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奖颁给 AB、李易峰到底错在哪里?

上周末关注影视圈的同学可能也留意到这则新闻——”小鲜肉”拿百花奖引坊间质疑,说的是青年演员李易峰跟 Angelababy 力压一众实力派演员夺得了今年百花奖最佳男配角与女配角的奖项,“百花奖打败了演技”、“面瘫式演技登顶”刷爆了整个社交网络。

著名编剧汪海林直接对李易峰的获奖表示不满:“大量使用文替,自己台词过不了关使用配音的演员也能入选,就非常不严肃。”

或许,这本就没什么出错的地方,百花奖的评选标准从来就是人气而非演技。

创办于 1962 年百花奖,是由中国发行量最大的电影刊物《大众电影》杂志社主办的群众性评奖,以“百花”命名是为了体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艺方针。而诞生于 1982 年的电影金鸡奖,以金鸡啼鸣并激励电影工作者闻鸡起舞,由中国电影家协会和中国文联共同主办,代表了电影行业最高的专业水准。

baihua film award 2016

许晴与冯绍峰分别夺得今年百花奖的最佳女主角、最佳男主角

两个奖项在 1992 年合并为金鸡百花电影节,隔年颁发,分工已然相当明确,金鸡负责表彰专业精神,百花则负责招揽人气。

回过头来看今年的百花奖,获得最佳影片、最佳编剧的《烈日灼心》实至名归。无论在类型片商业化的完成度,剧本、场景布置与摄影的严谨程度,同性恋题材的突破,一众演员的超常发挥,都刷新了观众对国产电影的期待上限。电影最后 3 亿的票房成绩也印证其商业的成功。

最佳导演则颁给了《寻龙诀》的乌尔善,相信这也是毫无异议的奖项之一,自宁浩之后,中国又多了一位能够驾驭亿元级别商业片的新生代导演。

再看看引起最大争议的男配角评选,同台竞争的有《老炮儿》的李易峰、《亲爱的》张译、《烈日灼心》中的段奕宏以及《寻龙诀》中的大金牙夏雨。从演技来看,后三者都是公认的好戏之人,其扮演的角色在影片都有出彩的戏份。但最后为什么颁的是李易峰,原因无他,人家粉丝多、人气高啊。

你不能说这是百花奖不专业的表现,因为百花奖的评选标准从来是唯人气尔,演员也无需透过百花奖获得专业认可。以《烈日灼心》的段奕宏为例,他与邓超、郭涛凭借难分高下的精彩演绎,共同赢得第 18 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的影帝殊荣。而到了百花奖,他只能参与竞选男配角。这看起来很不公平,but who cares ?

duanyihong

跳出影迷层面从大众的角度看,许多人其实还不认识段奕宏,自然也难以进入百花奖最终的考量范围。同理,我们或许注意到《亲爱的》中张译饰演的富豪一角,其细腻的演绎如何让人动情云云,但不了解张译这位演员。张译的名字估计还得到近期的《追凶者也》才更为外人所熟知。

当前百花奖的投票机制分为三部分:初选,观众投票和现场投票。初选的标准是“在全国院线影院上映且票房不低于 500 万元或在电视上收视不低于 3000 万人次的国产影片”,在此基础上,首先由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下属的院线经理进行初选,评选出 10 部影片作为候选影片;在初选名单中进行网络上的观众投票,最后从投票观众中选出 101 位评委现场投票。

不考虑舞弊,单从上述的机制看,百花奖的评选是去专业化的,同时极具商业导向与人气导向的。首先他必须要经过院线的把关,再交由大众投票,背后拥有海量粉丝的新生代演员或者说偶像很容易就从评选中突围而出。

liyifeng weibo

李易峰获奖后发的微博,注意点赞数。

我丝毫不怀疑,把李易峰换成鹿晗、吴亦凡甚至 TFBOYS 都有可能获得这尊百花奖。(吴亦凡以前可以,但受到桃色绯闻的影响,估计目前的人气有所下滑)

关于李易峰的演技、有没有串戏或采用文戏替身等问题,这里不想过多讨论。那些吐槽演技的朋友真有点矫枉过正,或许他们从来就不关心金鸡百花等国内的奖项,只是对李易峰或 AB 满怀恶意,刚好找到一个情绪的宣泄点。我更关心的是,这个时代我们更需要的是演员还是偶像?或者说一部好的电影更需要好演员还是好的偶像?

