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矿工简史:从内蒙到四川,一个500人微信群的故事

编者按:7月17日晚,在品玩Live的《比特币、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入门私教课第二节课上,作为国内比特币行业发展的直接推动者之一,资深的比特币矿场主郭宏才讲授了比特币的基本原理历次涨跌背后的秘密,以及他参与和主导的比特币矿场的诞生和发展

我们整理了一小部分课程的文字实录如下:(扫描文末二维码或上课链接,可回放查看完整视频内容,以及参加接下来的3次课程)。

11

……

比特币从2008年开始启动,到09年创始区块的出现,甚至一直到10年和11年都只是中本聪自己一个人在运行这套程序。在早期这个极少数人参与到游戏里,大家运行一个软件,这个软件既是钱包也是挖矿软件,进行P2P转账。

但是当已经有交易所开始上线交易了,比如最早的交易平台日本Mt.Gox,中国也开始出现了BTCChina。这个时候行业开始发生了变化,因为比特币有了价格(兑真实货币)。

到12年和13年,价格开始上升,尤其是塞浦路斯危机之后,有很多人开始对比特币感兴趣进行投资。这是第一次出现比特币暴富的故事,这也只是比特币500块钱的时候。

在比特币兑换价格到100美金时是最疯狂的,因为是从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从一文不值到100美金。

中本聪把密码朋克邮件小组里的几个技术:时间戳技术、PoW技术、哈希算法技术、分布式记账技术……整合在一起,再加上他的区块链的技术,做了一个PoW挖矿的机制,来产生了全球人人都可以参与发行货币的密码技术,比特币诞生了。

最早,所有人都是矿工,因为所有人都可以用自己的电脑挖矿,好一点儿的显卡算力强一点,一台电脑不够就买四五台。当交易所开始上线交易,比特币有了价格,就有人为了奖励来增加算力,于是开始出现矿工群体,但他们也只是用家用电脑来挖。

随着比特币进入第二个阶段,从家用电脑进入到GPU显卡挖矿,一台电脑开始不够了。有的人发现,一台一天运气好的话能赚50个比特币,就买了10台电脑,甚至有人把网吧电脑全包了,交了网费之后使劲挖,因为网吧里装的都是好一些的独立显卡,打游戏的显卡算力更大。当人们组织专门的网吧集中挖矿,算力暴涨进入了第二轮,很多人赚到了很多比特币,人们觉得比特币有支撑,于是进入了上涨行情,到了5-10美元的阶段。

也有人发现可以用GPU里运算的最核心的晶元,做成一块板子。只用电脑里最核心的部位,其他的部分都不用了,做成一个叫做PGA的集成显卡,于是就进入了比特币挖矿的第三个阶段——FPGA。阿瓦隆的南瓜张,做成了国内第一个FPGA,第二个人是中科院的烤猫。FPGA就是把很多显卡集成到一个板子上去挖矿。

但是这第三个阶段过得很快,南瓜张和烤猫在网上发帖子,说要做一个专门的ASIC的专业矿机来挖比特币,真正的矿工才迎来了第一波人。用电脑显卡挖矿算力太低了,因为用电脑运行挖矿,只有一小部分在运算,如果能把这一部分拿出来集成在一个板子上,板子不够,芯片其实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所以,于是他们开始做130纳米的阿瓦隆和烤猫矿机,开始PK占领市场,在13年造出了110纳米的ASIC矿机。

比特币矿机的进步完美的印证了摩尔定律。第一代矿机从110纳米跳到65纳米只用了半年时间,65纳米到55纳米也只用了半年,再半年后是40纳米,再4个月后是28纳米,再1年不到的时间,16和14纳米同期出来了。

我是14年底的时候决定开始挖矿的,到内蒙包头,最初以云计算项目立项。

简单来说,就是矿机托管。有人造机器,有人买机器,有人没地方放,那放到我这里给你托管。你要是放到IDC机房非常贵,一度电3块钱,但是放在我们这里,只要8毛钱,很便宜。(现在听着贵,但在当时是很便宜的),于是我们通过矿机托管,赚了第一笔钱。

