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以预测下一次资本寒冬吗?

专访一级市场数据库FellowPlus创始人郭颖哲:人民币基金的崛起、数据的开放,将会彻底改变中国资本市场的运行规则。

2015年6月15日是许多中国人难以忘怀的一天,沪指震荡下挫尾盘跳水,当日跌幅2.00%,险守5000点,创业板指暴跌5.22%。疯牛结束,长达一年的资本寒冬突然降临。

股灾的影响对一级市场的影响稍慢一些,此时大多数的创业者还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两年将进入最艰苦的日子。FellowPlus的创始人郭颖哲松了一口气,她的公司在两个月前刚刚上线了产品,总算是在黑天鹅出现之前完成了Pre-A轮的融资——许多没有成功越冬的创业者都曾悔恨“如果早知道资本寒冬要来,早点拿钱就好了”。

在《一财》和经纬的工作经验让郭颖哲对冬天的来临有一个直觉上的预感:“我并没有预测到股灾,没有人能预测股灾。但是我当时觉得这一轮可能已经到顶了,当时的O2O泡沫已经非常严重,如果有一家大一点的公司出现问题,可能同样会引发整个市场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资本市场是有周期的,我们要习惯周期,与周期共舞。”

FellowPlus是一个一级市场数据公司,用更直白一点的话说就是创业投资数据库,你在FellowPlus上能够查到一家公司的成立时间、主要团队、工商信息、历史融资记录、投资记录。还可以查到投资人曾受雇于哪些投资机构,投资机构曾投资哪些项目,在哪些领域的布局等等。

如果你在股灾之前深度挖掘过FellowPlus的数据,可能会和郭颖哲产生相同的预判。

“但FellowPlus不能预测泡沫什么时候破,没有人能预测准确的时间点和泡沫破裂的导火索,但你能看到泡沫有多大,未来一段时间有多危险,这是个概率问题。”

数据是一种资产,结构化只是让资产有效利用的第一步

说起一级市场数据库,有一家一定绕不开的公司——IT桔子。几乎所有投资人、创业者和关注创投、财经的媒体人都使用过这家网站,IT桔子是第一个将一线市场数据库模式引入中国的创业公司。

2013年5月21日,IT桔子上线,这曾经“动摇”了郭颖哲创业的决心。“我当时挺祝福他们的,因为我觉得中国终于有这样一个工具了。我觉得这个东西会让我们身处于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至于我是这个东西的推动者、旁观者还是使用者都无所谓。”

一个“好用的、通过定量的数据维度去衡量商业公司的工具”是她很多年来的一个强需求。毕业于厦门大学新闻传播专业的郭颖哲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国内的知名财经媒体《第一财经报道》,那时她的工作方式就与其他记者不太一样:“当我开始报道一家公司的时候,我希望能把这家公司的所有竞品和行业上下游公司全都看一遍,而且最好是能用数据指标去梳理出这些公司的优劣和关系。”

当时就有朋友对她说,这已经不是在写报道了,而更像是在做行业研究报告。这成为了她之后离开媒体进入投资圈的一个重要原因。

IT桔子上线的那段时间,郭颖哲已经完成了身份的转变,在知名投资机构经纬任职。

“VC中投资经理的工作其实是这样一个过程:每天和不同的创业者聊天,以机构的一套科学的评价标准去形成一份份的文档。这个文档是什么呢?就是让那些没有与这个项目接触过的机构内其它工作人员能够直接拿来了解这家公司这个团队。”

如果说之前在媒体工作的经验让郭颖哲有了“需要一个数据工具”的念头,那么在经纬的这段时间则让郭颖哲逐渐清晰了这个数据工具应该做成什么样子、满足什么需求。

郭颖哲认为,在创投行业的资产并不只是指钱,这个行业中有三种比钱更重要的资产:创业公司、基金公司、投资人(GP)。

对于基金公司来说,创业公司是他们的资产,创业公司的好坏决定了基金公司的营收。而对于基金公司的投资者(母基金和LP)来说,基金公司和GP则是他们的资产,基金的上游将钱投给基金公司或某个投资人,其逻辑与基金公司投资创业公司相似。

fellowplus-1

知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的投资偏好

所以本质上,链条的每一个环节都是资产,并且有着比较强的网状关系——一家投资公司的多期基金可能有不同的回报率,那么回报率最高的那一期基金是由哪个投资人主导的,又是哪些项目带来了高回报率,这个投资人是否在另一个领域曾经导致过一个很低的回报率。

