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微商和主播都来走今年的戛纳红毯了!

去戛纳蹭红毯的人年年有,但往年总是鄙视链清晰:带竞赛、展映作品去的看不起去宣传电影的,去宣传电影的看不起不演电影全靠厂商邀请的。

今年突然搅进来的一股奇葩势力打破了鄙视链:网络剧主演、直播平台主播和微商也来了。这些跟电影节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为什么能走上了戛纳红毯?当然是发展迅速的互联网娱乐产业的功劳。

照这样下去,明年我们是不是就能在戛纳红毯上看到《奇葩说》《吐槽大会》之类网络综艺红人们了呢?

戛纳红毯的“鄙视链”:不是所有明星都演过电影

电影节红毯也是名利场,戛纳电影节的红毯就有着明确的鄙视链条。鄙视链的产生并不稀奇,名正言顺来走戛纳红毯的明星未必都是“带着作品”来的,有些甚至连电影都没演过。

还记得“毯星”这个词的由来吗?有一年媒体在戛纳电影节上问巩俐“对没带作品来走红毯的明星怎么看”,巩俐回答说:

“我希望用最好的形象来代表中国,代表中国的电影,代表中国的演员。对于我来说,有十部电影参加电影比赛,我肯定会走十次红毯,因为我觉得我要展示自己的电影,向大家介绍我的电影。但是如果我没有电影作品参加比赛,还走那么多次红毯,观众就会觉得我脑子有毛病。

wangh001

2016年巩俐在戛纳电影节红毯担任开场嘉宾

之后,“国民老公”王思聪也在微博上嘲讽国内女星去国际电影节蹭红毯的现象,引发了一场关于“毯星”的争论。

巩俐就是身处戛纳电影节红毯鄙视链顶层的人之一。戛纳电影节官方曾经公开表示:“巩俐是戛纳的女儿。”

2016年,巩俐受赞助商邀请担任了戛纳电影节红毯的开场嘉宾,享受清场单独走红毯待遇,在红毯上走了将近一分钟后其他明星开始上场,官方大屏幕也给了她足足两分钟的镜头。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巩俐早在1997年就担任了戛纳电影节评委,出演的《霸王别姬》是历史上唯一获得金棕榈大奖的华语电影。她出演的《活着》《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荆轲刺秦王》等影片都曾在戛纳电影节上获过奖,《归来》是戛纳电影节的展映影片,《菊豆》《风月》《2046》等影片都入围过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

没错,戛纳电影节红毯鄙视链上的最高层级是国际知名度高的影人,除去巩俐,成龙、陈凯歌、王家卫等人都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得过“评委会主席亲自邀请”“警车护送”等礼遇。

wangh002

今年范冰冰评委的戛纳红毯造型

巩皇等巨星之下,是担任戛纳评委的明星们。虽说范冰冰当戛纳评委引起了很大争论,但华人去戛纳当评委一点也不新鲜。“国际章”章子怡就当过3次戛纳电影节评委,姜文、徐克、陈凯歌、舒淇、张曼玉等人也都在戛纳当过评委,马来西亚华裔女星杨紫琼也坐过戛纳的评委席。2006年,王家卫还在戛纳电影节当了一回评委会主席。

主席团成员会集体出席戛纳红毯,当了评委的范冰冰今年也大改往年穿龙袍、仙鹤、满脑袋戴花的造型,穿着素雅成熟多了。相信这次当评委之后,范爷也离被戛纳认成干闺女不远了。

往年范冰冰的戛纳造型

往年范冰冰的戛纳造型

鄙视链再往后是演员。有作品入围奖项或展映的明星走红毯名正言顺,比如今年唯一带作品去戛纳的杨子珊、去年的唯一带作品的黄璐。电影节开幕影片的演员,还可以享受到清场单独走红毯的待遇。

另外一些演员则是来做宣传的,有些是来为影片宣传,也有些是来为代言的品牌做宣传。戛纳电影节组委会曾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

来走红毯的明星中有一部分是组委会主动邀请的,但最主要的还是各个制片方、发行方向电影节申请的邀请函。

没入围电影节奖项的剧组,通过申请获得红毯资格也是有可能的。2012年,杨幂就跟随《画皮2》剧组去戛纳为影片做了宣传,2015年踏上戛纳红毯的Angelababy也是去为《寻龙诀》做宣传。

wangh004

Angelababy和杨幂的戛纳红毯造型

此外,珠宝、化妆品、服装、美妆杂志等品牌会花钱为代言人或合作明星“买”门票走戛纳红毯,电影节的赞助商也有资格邀请明星来走红毯。受到邀请的明星中不仅有影视演员,一些以歌手、主持人为主要身份的明星也会受邀来走红毯。今年主办方邀请的华人明星包括范冰冰、李宇春、王珞丹和杨子姗。