相信针对不同的群体会有不同的答案。毫无疑问,电影工业是一门严谨的光影工业,需要大量的专业人才参与制作(如导演、编剧、摄影、道具等等),演员的专业演出则是观众能够感知一部电影品质最直观的部分。

同时电影又是造梦机器,它营造一个或美丽或丑陋或欢喜或悲怆的新世界,成为普通人逃脱平庸现实的精神寄托,许多电影主演往往都会成为众人倾慕的对象,成为电影明星。

另一方面,在资讯发达的互联网时代,造星运动塑造了不少的偶像。他们不同于娱乐圈的前辈,必须先在某个领域(如歌唱、主持或电影)浸淫许久,不断磨练技艺,累积一定的业界认同与人气,才能跻身一线明星的行列。如今的偶像在出道初期或者借助某个事件或节目一夜爆红,携着高人气即可轻易进入到传统的影视行业。

而新时代的粉丝也不同过往,偶像育成的概念提高明星与粉丝之间的粘性,仿佛陪伴着偶像的成长,粉丝也会得到心灵上的满足。当网友抨击偶像 X 的演技多烂或者导演的片子太烂,X 的粉丝最常回应的一句话便是“你知道 X 有多努力吗”,便是粉丝们无条件包容偶像的表征之一。

jacky zhang movie

张学友的一生真是完美诠释“会演戏懂唱歌才是真偶像”

上世界 90 年代初,香港歌坛的四大天王刘、张、郭、黎也是在爆红后迅速参演各类电影, 除了个别有演技天赋(如张学友 1989 年凭借《旺角卡门》的乌蝇一角夺得当年香港金像奖的最佳男配角),绝大多数人在演艺生涯的早期都遭到不同程度的专业质疑,但这并不妨碍电影公司凭此拍出叫好叫座的佳作。

这在资本看来,引入偶像,利用粉丝经济来分摊电影上映后的风险,无可厚非。资本是逐利的,但电影是残酷且公平,光靠砸钱当然是办不成的。年初《叶问》保底的失败,年度烂片《封神传奇》的惨淡票房,无不印证着这点。

好的资本反过来亦能促使优秀作品的诞生,王家卫的《一代宗师》、许鞍华的《黄金时代》在项目启动之初凭借着导演的品质背书就能融到一大笔资金,无论最终的票房成绩如何。但是大导演就那么几个,电影项目却有成百上千,怎办?片方只能选用偶像出演来降低赔钱的风险。

影评人徐元在接受娱乐资本论采访时表示,早年的百花奖评选方法是让人们把《大众电影》杂志上的选票撕下来填了寄回去。那时《大众电影》的发行量有几百万,每个奖项都是选票投出来的,所以这个奖在当时公信力很大。“现在百花奖没有太多人关注,是因为《大众电影》杂志本身就式微了,也没有好好经营这个奖。”

人们之所以觉得百花奖颁给李易峰、AB 是一个莫大讽刺,与其说是对百花奖的不满,不如说是对中国电影现状的错位认知。

从票房规模、银幕数等硬指标上看,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的电影市场。但从青年演员的梯队培养,从电影工业制作的水平,从观众的观影习惯等软指标来看,所谓的“世界第二”仍是值得商榷的,邻近的韩国、日本乃至香港都有许多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观众所面对的电影市场良莠不齐,题材各异。你无法阻止《小时代》、《大话西游3》之流的圈钱行为,你可选择不看,抵制之;继而多去支持国产的良心制作,像近期就有曹保平的《追凶者也》。

那些总爱嚷嚷“中国电影没落了”却只肯从网上下载盗版资源,总爱吐槽偶像 X 参演的电影多烂却不愿进戏院支持好电影的人们或许很难意识到,中国电影的进步不是靠嘴上说的,而是靠你我的点滴支持、“用脚投票”而实现的。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