第一代矿机是烤猫和南瓜张,第二代是翟文杰的龙矿科技,第三代是后来居上的蚂蚁矿机。

蚂蚁做55纳米的时候,正好是币价比较高的时候,阿瓦隆和烤猫都在竞争研发40纳米,放弃了55纳米,于是55纳米一举成功。那个矿机叫S1,是蚂蚁最好的一代矿机,挣到了不少钱。但也有卖不出去的机器,就以联合挖矿的形式放出去。

山西的第一个矿场,是赵东他们搞的,李笑来也有投资,对外托管是9毛钱。同期我们也在内蒙建了矿场,这个矿场容纳了全世界比特币接近20%的算力,当时非常壮观。矿机生产商都忙于生产机器而不是矿场,大规模矿场就内蒙这一家。

龙矿科技的翟文杰,也有机器找地方托管,他当时在东莞和记黄埔的一个空厂子里,组装了第一个矿场。但是电费太贵了,1块2,搞不下去,于是搬到了内蒙来。后来是蚂蚁矿机,我和蚂蚁联合挖矿,找了资金支持蚂蚁的发展。把蚂蚁矿机的剩余产能全部拉到内蒙。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矿机行业后面拼的是电费。如果能找到更低成本的电费,那利润就更高。

我们当时的电费成本是3毛多,经过了多边交易。但这个成本依然是贵的。14年进入15年的时候,比特币从8000跌到1500元,经历过一个寒冬期,死了一大批相关的企业。我们意识到挖出来的比特币不够抵电费了,于是给大家降电费,从8毛降到6毛5,5毛5,4毛5,4毛……

不能再降的时候,我们开始寻找新的矿场,去了四川。

从雅安开始,开车沿着川藏线一个一个的看水电站。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水电的资源已经丰富到了过剩的程度。西部大开发,开发了过剩的水电,到了夏天用不掉,当蓄的水超过安全水位,电网公司就只能泄洪放水。

我开始找他们买电,但他们说不能卖给你。因为国家有规定,电厂不允许私自卖电。我想干嘛非要买呢,换个模式谈,我不买,我回收,把你水电站的弃能储存回收。每年泄洪扔掉多少水也就是扔掉了多少电,一计算,发现每个水电站一年要扔掉几个亿人民币的电,白白扔掉了,非常浪费。你扔掉部分,我提个方案帮你储存起来,把水能变成新的能源——比特能,于是产生了能源货币的概念。

我们精算的结论是,大约3000吨的水电能产生1个比特币,每度电成本1毛钱。于是就出现了新的盈利模式。当然后来这个数字就涨到1万吨、2万吨了,和比特币挂钩了。

我自己一个人做不了,就在一个叫矿机封闭会议的微信群里,把这个模式分享给了大家。

水电站老板们自己也知道以前浪费电能太严重,白白扔了很多,但有了比特币电池的这个概念,帮他们更有效的使用了能源。这里还有更高效的集装箱方案,矿机放在集装箱里拉到电厂,非常简易,10天安装完毕就可以使用,就像一块放在水电站里的电池,把水能直接转化为比特币存储。

170223080556481

比特币矿场/图

现在,全球比特币算力的75%以上集中在中国,而中国40%全部在我去过这条线上的各家水电站,100家水电站里放着大大小小的矿机在挖矿。

比特币价格在1500元横盘了很久,在那时的卯定,就是和水电在一起。

而比特币挖矿,也从此就变成了只是一个微信群里500人的故事。

……

报名品玩Live查看完整课程内容

—————————————
课程预告:

周三(7月19日)的晚间,郭宏才将在品玩Live开讲第三节入门私教课课《以太坊和ICO》。报名地址:http://m.qingkeyun.cn/web/course/rwtekv4g.html

 

22121_c5d6ffc76d2637c694f26f35ace0e6cc

你可能感兴趣的: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