还有些女明星则是跟着老公来一起参加戛纳电影节的,比如2016年,贾樟柯受邀参加戛纳电影节的“世界电影”大师讲座,他的妻子赵涛就和他一同走上了戛纳电影节的红毯。前些年常在戛纳红毯上出现的女星金巧巧,能去走红毯也是因为她老公是博纳影业集团总裁于冬。

当然,剩下的小明星要想来戛纳走红毯,就只能花钱向艺人、导演、来宣传的片方、经济公司等购买邀请函了,这样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只不过在往年,这样的小明星就已经是鄙视链的最底层了。

有了互联网,红毯的门槛又降低了

互联网的发展给戛纳红毯带来了“新特色”,今年来走红毯的,多了网络大电影演员、直播平台主播甚至知名微商。这些跟电影无关的人取代三流小明星,构成了戛纳红毯鄙视链的新底层。

网红们到戛纳走红毯无非是为了增加曝光度,于是,其中一些为了博出位使用了辣眼的造型:

Lin和徐大宝

Lin和徐大宝

最抢人眼球的网红是淘宝店主Lin和主播徐大宝。Lin被脸盲的外国记者们认成了范冰冰,不仅被拍了很多照片,官方大屏幕上也给了不少镜头。徐大宝把国旗做成性感礼服穿在身上,同样引发了网友们的大量争论。

陌陌主播洪小乔去戛纳走红毯是受《时尚芭莎》的邀请,勉强也算是电影节合作方邀请的明星。不过,那天鹅一样的造型遭到了网友们吐槽。这件衣服出自胡社光工作室,也就是为张曦予走戛纳红毯设计了东北棉被风红绿战袍的那个团队。

wangh006

洪小乔

花椒直播对外宣称他们是戛纳电影节唯一合作直播平台,派了卢莹、小喵大宝、周小然三个主播去走红毯。这三个女主播造型还算正常,但从花椒官方放出的照片来看,她们走的红毯上似乎没什么记者在拍照,和明星们走红毯的场景也不太像。

wangh007

网络红人们能走上戛纳红毯的主要原因,是互联网娱乐平台的造星需求增加了。如果说去年咸蛋家带网络剧演员黄景瑜去走戛纳红毯是为争夺流量,如今各大平台带主播去走戛纳红毯则是为了制造明星。

如今网络直播平台发展日趋成熟,竞争促使平台向专业化道路不断迈进。直播平台为了发展,不惜请专业经济公司、斥巨资帮助旗下主播发展,让主播们出演影视作品、演唱歌曲和参加大型活动来提高曝光量。有业内人士爆料称,一些平台为帮助主播去戛纳,甚至不惜花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

穿奇装异服去戛纳走红毯真的是造星的好方法吗?打造谐星或许是获得关注的最快方法,但斥资数十万让自家主播去电影节上出个丑,收获的名声和流量真的能保持很久吗?

在如今的互联网现状下,这个答案或许真的是“能”。

几年前在博客、微博上以丑出名的芙蓉姐姐和凤姐,如今都成了励志偶像。如今有了直播平台,“审丑”之风又更加盛行了:直播跳河自杀、出殡、虐待动物甚至直接造人……一时都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观众爱看,直播平台对这些事件也都默许。出了事的主播为平台带来一波流量,停播几个月换个名字再复出,又是一条好汉。

最后,你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戛纳电影节主办方不管管这些穿奇装异服的人?

戛纳主办方在有些时候也是管的,戛纳电影节的着装要求是Black Tie级别,也就是说,男士要穿正装(黑西装或燕尾服)打黑领结才能入场,女士则需要化妆、穿正式晚礼服配高跟鞋。1960年的评审团成员亨利·米勒就因没有在开幕式当晚穿礼服而被禁止入场,法国先锋剧作家加蒂也曾经因为拒绝穿礼服而不能入场。

wangh008

只不过,戛纳对奇装异服的容忍标准总是很奇怪。上面这张图是麦当娜在1991年出席戛纳电影节红毯的场景。当时她身穿粉色真丝大衣踏上了红毯,但在登上最后一级台阶后,她脱下大衣露出了时装大师Jean-Paul Gautier设计的锥形内衣。

麦当娜的例子告诉我们,想靠戛纳主办方来管穿奇装异服的女明星,大概是不可能了。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