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作虎访谈:愚昧的人才会说苹果没创新,一加的春天在 2018 年

一组数据供参考:本次采访历时近两个半小时,速记稿中,出现“印度” 36 次,“OPPO” 33 次,“苹果” 25 次,“iPhone” 18 次,“三星” 11 次,“华为”9 次,“小米” 8 次,“锤子” 3 次。

产品还没正式发布,刘作虎就把一加 5 的定妆照发到了微博上。

因为看起来太像 iPhone,网络上的部分评价很极端,“一加版 iPhone 7 Plus”、“OPPO R11 Pro”、“老罗秀出的假坚果 Pro 被一加做出来了”此类评论比比皆是。

甚至我自己也动摇了。尽管在更换到三星 Galaxy S 8 之前,一加 3/3T 是我的主力设备,我对其腰线、弧度等细微处,包括系统优化的用心深有体会。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心存疑虑,有些不愿承认新品会是这个样子。

更有甚者,国内发布会都已开始、海外媒体评测铺天盖地了,还有人期待着刘作虎和一加能像老罗和锤子在坚果 Pro 上那样,来一个大反转。

很可惜,没有。

接下来,我们就听一加 CEO 刘作虎讲讲他是怎么看诸多 Android 手机的精神教父苹果,以及一加 5 为什么偏偏像 iPhone 7 Plus 那样把双摄模组放在了在背部左上角。

OnePlus 5 Pete Lau Photo by Hao Ying-11

比起自大的同行,他坦承苹果的伟大

……愚昧的人才会说这话,我看网上太多的愚昧的人,说苹果现在产品没有进步或者没有创新。我觉得这是无知的人,因为他不是这行业,或者他不是做产品的。

但是实际上苹果的产品仔细去看,行内人一看就明白……比如说 iPhone 7 摄像头做那个(和机身一体的)火山口超极难,我们自己做产品我们知道,你要做到它那个弧度。苹果跟富士康搞了一年。

你再看它的显示屏玻璃的周围不是有一圈塑料框嘛,后来 iPhone 7 塑料框又比 iPhone 6 又窄了一点,更顺了几乎看不到了。这是工艺很大的进步。但是大家会说这苹果的设计没什么区别。

包括 iPhone 7 亮黑色工艺做的跟镜子一样,我们其实在它之前就尝试过,其他产品(品牌)也尝试过,就没有这种感觉。因为你没有把它做成毫无瑕疵的感觉。

……

说到苹果和 iPhone 的设计,刘作虎可以一口气列举出很多具体而细碎的实例,足见他对产品和设计的亲历亲为。而回想起早年自己在微博上跟风吐槽 iPhone 6 的设计,他毫不避讳地承认那种评价很无知,“产品真的是做的很极致。现在过了几年还是挺好的。”一加要做的也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设计。刘作虎说在很多设计上一加跟苹果的理念是类似的,同样追求轻薄、简洁、干净,以及极致和专注。

即便在如何看待苹果这个问题上,一加远比它的同行更坦诚和务实,但在看客们的眼里,这似乎还不能解释摄像头怎么就正好跟 iPhone 一样放在了左上角,The Verge 一加 5 纪录片里呈现的那么多原型机中,为什么选中了最像 iPhone 的一个?

刘作虎的回答很简单:为了轻薄。

从手机的结构设计来分析,和一加 3 一样放在背后中间位置的话,跟正面的屏幕正好堆叠在一起了,双摄像头模组凸起来的高度就会增加。放在左上角就能错开,省下了一个屏的厚度,换来的结果是摄像头的突起仅有 0.7 毫米,手机也更轻薄了。“轻薄一直是我们追求的一个方向。”刘作虎补充道。

同样的道理也可以用来解释传闻中的 iPhone 8 谍照中摄像头诡异的位置:额头部分排列了太多传感器、扬声器组件,没有足够的空间横着放置双摄像头,否则就要增加厚度,这也是苹果不想看到的结果,在它的历史中,下一代产品比上一代更厚更重的情况极少出现。

