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愚蠢的监管面前,做聪明且无畏的博弈者

 

John-Hurt-in-1984-001

我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5月初在北京参加GMIC期间,我两次在国家会议中心门口用“嘀嘀打车”,一次到安贞里,一次到中关村,分别加价10元和15元人民币。用过之后我的结论是:这要是放在美国和硅谷,这样的公司一定是能进入Y Combinator孵化器并被Andreessen Horowitz、Kohsla Ventures和SV Angel这样的顶级风投争抢着投资的。它界面简单便于操作,人性化且流程设计严谨,更重要的是它符合一项最基本的原则:Doing something people really want(做人们真正需要的事)。

但“打车软件”最近在中国的命运相当不妙。新浪科技的报道称:深圳已“勒令”出租车司机卸载叫车app,据传北京也即将对打车类工具进行整顿。接下来是你能想象到的:监管机构将升级“电召平台”,允许打车类app在“遵循规范”的前提下接入统一管理的电召平台,而被打车者和出租车司机双方接受的“加价模式”则被明确禁止。当监管模式升级到了“勒令卸载手机app”的程度,你除了瞠目结舌也不能说什么了。

再说一个监管者为人民群众操碎了心的例子:昨天,淘宝网官方发表声明,停止了在北京地区刚推出两天的在线“预约挂号”业务。哪怕这是一项免费的服务,但医疗机构和监管者担心,只能不了了之。

为了避免让读到这篇文章的人把矛头对准“中国式监管”,再列举一些近期在美国发生的监管机构为人民群众操碎了心了的例子:

众所周知,Airbnb是在美国甚至整个欧美世界颇为流行的在线“短租”平台,它解放了人们的闲置住房资源,允许将这些因为休假或短期离开的房屋资源“短租”给那些需要它的人们,这是“点对点”经济的一个优质案例。但这项服务近期在纽约被裁定为“非法”。理由是司法机构和政府都坚持认为:无论是自由住房还是租赁住房,29天以内的“短租”都是非法的,而如果租期在29天以上的话,所获得收入就要向政府纳税。就这么着,短期到纽约旅行的人少了一个租到便宜房的选择。

哦,还有Uber出租车叫车工具(看看美国的打车app是怎么倒霉的)。半年前Uber 开始在纽约市拓展市场,但很快被出租车公司组团告上法庭,称其“加价原则”违反纽约市城市规则。4月底,纽约州最高法院判决起诉无效,Uber从而成为纽第一款可以在纽约叫车的打车应用。Uber 于本周二晚上发布了纽约市打车服务。但时隔数日,纽约最高法院预审法庭的副大法官又发出紧急禁令叫停 Uber。

还有一个例子是关于最近非常热门的Google Glass。弗吉尼亚州立法机关试图立法禁止驾车时佩带 Google Glass,理由是Google Glass会影响驾车者本人的注意力甚至其它周围的司机,此前加州已禁止了驾车时使用手机导航——嗯,唯一占了便宜的只有传统的导航设备服务商了。

这下你也看出来了。生怕群众打上车、生怕群众挂上号、生怕群众租到便宜公寓,生怕群众开车舒服的,并不是只有中国的政府机构和监管者。在美国甚至世界的创新中心硅谷,也并不例外。

全世界的政府和立法机构都害怕打车软件、害怕在线短租、害怕Google Glass,害怕比特币——这简直是一定的。我们看到的是科技创新如何创造性地满足人们生活中迫切的需求,但政府和监管机构更多地看到的是它的不确定性和对自身利益造成的伤害:科技创新必然带来“去中心化”的产品和服务,它们充分地调动个体的力量协作,创造了自由人的自由联合,从而满足了彼此的需求。它们必然会减少和降低对来自政府的统一管理和调度的依赖,也就不再需要通过“纳税”的方式获得政府落后且迟滞的服务。于是,政府和监管机构就害怕了。

而另一方面,任何行业的传统企业和玩家,都本能地与政府和监管机构的利益绑定更深与更紧密——当遭遇科技创新挑战的时候,这些loser与监管者的同盟近乎是天然的。

这就是为什么几乎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政府和监管机构都在科技创新面前看上去显得愚蠢和冥顽不灵的原因。即便是“聪明”如旧金山市政府,也会在推动全市政府办公全面转向“云服务”的时候选择微软而不是更“聪明”的Google当作供应商——理由是微软选择让旧金山市政府自己掌握和“控制”服务器和上面的数据。

没错,这正是我要说的,科技创新从来都是自下而上的,激发自由联合而非宏观管理的;而任何的政府和监管者从本质上都是反市场的——因此,“让市场来决定一切”的劝诫无论如何无法打动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监管者。唯一需要做的,是如何成为“聪明且无畏”的博弈者。

Airbnb和Uber都是这么活下来的——动用一切可以被用来游说和影响公共舆论的资源。目前,TechCrunch联合创始人Michael Arrington已出来指责纽约监管机构在Airbnb被宣布非法一事上的荒谬,而主流媒体和社交网络也都先发起了对这一事件的讨论。此前,Airbnb在加州遇到监管阻力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而PingWest以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在做的,也是类似的事——之前我们并没有做过关于打车类app的报道,但现在,我们有必要说一句:生怕群众打上车,宁可官方涨价也不让司机和乘客自行议价,是自私、虚伪且愚蠢的。

Uber在美国各个州遭遇“黑车”和”破坏市场秩序“的指控时,它们也都充分调动公众舆论力量和在立法机构内部的游说力量,寻求尽可能多的利益同盟者和支持者。当然,这只是这场博弈中“无畏”的一面。更重要的,是如何做“聪明”的博弈者。

或许Airbnb仍是一个不错的例子——日后与纽约州法院的博弈过程中,或许去年底的纽约飓风期间,Airbnb与政府合作,为因飓风房屋遭受破坏的无家可归者免费提供“短租”住房的做法会成为它们“扳回一局”的加分项;另一个例子是移动导航工具Waze——PingWest曾报道过同样在飓风期间,Waze曾应白宫之邀在自己的地图和导航app上为迷失的驾车者标记可以使用的加油站,并协助政府调配加油站的汽油资源。在最近关于移动导航的监管争议中,Waze的处境似乎相当太平。

在中国这个流行“多难兴邦”的国度,在公共服务资源与公众需求几乎在任何时候都无法实现对称和满足的情况下,找到在漫长的过程中找到“边博弈边合作”的可能性,是“活下去”甚至活得更好的一个出路。除了打车和挂号的应用之外,现在有那么多求医问诊类、食品安全和空气质量类的移动app,其中又有哪个曾经没遭遇过来自监管机构和既得利益者的审视和质疑?但现在,至少它们中有一部分活得还不错。

只要口子打开了,就一定不会关上。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