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最好看的每日视频播客停更了,而你可能还没看过

YouTube 上最好看的节目,Casey Neistat 的每日视频播客(daily vlog),在持续了 604 天之后,正式停更了。

Casey介绍自己是电影制作人和 YouTube 视频作者,他的 YouTube 频道上订阅者当中的大部分人都知道他是一名每日视频博主 (daily vlogger)。

在最近的 18 个月的时间里,Casey 上传了近 600 期制作精良的每日视频播客,风趣幽默的风格,电动滑板,无人机镜头、几乎从不摘下的雷朋 Wayfarer 墨镜、他的儿子 Owen、女儿 Francine 和妻子 Candice,成为了他在播客里的标志。他在播客里记录自己的每天多姿多彩的生活,和朋友一起滑滑板、花了十几期的时间重新布置自己的工作室(如果你是个整理爱好者,一定要看看他的工作室)、每周固定节目拆掉所有粉丝和朋友寄来的礼物参加奥斯卡颁奖晚会、评测从手表手机全景相机无人机等各种产品,以及票价 21000 美元的超豪华客机头等舱一晚 18000 美元的奢华酒店套房

但可惜的是,随着节目的停更,很多粉丝都将失去关注自己偶像每天动向的机会。

Casey 1981 年出生于美国康涅狄格州,从小就讨厌学习,热爱一切和影视相关的东西,很小的时候父母给他买了一台手持录像机和 iMac 电脑。1996 年他的女友未婚产子,Casey 也从高中离职,和儿子 Owen 一直居住在拖车公园里。

20 岁时,Neistat 决定放弃自己在老家的生活,前往纽约追求成为一名电影人的梦想。2001 年,他和哥哥 Van 开始围绕艺术家 Tom Sachs 拍摄了几部文艺电影,二人还成立了一个小公司 Neistat Brothers。

Casey Neistat 和他的第一台摄像机

Casey Neistat 和他的第一台摄像机

2003 年,Casey 靠自己制作的两分半短片《iPod 的肮脏秘密》(墙内链接)一举成名。拍摄这部片子的初衷是 Casey 的 iPod 充不进去电,给苹果打电话客服 Ryan 却告诉他“换电池的成本太高了,还不如买个新的”。Casey 把这个傲慢的回复录音放在片头,配以 NWA 的嘻哈金曲“Express Yourself”,和 Van 一起在纽约大街小巷找到所有他们能找到的 iPod 广告,喷上了“iPod 的电池不可替换且只能坚持 18 个月” 的字样,并在片尾宣布这是一项“公共服务计划”。

ipod-stencil

《iPod 的肮脏秘密》在 2003 年 9 月 20 日上传到网络上,并很快获得了主流电视和杂志媒体的报道。《华盛顿邮报》评价该片为一次“绝妙的反叛”(wonderful renegade)。

当时 YouTube 还没有诞生,但 Casey 透过这次已经意识到,创意性的短视频内容最适合的传播途径应该是互联网。后来在“公共服务计划”的系列下,Neistat Brother 还制作了不少颇有意义的视频,比如,Casey 因为没在自行车道上骑车被纽约警察开了罚单,于是自己骑着自行车在自行车道上一次又一次地撞击路障摔到地上,来抨击纽约市自行车道被占用的问题,甚至有一次直接撞到了一辆停在自行车道上的警车,险些因袭警被逮捕;

casey-bike

他还跟《纽约时报》合作拍摄了一期视频,解释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提出的碳酸饮料禁令:

soda-ban-casey

这也是 Casey 所有视频当中的主要风格:用一种看上去无所谓的态度去演绎视频的主题,不在意违反法律、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当然丝毫不介意为了拍到想要的镜头损失设备值多少钱(最近两年他至少换了十几台相机和无人机)——幸运的是,至少每次 Casey 自己都能毫发无损。

就这样在纽约生活了 15 年,Casey 慢慢开始发现,自己在线下给自己或给别人当制片人、导演,偶尔给大品牌接广告,线上每隔十天半个月发个小视频,这样下去虽然能维持自己的生计,也小有成就感,但总觉得自己还可以更勤奋一点。

Casey 在盐湖上拍摄梅塞德斯·奔驰广告

Casey 在盐湖上拍摄梅塞德斯·奔驰广告

于是他决定,在自己导演、制片工作室总监、投资人和创业公司 CEO 的日常工作之外,每天都必须制作并在 YouTube 上传一部视频以督促自己,用超量的工作来激发自己的创作欲。2015 年 3 月 24 日开始,Casey 在他的 YouTube 频道上宣布,开启自己的每日视频播客计划。

