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还需要快递员吗?

本文授权转载自:keso怎么看 (ID:kesoview)

作者:keso

11111北京望京。2016年10月15日

北京大兴区的一场火灾,让这个冬天的北京寒意袭人。悲剧之后,北京市雷厉风行地展开了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将严查违章建设的出租公寓,租户被要求限期甚至立即腾退,更多的人不得不离开这个曾经承载着他们梦想的城市。

不光外来务工人员受到影响,一些快递公司的分拨中心、库房和收发点也在专项行动中被查封或责令搬迁,几乎所有在京快递公司的收发件业务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影响。

某快递公司仓库负责人告诉记者:“快递员已经辞职,目前不派件,外地寄过来的快递会被退回。”有淘宝店贴出通知,北京地区的订单元旦前暂不发货,希望北京用户慎重下单。

受大整治行动影响,大量居住在城乡结合部的外来务工人员一夜之间失去居所。北京市安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说专项行动是在驱赶‘DD人口’,这是不负责任、毫无根据的,没有‘DD人口’一说……在这个问题上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这让我想起了法国作家阿纳托尔·法郎士的那段在中国很出名的话:“在其崇高的平等之下,法律同时禁止富人和穷人睡在桥下、在街上乞讨和偷一块面包。”

不管有没有受到刻意的驱赶,事实是相当一批劳动者将会或者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以一种不情愿、不体面的方式。也许是对舆论压力的回应,这几天有报道说,某些地方已经暂停了断水断电等粗暴手段。

今年初,我在《打不到车的冬天和没有服务员的城市》这篇文章里说过:

我不知道被“疏解”出北京的都是些什么人,我也不知道非首都功能具体包括什么,我所知道的是,网约车司机、快递员、保洁员、外卖送餐员、餐厅服务员、洗车员、水管工、楼下水果店勤劳的小夫妻,以及在这个城市不同的角落忙碌的千千万万个普通人,他们的工作确保了这个城市仍然适于人类生活。尽管这个城市雾霾如此严重,交通如此糟糕,还有其他的数不清的问题,但有他们在,有他们一直在服务,他们所做的工作,就是我心中的首都核心功能。

是的,我想象不出一个没有了这些人的城市,那将是个什么样的城市。

我的不少朋友都认为,北京这座一直以开放著称的城市,这座以“爱国、创新、包容、厚德”为城市精神的现代都市,正变得越来越不待见外来者。2020年前,北京市仍有200万待“疏解”的名额等着他们去填补,执行者担心的不是断水断电的人道问题,而是完不完得成指标的政绩问题。

我想赞扬一下京东,因为我看到了这条短信,对于在专项行动中受影响员工表示关怀的短信,这是我所知道的第一条这类短信,它让这个严冬有了一丝暖意:

640-26

不久前刘强东还公开表示,京东的快递员的平均收入高出行业50%以上。在快递、外卖行业仍然把劳动力成本当成核心竞争力的时候,京东坚持让快递员活得有尊严,坚持不用劳务承包的方式规避给予劳动者的五险一金。

作为电子商务的用户,作为接受快递、外卖服务的消费者,我们不能一边享受着低廉的配送服务费,一边责怪这些快递员,为什么要住在那些又脏又乱,有着安全隐患的危险地方,为什么不住进高档社区或者五星级酒店。这种责怪看上去像是得了“何不食肉糜”的真传。

老实说,我不知道政府如何看待快递这个行业,以及快递员这个职业,北京这座城市是否认可他们,需要他们?作为消费者,我也不确信我在多大程度上能接受快递价格的大幅上涨。作为同样怀揣梦想的市民,我们意愿给予快递员这个职业多大的尊重?我们意愿给予他们的梦想多大的尊重?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