一加 3T

一加 3T

做手机要本份

你可能知道,刘作虎不太接受媒体采访,除了新品发布外,他也不会蹭热点,在媒体新闻里的存在感奇低,称之为“消失”也不为过。

坚持一年只做一款旗舰后,他露面的次数更少了。他更喜欢埋头做产品,思考怎样让手机更流畅。他调侃,“(同行 CEO 们)太忙了,他们的事情很多,做的产品也很多,我很闲啊,(从第一天试产出来)我就每天用,提问题……”

一加 5 发布前一天再次面对媒体,他聊得最多的还是产品。他说,听到“懂行的人都知道一加 3 是最流畅的 Android 手机”这句话让他很欣慰,觉得之前一年的付出没有白费。“我整天在家里就是不停地划划,就是调这流畅性。我们专门有一个团队就是整天研究怎么做的更流畅、更快、更省电、更稳定就干这活。快、稳、省,才是手机应有的本分。”

刘作虎是那种相信好的产品自己会说话的人。“一加三出来之前也被骂得狗血淋头,这不就是 HTC 加华为、HTC 加 iPhone 吗?但是你看发布会之后,好评如潮。”

一加 3/3T 在市场上的成功给了他足够的自信,单品几百万台的销量,即便放在大品牌中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

他的自信更多来源于产品本身,更确切地说是普通用户察觉不到的细节里。其精髓之一是机身四周的棱线或称之为腰线,为了更好的手感和视觉效果鬼知道他把设计师和工程师们虐了多少遍。而这些恰恰又是照片难以呈现的。

“一加 5 身上的这条棱线,是这几年一加一直坚持的设计语言。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一定要做这条棱线,又费时又费钱的。但是你不妨拿出你的 3/3T 仔细看一下。就是因为有了这条棱线,整个手机才有了精气神,会很耐看。细微的区别会构成产品的气质和精致度差异,包括我们一直坚持的背部弧度和手机边缘倒角处理也是如此。”

刘作虎微博上的这段话是给一加 5 的背书,字里行间透着对细节的执念,没耐心的话估计都读不完。“(说一加 5 像 OPPO R11)太不懂设计。它背后光影的感觉跟我们不一样,它更柔。OPPO 哪有这个棱。我只知道凭感觉。”

作为“最会做手机的皮包公司”的掌门人兼产品经理,刘作虎的品味有口皆碑。大量拥趸对一加在设计上的锱铢必较深信不疑。当然更多的可能是像我这样的,在上手把玩了产品后临阵倒戈,于是一加 3 的剧本重演新品依旧是一款值得把玩地产品

oneplus 3 on Amazon

对于在国内只走线上渠道、无实体体验店的一加来说,上手试用产品似乎不太现实,剩下的一个途径就是刘作虎信奉的口碑传播。这时,他喜欢用印度亚马逊的用户评价数据来作证,一加 3 平均 4.4 颗星的评价在 iPhone 7/7 Plus、LG G6、HTC 10 之上,高居首位。

但有时刘作虎的低调和笃信口碑传播也会令同事捉急。营销的同事惊艳于某个同行新品发布会上秀出的酷炫功能,撺掇他也去做一个,直接被刘作虎给怼回去了,“有毛病啊,还没理解我们的本分,什么叫回归用户价值。”

这种强调本分的理念跟 OPPO 多有相似,刘作虎并不避讳。“一脉相承的东西难免,但是的确好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继承呢?”

