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已到:暴雪爸爸总能洗掉你的脑子

暴雪爸爸的新作《守望先锋》(OverWatch)上市已经快一个月了,几乎社交网络的每一个角落都在互相交换“吸毒”(即指玩《守望先锋》)经验,这个 FPS 游戏到底凭啥这么火?

1、大卖!大卖!大卖!5 月 24 日上线,仅 40 个小时后,《守望先锋》中国本土的销量即打破 4 年前《暗黑破坏神 3》保持的 100 万份纪录,不知道满一个月时能给出怎样的成绩单。

2、剑指全球游戏界第一热门的宝座。据权威机构 gametrics 在 6 月 17 日公布的数据,统治韩国网吧长达 4 年的 MOBA 类电竞游戏《英雄联盟》的占有率被《守望先锋》超越。自从《英雄联盟》2012 年击败剑灵公测之后,统治了韩国网吧长达 202 周,从来没有一款游戏能把与《英雄联盟》的网吧占有率差拉近到 10% 以内,《守望先锋》创造了历史。

3、在全球最大的成人视频网站 Pornhub 上,以 overwatch 为关键词的成人视频最多的浏览量高达 170 万,有 85% 的观众表示喜欢。很少有一款大众游戏能在成人视频领域获得如此大的关注度,正是《守望先锋》的美术风格为其带来了“屁股先锋”和“守望屁股”的称号。

1462952587587936

除了这些数据和屁股梗之外,“午时已到”、“天降正义”、“我看到你们了”——从《守望先锋》的角色里流传出来的这些国语台词不仅对它的中国玩家完成了洗脑,并且正在像传染病一样由玩家们带向各大视频网站、直播网站。每天中午 12 点,斗鱼等游戏直播平台上各个主流游戏的直播间就会纷纷刷起“午时已到”的弹幕。就像每日祷告一样,中国玩家在用这种形式向暴雪爸爸和麦爹(“午时已到”的角色麦克雷)表达着自己的敬畏与尊重。

所谓“暴雪出品,必属精品”,没有一家游戏公司(包括现在当红的拳头和 V 社)能当得起这个称号,暴雪几十年如一日地持续生产神作,影响了几代玩家。像“午时已到”这种洗脑游戏台词就是一个可以印证的侧面。


从《魔兽世界》开始,快速增长的中国游戏市场让暴雪必须认真起来,引进中国本土的游戏也开始有中文配音。相信不少玩家都记得,在《魔兽世界》最受欢迎的年代,伴随着高强度长时间的游戏,有一些基本的提示台词你可能永远都忘不掉:

“太远了。”

“我离得太远了。”

“我需要面对这个目标。”

“怒气不足。”

“你的能量不足。”

“我无法这么做。”

当然,这些台词都是让你抓狂让你焦虑的来源,它们的优势就是高频。与此类似的还有常见 NPC 对话时的开场白或结束语,根据阵营、种族、势力不同也各有风格:

藏宝海湾地精:“时间就是金钱,我的朋友。”

侏儒:“天哪你真高。”

牛头人:“愿风指引你的道路。”

还有一类,出自《魔兽世界》里的著名角色,有具体的故事情节,还非常中二,受到更多游戏玩家的喜爱:

伊利丹:“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提里奥·弗丁:“我见过最高尚的兽人,也见过最拙劣的人类。”

恶魔猎手伊利丹·怒风: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恶魔猎手伊利丹·怒风: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在延续了魔兽背景的《炉石传说》中,由于搭上了社交网络的春风,许多台词就连没玩过游戏的人也都耳熟能详。比如战士职业加尔鲁什投降的时候,那句“我选择死亡”充满血性,含着不屈不饶的意志,气势惊人。还能搭配各种场合错位使用,如果你在 KTV 里听老板唱歌,耳膜被摩擦摩擦,你就可以说“唱得好!我选择死亡!”,非常有奇效。(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几乎每一张《炉石传说》的卡牌都会有相应的中文配音台词。在玩家们的游戏互动和社区交流中,有的卡牌要么因为经常被使用,要么因为能产生翻转战局的戏剧效果,要么就是干脆具有某种魔怔的能力,反而会产生台词替代了卡牌原本名字的效果。

吵吵机器人:“你好!你好!你好!”

死亡之翼:“我,就是力量的化身!”

雷诺杰克逊:“我们要发财了!”

加尔鲁什:“我选择死亡!”

加尔鲁什:“我选择死亡!”


回到《守望先锋》,随便去哪个游戏社区逛一下,与我一样被这个游戏里台词洗脑的毒友恐怕不在少数,由此能吟诗作赋的也不足为奇了…

空山新雨后,冻住不许走。
垂死病中惊坐起,正在前往努巴尼。
东风不与周郎便,正在占领目标点。
庄生晓梦迷蝴蝶,流金哇卡呀酷烈。
僵卧孤村不自哀,造的起也砸的坏。
莫笑农家腊酒浑,发现敌人传送门。
月明星稀,天降正义。
山不在高,午时已到;
水不在深,在这停顿。
枯藤老树昏鸦,死吧死吧死吧
采菊东篱下,随意开火吧。
风急天高猿啸哀,炸弹轮胎滚起来!
芳草鲜美,吃我一锤。
沉舟侧畔千帆过,正在前往多拉多。
关关雎鸠,英雄不朽。
夜发清溪向三峡,正在前往漓江塔;
春色满园关不住,正在前往好莱坞。

109-1509230126293B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