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从业者的“危险伴侣关系”

Mr and Mrs Smith smaller

大概科技和互联网界的公司是最不反对公司内部员工谈恋爱和“自由结合”的。一来部分公司规模庞大职能部门多元,犯不上层层设防;二来社交范围有限的工程师寻找交往对象历来是个难题;第三点可能是现在越来越重要的,就是很多公司终于发现,让自己的员工在“圈内”找到感情和生活伴侣,恐怕比公司内部解决危险得多——尤其是科技行业竞争过度激烈,任何一家公司都可能是另一家公司的竞争对手,甚至今天的合作伙伴和盟友,明天可能就是敌人。

时下最热门的手机游戏《刀塔传奇》的开发商莉莉丝创始人兼CEO王信文的妻子陈小花近日被腾讯游戏部门协商解决劳动合同就是最新的例子:《刀塔传奇》登顶苹果游戏开发者收入总榜的首位,超过了QQ和微信平台上运营的游戏《天天连萌》和《天天酷跑》等,而王信文的妻子陈小花是上述两款微信平台游戏团队的成员。在王与陈通过社交媒体发布的文字中,他们认为刀塔传奇的成功“打破微信手游垄断”,导致腾讯“背后对家属下刀子”;而腾讯游戏副总裁王波则公开回应说:与陈协商离职遵循了“商业保密条款以及员工阳光行为准则”,同业家属需要回避。

其实你看,双方完全就没什么根本的共识。在王信文与其妻陈小花看来,是腾讯欺负人——作为都有过腾讯工作经历的一对夫妻,他们好像也从没在意过“商业保密条款以及员工阳光行为准则”的威慑力;而作为腾讯游戏部门来说,其实从王信文第一天做《刀塔传奇》开始,“同业竞争”就已经开始了,而直到《刀塔传奇》收入和运营业绩超过了腾讯旗下的几款热门游戏,才祭出“同业竞争”和“家属回避”原则,动机本身也有些存疑。

一旦伴侣各自的雇主之间形成了竞争与对立关系,公司和职业考量就不可避免地入侵私人生活。而在人员流动快、圈内社交网络密集复杂,以及业内寻找“志同道合”的终身伴侣更靠谱的科技和互联网界,伴侣之间的复杂和微妙因素会变得异常细碎:今天是一个公司的“革命战友+终身伴侣”,明天一个人跳槽就互为敌营;或者一方的公司成为另一方的客户、合作伙伴和供应商。无论是深处竞争两方“忠孝不能两全”的尴尬,还是各自身在产业链上下游有利益输送的“瓜田李下”之嫌,都会让私人生活有点变味。

但没办法,一旦事情交错到这个程度,再高喊什么“清晰的边界”也是多余。

类似的例子还有前不久发生的人人网创始人兼CEO陈一舟公开指责人人网负责运营的副总裁杨慕涵私自动用公司资源推广“家属产品”的事件——杨慕涵在人人网上转发推荐了自己的丈夫、前人人网高管、点点和啪啪的创始人许朝军最新产品的内容,被陈一舟公开指责;杨进而争辩自己并无公器私用之意,许朝军也紧接着出来公开愤怒陈一舟“什么都想抄”,试图染指和复制自己的“啪啪”和“乌鸦”等产品;最后事件以杨慕涵的迅速离职而告终。

你说这里面谁有道理?抛去众所周知的陈一舟喜欢在产品研发上“走捷径”的特殊癖好不提,这件事背后也掺杂了复杂的同业竞争和家属回避原则。而陈一舟指责杨公器私用,站在“法律”和“规则”的角度上,又难道一点道理都没有么?

当然,你可以说公司要加强对竞业禁止、同业竞争与家属回避原则的强调;而作为有理性决定基础的伴侣双方,在考虑长期关系和职业发展的时候,也应纳入相关同业竞争考虑——这些都对。但无论王信文陈小花的例子,还是许朝军和杨慕涵的风波,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伴侣双方虽同属一个行业,且彼此的公司/雇主存在竞争关系,但伴侣双方的职业重要性是并非等同的,或者说,双方默认其中有一方在伴侣关系中的“职业属性”没那么强烈。

无论你是不是愿意承认,但事实如此:陈小花在腾讯游戏团队的工作,远没有她的丈夫王信文一手创建的明星手游项目《刀塔传奇》重要;而杨慕涵尽管是人人网高管,但比起作为知名“连续创业者”的丈夫许朝军,其工作重要性也有一些折扣。这在事实上导致了在私人生活与“同业竞争”发生重合乃至冲突的时候,做出选择的成本并没有那么高,也没那么艰难——我的意思是,事情的结果绝不可能是王信文放弃刀塔而为了保住妻子在腾讯的工作,或许朝军用关了公司的做法来帮妻子杨慕涵在陈一舟面前自证清白。

而当伴侣双方的职业角色都很重要,或者双方都视自己的事业与这段伴侣关系等同重要的时候,他们往往会自然而然地建立起另一种更小心的“平衡关系”:

这儿有一个更有趣的例子:美丽说的创始人徐易容和百度的前高级副总裁王梦秋——这是中国互联网业内一段时间相当长久的夫妻关系。明星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与互联网巨头的明星高管在一起,完全不谈“圈内事”不可能。而且美丽说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大部分空降的技术和产品高管都是从百度挖来的;当然,百度也从美丽说挖了不少人。

这件事按理说该让王梦秋在百度倒霉吧,但王梦秋恰恰是那段时间在百度持续升职的。而且据我所知,徐易容和王梦秋曾针对“挖人”和“抢人”的事在私下里有过持续的较劲和交锋,但夫妻仍是夫妻,双方各自事业的上升通道仍然畅快。要知道,对百度和王梦秋这样重要的人来说,其竞业限制只可能更多而不会更少。

我不清楚双方具体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人家的家务事。但我相信,王梦秋有足够的底气让百度内部相信美丽说和百度的人才竞争,自己没有发挥令人不安的作用。我也相信,徐和王仍然算是这个圈里的一对神仙眷侣。现在王梦秋自己做了清流资本,成了风险投资人,徐易容是创业者,仍是一个圈子的人。职业关系从竞争者变成了产业链上下游的同行——但我觉得,他们有办法处理这些事。

再举一个略有特殊的例子:美国著名的科技媒体AllThingsD曾经的出品人和当前同样著名的科技媒体Re/Code的创始人Kara Swisher,其同性婚姻伴侣是Google的业务发展副总裁Megan Smith。科技企业高管与科技媒体核心话语人物的结合当然是这个圈子里的另一种“危险伴侣”关系,但这种关系从未在工作层面上为她们的关系带来麻烦。一方面,Kara Swisher会尽量回避与Google相关的活动场合与报道,而另一方面,出于可能的“利益相关”原则,她们选择公开关系的方式引发不必要的问题。

当然,相信她们的处理这种问题的技巧还有很多——尤其是她们各自的事业与这段关系同等重要的时候。

我当然觉得她们是模范夫妻,而她们选择这么做固然因为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和体面的职业训练,但我相信更重要的是,他们觉得事业和伴侣关系都很重要,以至于不想让其中的一个伤害到另一个,哪怕是一点点。

题图:电影《史密斯夫妇》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