数据结构化只是将这个行业中重要资产以清晰呈现出来的一种形式,而挖掘资产之间的网状关系则是FellowPlus与其它一级市场数据库之间的主要差异。

“我觉得这些需求依然没有被满足,而且刚好从经纬离开之后我觉得我的商业思维日趋完善,所以就决定创业了。”

从“自己的商业模式”看到VC行业的未来

产品上线之后,郭颖哲和她的团队立刻变成了一个“营销团队”。每天都在微信里向过去的媒体、投资行业的同事朋友推销FellowPlus这个新工具。媒体和投资圈都是信息敏感型行业,所以FellowPlus很快就收获了不错的口碑。

然后,资本寒冬的来临不得不让“刚刚开张”的FellowPlus开始尽早的思考商业模式。彼时,一级市场数据库这个行业,FellowPlus已经不是第一个、第二个,而是挤在这个狭小赛道里的众多跑手之一。

所幸的是,这个领域内几乎所有的公司都没有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所以其实大家依然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对数据库有需求最高的人也就是对资产信息化需求最高的人……我们一开始想的是投资人这一端的资金比较充裕,所以想把他们作为服务对象,后来发现不行……中国的一线投资人在对数据库产品上的付费习惯也不是很好。”

在中国有两种投资“人”,一种是比较正规的投资机构,有自己的一套完整的运作方式。在人员编制上,会有专人进行市场研究撰写行业研究报告,郭颖哲之前就职的经纬就属于这一类。对这类投资机构来说,数据收集和分析研究是他们内部核心工作的一部分,不愿意“外包”给一家第三方机构来做。

另一类则是真的“投资人”——有投资能力的高净值个人,他们的投资可能是低频行为,其所管理的个人化基金也没有完整的运作模式。但他们更倾向于投自己熟悉的领域、相信自己熟悉的朋友,也不愿意为“理客中”的第三方机构数据付费。

许多FellowPlus的竞争对手在这一步就被自己将死了,郭颖哲则在思考谁比投资机构更有钱,更有付费能力,同时却更缺乏对市场的判断和完整的运作能力。

fellowplus123

一级市场资管,是FellowPlus找到的数据变现方式

最终,她在VC的上游找到了母基金和产业基金——这类基金总资产管理规模资金量从数十亿到上千亿不等,但管理人数往往只有寥寥几人。它们距离一级市场最远,但进入一级市场需求最迫切,最需要有人告诉他们如何进入这个庞大的市场。

郭颖哲说FellowPlus刚好可以帮助他们“用数据去投资”,而不是走上“靠直觉、人脉和固化经验去投资”的歪路,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种幸运。

“中国的投资机构,可能需要换一种全新的姿态。”

在发现了来自风险投资公司上游的巨大市场之后,郭颖哲想到的并不是FellowPlus找到盈利模式了,而是意识到了中国资本行业即将发生的变革。

人民币基金的崛起和风投未来的位置

与外国一些地区相比,风险投资在中国依然是一个较为年轻的行业。都说中国的VC撑起了中国互联网,又撑起了移动互联网行业。但如果回顾过去几年就会发现,其实大多数的中国互联网创业公司,还是美元基金在驱动。这导致了中国投融资领域的双重脆弱性:

一方面,这些中国的许多互联网公司都接受了美元投资。但这些公司是中国本土的公司,在退出渠道上又期待人民币基金或国内上市。因此创业公司的发展既受中国经济周期的影响,也受美国经济周期的影响。

