是一定的,部门樊篱那也是一定的。

允许试错

这可能是百度践行的最好的一条“论语”。

2013年7月,百度宣布将全资收购网龙控股子公司91无线,总价为19亿美金(约合116.636亿人民币),尽管当时百度正苦于没有移动互联网入口,但不少人认为19亿美金收购的价格仍然是高得有些不合情理,百度对无线移动互联网判断有偏差。

而这几年,百度试的最大的错就是在百度的O2O战略,百度曾扬言压了几百亿在O2O上,然而O2O经历了一年就幻化成巨大的泡沫,最近百度外卖也要被卖了。

在面对创业时,李彦宏也提到过一个类似的观点——创业要敢于试错。而百度贴吧在商业道德上的持续试错,真是让“百度离破产只有30天”。

百度离破产永远只有30天

2012年11月,百度股价跌破100美元,更多的投资者对百度的模式提出了质疑。就是在这个时候,李彦宏提出了“百度离破产永远只有30天”的著名观点。

在这个口号一经喊出后,李彦宏便在百度内部推广起了狼性文化。狼性文化被百度解读为:敏锐的嗅觉、不屈不挠奋不顾身的进攻精神,群体奋斗。

然而百度的狼性文化逼出的正是百度员工的KPI。百度一位员工提到,狼性文化增加了业务部门的商业变现压力,2016年爆发的百度卖贴吧和魏则西死亡事件,与百度内部对“KPI”的追求是分不开的。

那一次,百度离破产好像都不到30天了……

好了,大概是这些吧,大家可以自己研究下百度论语体现的价值观。

越说部门没有樊篱,越出现了这么多部门竞争的问题;越说没有公司政治,又出现了一系列的责权利斗争问题;只是这一句“百度说离破产永远只有30天”,貌似还真差点说对了。这样看,百度论语几乎都是反着来的啊。

最重要的其实是这些论语公布的时间点。我查询到,现在的30多句论语中其实有20多句是早在7年之前李彦宏就提出的。

百度李彦宏说出这些论语的时候,这些问题其实还并没有那么明显。或许有另外一种可能,李彦宏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这些开国将领之间的争斗早早就被他看在眼里。

有趣的是,李彦宏说出这些话的那一年引入了王劲,王劲立下赫赫战功成立了多少百度的大部门,但王劲最后还是被部门樊篱挤走。现在陆奇来了,他也是为皇上解决这些问题而招来的封疆大吏呢。现在想来大公司管理层的管理、更迭,真是让人细思极恐啊。

其实作为一个动动嘴皮的观察人士,更让我心疼的其实是百度CEO李彦宏本人呢——老早就看到的问题,眼睁睁的就看着它们一个一个成为了现实。

“朕的江山,就这么完了呀。”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