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厘岛没有“万众创业”

碧海蓝天,沙滩帆板,还有椰树林,如之前所讲,在 PingWest 品玩来到巴厘岛张罗与当地创业团队的 SYNC 2016 对话活动之前,我们对它的印象和很多到此一游的中国游客并无二致。

事实上,这座每年要接纳三、四百万游客的小岛并不缺少创业的种子和氛围。巴厘岛有独角兽 Uber 的渗透,诞生了“最好的 Windows 邮箱客户端” Mailbird,有一支独大的印尼版支付宝——Doku,也接纳着厌倦了大城市落叶归根创业者和用户体验设计师 Ketut Sulistyawati。在 SYNC 2016 Bali 上,我们与这几个团队的创始人、负责人聊了聊。

Uber 巴厘岛的办公地点位于 Kumpul 共享办公空间。/Photo by 郝影

Uber 巴厘岛的办公地点位于 Kumpul 共享办公空间。/Photo by 郝影

|到哪里 Uber 都是我们的最爱

Anggun Pradistha 是 Uber 巴厘岛的市场负责人,她告诉 PingWest 记者,目前巴厘岛 Uber 司机团队有数百人,仍然在以每周 15 人左右的速度在递增。每周约有 1000 人次出行。作为游客重镇的一个体现,其中 60% 的乘客是外来游客。整个的巴厘岛团队有 16 人,还有四个实习生(大陆的 Uber 团队也雇佣实习生,还曾因此遭来非议),主要通过远程办公来协作,Anngun 和同事常去的办公地点是 Kumpul,也是 PingWest 品玩在当地拜访的第一家共享办公空间。

和国内的情况一样,巴厘岛上 Uber 另外一个明显的优点是价格便宜,也是小伙伴们在半度假办工作的过程中常使用的交通工具。从酒店驻地到 PingWest 品玩参观的第二个创业空间 Hubud 往返 43 公里,中间停留近一小时,司机师傅一直耐心地等在约定的地点。行程时长总计 175 分钟,近三个小时,费用约合 68 人民币,这固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当地的消费水平所限。在接受 PingWest 品玩采访时,Anngun 并没有说明具体的资费信息,比出租车便宜是不争的事实。

支持比特币支付。/Photo by 郝影

支持比特币支付。/Photo by 郝影

|印尼版的支付宝 Doku

Doku 是印度尼西亚国内最大的电子支付服务商,目前在印尼国内没有形成威胁的竞争对手,原因一个是成立早、业务发展快,另一个是已经获得了印尼金融监管机构以及印尼官办银行的支付网关认证。

Doku 的产品主要分成两个部分,一个 2b,一个 2c。在雅加达 Doku 拥有超过 17000 商户用户,在巴厘岛的业务发展速度不是很快,考虑到科技和互联网还不是很发达,只有 100 个商户用户。

在雅加达,Doku 主要的商户用户是中小型企业(SMB)互联网科技公司比如电子商务 Uber 等等;在巴厘岛,主要的商户用户是旅游服务类的,比如住宿、餐厅等等。在个人用户构成上,雅加达的个人用户都是本国人,巴厘岛主要是澳大利亚和其他欧美国家的游客。从 Doku 的后台个人用户数据来看,巴厘岛旅游客来源国家排名:澳大利亚、英国、美国、中国。

从竹子中长出的充电线。/Photo by 郝影

从竹子中长出的充电线。/Photo by 郝影

|漂亮得不像 Windows 应用的 Mailbird

Mailbird 是一款 Windows 邮箱客户端,兼容 Gmail、WhatsApp 等账户,另外还通过开源项目允许第三方开发者定制应用插件。它连续两年被 IT World 评为最好用的 Windows 邮箱客户端。它三年前起步于巴厘岛最早的共享办公空间 Livit,是常被拎出来作为样板的创业故事,也集中体现着巴厘岛创业的诸多要素:

全球化,多样性,远程协作

德国、丹麦、澳大利亚、美国,Mailbird 总共 11 位成员的创业团队有着不同的背景,来自于世界各地,通过网络远程协同办公,总部在巴厘岛。Mailbird 的创始人 Michael Bodekær 同时也是前面谈到的 Livit 共享办公空间的创始人,Mailbird 总部设在巴厘岛的原因也就不言自明。