另一方面,抱着赚快钱和挖金子心态进入中国的外国资本对培养中国本地的产业生态兴趣不大,追求的是每一期基金每一个案子的超高回报。

除中国外,世界上创业氛围比较好的另外两个地区分别是美国硅谷和以色列。前者形成了较好的内部循环,后者则是形成了“世界孵化器”的模式。一个是不断的孵化能够在硅谷内部找到下家的新技术、新产品和新应用,另一个则是为全世界的创业和发展提供了大量优秀的技术型公司。

而在中国,走向上市,走向敲钟,几乎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唯一退出机制。

而产业基金和人民币母基金的加入,正在让这种情况好转。

“产业基金和母基金其实对’高回报率‘的渴望其实不如一线风险投资机构那么迫切。因为其实在中国,你要说服一家母基金的管理人’投资人工智能比房地产回报率更高‘是不太现实的。”

而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人民币母基金和产业基金的出现,一方面是政府的政策引导,另一方面也是许多钱赚的足够多的大企业开始对自身和房地产产生焦虑感——在互联网迅猛发展之后,他们意识到要为自己未来10年、20年乃至百年的产业做出布局。

因此大多数的人民币母基金和产业基金,比起回报率来说,他们更在意的是“哪些技术、领域、行业和企业能够对我原本所在的行业产生巨大的影响和变革?”

FellowPlus如鱼得水,通过数据库和深度挖掘,他们既了解终端市场的风向,又了解一级市场各家基金的表现。一手连接基金,一手连接母基金,成为了母基金和产业基金的买方财务顾问。

fellowplus-3

可方便筛选出同时关注人工智能和智能硬件的投资机构,免费版可查看基础资料,付费后可查看各机构退出情况分析等更为详细的数据

在服务资管客户的时候,FellowPlus会从母基金和产业基金自身的产业需求出发,去帮助他们分析资产应该如何分配:哪些技术对他们有益?为了促进这些技术的发展需要投资哪些行业?这些行业处于什么发展阶段?头部公司有哪些?这些公司被哪些投资人和投资机构投过?产业基金应该花多少钱在天使轮、多少在A轮、多少在成熟期、多少去做并购?

然后通过FellowPlus的数据库分析出哪些投资人、投资机构符合产业基金的需求,这些投资人在产业基金关注的哪些领域和阶段表现出色能够帮助帮助产业基金完善整个链条的哪些部分。产业基金完善整个链条的哪些部分。

从这个流程你可以看到,与一级市场风险投资机构不同,产业基金的每一笔投资,都是为了在某一个领域的生态做出补足——他们的投资逻辑并不是押中一个百倍回报企业,而是希望行业内的每一个企业都有更好的未来,形成全产业链的整体回报。

郭颖哲认为,这样的模式会让中国的投资生态变得更健康——创业者抗周期的能力会更强,投资机构的退出压力会更小,消费者会体验到更完善的产品,而经济环境也会因此转入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发展。

“我们的理想是成为股权融资市场的煤水电,但我们现在还不是,因为这个市场现在还缺少太多的先决条件。连接产业方与一级市场基金,打造一个更为透明的数据环境,是朝着这个方向所迈出的第一步……”

“为什么创业者一次融资那么慢?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核实各利益方所说的是不是真的,这就是不透明为整个行业带来的问题。虽然做到完全透明是不可能的,但在美国,情况会好很多。”在郭颖哲的理想中,一个高度透明的一级市场交易的速度会和股市一样迅速,“当我们把这些基础设施都搭建好的时候,市场会自然生长的比现在更好。”

4月19日周三的下午,FellowPlus将发布他们的2.0产品,并且在发布会上分享更多关于一级市场和创投的趋势。在采访结束的时候,在我的强力要求下,郭颖哲用个人经验“预测”了一下从2016年末开始回暖的本轮资本周期,将在何时再一次进入寒冬。

郭颖哲说,还是要关注数据,粗略的说,可以用A股排队企业数、每月过审数和现在一级市场上有潜力上市的龙头公司做一下计算。

“我觉得可能在明年(2018)年末,这依然是我非常个人的直觉。真正的洞见没有那么显性,数据只是提供发现的基础,在这之上的结论还是要依靠人的主观判断才能形成。”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