这个长达 18 个月的每日视频播客计划,不仅没有对 Casey 的其他工作造成负面影响,反而为他带来了一个又一个新的里程碑。截至今天,他的 YouTube 频道里有接近 580 万订阅者,其中 500 万是在他开始上传每日视频播客之后订阅的,光这些播客就给频道带来了超过 10 亿次观看。

也正如他对自己期待的,在这 18 个月的接近 600 期视频里,Casey 突破了自己以前的天花板,尝试了新的拍摄手法和主题,

当然,Casey 最受欢迎的每日视频播客,肯定还是那些能够凸显他的反叛性格和绝妙创意的视频,比如今年年初,纽约被号称史上最强的大暴雪刷成银白,而 Casey 动用无人机、汽车和自拍杆,多机位展示自己怎样把纽约变成滑雪场。这部视频获得了高达 1500 万个订阅,在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就为他的频道带来了几十万的新增订阅。

casey-snowboard

Casey 的很多视频,尽管看起来很随意,制作的也称不上精致,却总是能在上传当天观看量破百万——也即“病毒传播”(went viral)。Casey 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特别的技巧,但毫无疑问的是,早在 YouTube、Vine、Snapchat、Instagram、Periscope 等任何一个网络视频平台诞生之前,制作适合在网上播放和传播的视频对他来说就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在制作每日视频播客的这段时间里,也不能说他的生活没有收到影响。他需要在每天的凌晨 4 点起床,用自己的 MacBook Pro 和 Final Cut X 开始剪辑前一天的素材,两三个小时完成制作并上传然后开始新的一天,去上班(工作室,以及自己创立的短视频公司 Beme)。在这一天里,无论是工作,去找模特朋友 Karlie Kloss 聊天,带女儿 Francine 遛弯,还是去几条街外买健康饮料,亦或是踩着电动滑板去哈德逊河畔散心,几乎每一件事情都要带着相机记录下,也就是自己的一只手需要抓着相机(他的相机三脚架和麦克风组合亦已成为 YouTube 视频博主的标配)。更别提他还经常背着两台相机和一架无人机,因为即便是一个“进门”的动作,他都要在门外、门里和空中拍摄三个镜头。这样做让他的视频显得更精致,增强了戏剧性,但负面效应是显著增加了工作量——这也是他强迫自己维持创意的一种手段。

casey-camera-set

一天下来,视频素材往往高达好几十 GB,分布在好几张 SD 卡里。Casey 一般不熬夜,因为第二天早上 4 点他还要起床重复同样的动作。

日复一日,即便是再繁琐的流程也变得不那么有挑战,到了后期,Casey 甚至没法清楚地记得每一期的期数。“每一天起床之后的我都在想,今天应该做些什么才能拍出最有意思的视频。曾经的我每天都像屁股着了火一样,”Casey 在最后一期播客里讲道,“但大约半年前,我开始发现这件事变简单了:我发现了一种套路,它让我的这些视频没那么挑战了。现在我的这些视频就变成纯粹的每天都做了些什么去了哪里吃了什么,当初定下的挑战换成了简单的东西,而且这些简单的东西,又被我在 YouTube 上获得的巨大成功所放大。”

casey-feature

“现在,我知道该怎么玩,玩的很轻松,在 YouTube 上还特别成功,广告收入也很高,订阅每天都在涨。但我不喜欢这样,让我感觉不到自豪。成功不是走到这里就停住,成功是不断地成功,”Casey 说,“用《人猿泰山》举例,我在丛林的这一边,成功在另一边,到达的途径是抓住一根藤蔓悠过去,然后不断地抓住新的藤蔓。然而,这些每日视频播客现在对我来说就是一根舒服的藤曼,只有松开它,才能抓住下一根。我必须要放弃现在的成功,才能明白接下来我需要什么。

坏消息是,迄今为止地球上最好看的每日视频播客,今天就要告一段落了。好消息是:首先,Casey 并不会放弃制作视频,更不会放弃 YouTube,他依然会常规性地更新视频,更精良,创意性更高,相应的制作周期会更久;其次,那 600 期视频仍在他的频道里不会消失,它们依旧是 YouTube,乃至于整个互联网上最好看的视频节目,通过这些视频,你会见到许多新鲜的科技产品,随 Casey 领略地球上最有趣的地方,看他怎样策划一次又一次 awesome 到爆的“病毒传播”事件,以及认识所有这些视频背后的那个创意大师——Casey Neistat 本人。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