CEO Andrea Loubier 是一位出生在法国,童年生活在印尼的美国人,典型的 TCK(third culture kids,第三文化小孩),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有类似的经历。在跟随着父母兜兜转转之后,她最终回到了成长的地方。她告诉 PingWest 记者,Mailbird 有付费和免费两种版本,支持 17 种语言。Mailbird 在 2015 年拿到了天使轮投资,目前已经实现盈利,正在与投资者接触,寻求 A 轮融资。在 2015 年双十一国人忙着剁手的时候,Mailbird 发布了中文版“邮雀”,正式进入中国版市场,

截止到目前,Mailbird 只有 Windows 版本。不过 Andrea 告诉表示在之后会着手开发 iOS 版本,Mac OS 版将会在两三年到来。从给出的时间上,也能看出这座岛上的生活节奏。

Hubud 共享办公空间。/Photo by 郝影

Hubud 共享办公空间。/Photo by 郝影

|落叶归根的高材生和用户体验设计师

用户体验设计师  Ketut Sulistyawati 是巴厘岛本地人,在新加坡攻读硕士和博士。毕业后曾在新加坡工作多年,供职于惠普、戴尔等公司。终于,她“在新加坡感到厌倦了”,再加上家人也都在巴厘岛,Sulis 于 2012 年回到巴厘岛,成立 Somia Customer Experience

Sulis 告诉 PingWest 品玩记者,公司现在一共有 7 个人,主要的人在雅加达,在新加坡也有人,只有她自己在巴厘岛。大部分人在雅加达的原因是客户大多在雅加达。她们现在的客户包括 Google 和 EF英孚教育等,不限于科技公司。服务 Google 的内容主要是本地化方面,因为服务 EF 所以曾经去过上海(EF在中国的总部)。

|巴厘岛的局限与包容

除了新颖灵活的办公方式,更加开放更全球化的视野,以及多样化的团队成员之外,新经济与旧势力的摩擦在巴厘岛同样没有缺席。最直接的体现是 Uber。出租车司机群体、管理机构对共享经济的践行者 Uber 有着直接而明显的抵触和误解,和国内相差无几。2014 年 4 月份进入印尼市场的 Uber 终于在 2015 年获准在印尼首都合法化运营。

Bali Hubud PingWest SYNC 2016 Photo by Hao Ying Uber

而巴厘岛的创业氛围肯定不会是十全十美。这一点上,PingWest 品玩第一个拜访的共享办公空间 Kumpul 的创始人 Denis 有自己的回答,融资 VC 资源稀缺,旅游业兴盛吸引了很多海外游客购置房产,房价水涨船高。当地政府的支持力度远远比不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号角鼓吹下癫狂的大陆。而 VC、PE 资源上的短板也是 Kumpul 等同类共享办公空间计划在 2016 年以及之后的时间去完善的。

关于巴厘岛创业的大环境,前面我们采访到的用户体验设计师,Somia Customer Experience 创始人 Ketut Sulistyawati 并不讳言,“巴厘岛第一行业还是旅游,科技行业还很弱,毕竟没有很好的科技生态系统,”还不具备投资、税收、工商注册、写字楼租赁等一条龙服务。

可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慢的,慢悠悠的餐厅,慢悠悠的生活,还有慢悠悠的网速,于是共享办公空间的网络稳定性和连接速度也成了创业团队选择时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但巴厘岛也毫不遮掩地甩给我们艳羡不已的一些东西,全球化视野、团队的多样性。而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巴厘岛的创业者多是崇尚 co-workation 的数字游牧者:

他们有的为世界各地的科技互联网创业公司或媒体机构工作,也有人是摄影师、咨询师、法律顾问、画家以及各种各样的自由职业者。虽然职业各不相同,但他们每天都会聚集到一家名叫 HUBUD 的共享工作空间里,在完成当天工作的同时彼此交流,相约午饭和咖啡,或者下午一起去海边冲浪。

而这便是巴厘岛上别样的创业氛围,和别样的生活。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