他告诉同事,一加的春天在 2018 年

某种程度上来讲,一加在 2016 年也算经历了一个小小的春天。残酷的竞争中它活了下来,养活了 600 多人的团队。而且它不仅活着,活得竟然还不错,2016 年上半年亏了不少钱,到了年终却盈利了。

而之所以说一加的春天在 2018 年,刘作虎分析了两点原因:

其一是手机行业品牌一定会越来越少,并且以前那些搞噱头的品牌基本上跟我预期的差不多,该死的也死的差不多,或者有一些已经正在死亡的路上。我们在很专注地做好 Android 手机,只做旗舰,这是我们一直坚持的,并且只做线上,你会发现跟我这么定位的人还没有,你说现在很多线上有逼格品牌也没有什么太多选择。

其二是未来几年新的品牌再想冒出来的可能性也很小。原因是整个产业的供应链会越来越集中,扶持第二个小米地幻想破灭后,供应链回归现实,小的品牌再想找到好的资源、拿到好的元器件、有好的技术支持可能性几乎为零,你凭什么跟大公司 PK。

除了相近的产品理念,一加并不避讳 OPPO 在供应链和生产工厂上对它的支持,“这是我们的先天优势。”共享产业链资源给了一加足够的底气,它可以像三星、小米那样去跟高通谈最好的芯片,还能拿到三星的 AMOLED 屏幕。“高通 CEO 说了(骁龙 835)肯定保证我们。你想想它还能扶持谁吧,旗舰芯片就是三星、小米还有谁啊,其他家都不行。”

刘作虎之所以能旁若无人地醉心于打磨产品,为了一个腰线和后背的轮廓改了一遍又一遍,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有 OPPO “撑腰”。这个时候你才猛然回过神来,原来一加才是手机行业里真正的富二代,其自由度甚至要超过同样自称富二代创业的华为荣耀。

产品端的一个体现便是一加手机上的 Dash 闪充。“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的洗脑式宣传口号背后的 VOOC 技术成就了 OPPO 崛起的基石,也让刘作虎能志得意满地说,“你们觉得有比我们这快充更快的手机吗?”

得益于供应链的支撑,一加 5 率先用上了 8GB 内存。另外刘作虎透露,一加 5 的备料已经下单 100 万台,并且可以根据首销情况随时追单。

正如我们前面所讲,单品几百万的销量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是很漂亮的成绩,国内地销量也达到了 70 万左右。一加在印度、欧洲、美国等海外市场的口碑也都转化成了实实在在的销量。尤其是印度,班加罗尔的店面现在每个月还能卖出 1000 多台机器,要知道一加 3T 在印度的售价并不便宜,3 万多卢比,约合人民币 3500 元,在印度的中国手机品牌中,一加是唯一一个卖到这个价位段上的。

(放在三四年前)你能想到 OPPO 今天能够卖一亿多台吗?它不也是两百万台、五百万台、六百万台、八百万台、一千万台这么做起来的吗?我们现在才是几年的时间,所以我一直跟团队讲不要着急。因为你一急就会犯错,犯错的话,等春天来的时候你就死掉了。

OnePlus 5 Pete Lau Photo by Hao Ying-20

他在等一个契机

你很难从刘作虎口中听到同行那样惊世骇俗的言论,他会跟你聊做手机的细枝末节,像个沉迷数码电玩的大男孩一样,大到外观设计、双摄调校,小到跟高通反馈振动器驱动缺陷换来下一代产品更高级的震动手感,并乐在其中。

有那么一瞬间,你会想如果手机公司的老大们都像他那么关注产品就好了,可以干脆地摆摆手说“我看不懂手机 AI,无线充电是个伪命题”。但你知道这很不现实。这也是一加在这个行业里的特别之处。

对于未来的发展,刘作虎说:“要坚持我们的本分,我们的愿景就是成为更健康、更长久的企业。但是你只要这么坚持地去做,本分地去做,踏踏实实去做,总有一天只是时机和时间的问题,你一定要去相信这个,这就是信念,你只要有这信念,只是时间和时机的问题。”

他在等待一个恰到好处的产品,和一个恰到好处的时机。就像 Mate 7 之于 2014 年的华为。

 

图片拍摄:Hao Ying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