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义卖的另一种形式:爱买不买,无关善恶

赶在9月5日的世界慈善日之前,在毁誉交加的自闭症儿童画廊事件之后,腾讯公益又做了一场线下集市活动。

我进场的时候,恰好和一对出场的祖孙擦肩而过。愤愤的老太太一边满脸愁容地拎着同样气嘟嘟小孙女,一边骂骂咧咧地抱怨:

“哪里是什么慈善活动?分明都是在卖一些花里胡哨的小玩意儿!都是一堆小年轻在咋咋呼呼,连个捐款箱的影子都见不着!”

小孙女嘴里也不闲着,嘟囔着她奶奶不愿带着她排队去拿免费冰激凌。

你的确很难去反驳老太太的疑惑,腾讯公益组织的这场活动看起来确实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文创集市。每一个展位都在推介着自己的产品,而不是哭诉着苦大仇深的故事——就连那些主题是临终关怀或重度残障的展位也是如此。

娇美的姑娘跟你做着讲解、屏幕上播放着轻松的动画、演奏者民谣歌曲的乐队,就是不见老太太心心念念的捐款箱。也不见朋友圈里那种捐了几十元就要晒出来的“急切的善心”。

cishan9

(可以品尝冰激凌的展位最火爆)

换做一周前,大概又要有人蹦出来正气凌然地呼喊:怎么能把这些苦大仇深浪漫化?!怎么能来消费慈善?!

我在不大的场地内转了一圈儿,把同一个问题抛给了不同的人:如果这些商品没有慈善元素,你还会买么?

姑娘A:“会吧,但是如果那样,我就要划价了!”

姑娘B:“会,你看这小布袋子多可爱。”

姑娘C:“嗯,我想想……你先帮我拿下冰激凌……拿着,可别吃啊……”

姑娘D:“不是慈善我压根儿就不来逛了。”

小伙A:“我也想说两句……唉,哥们,别走啊……”

cishan5

(现场精美的苗绣)

既然市场都接受慈善营销下的产品当中,“行善”要素作为价值要素之一而能够左右购买行为,那慈善商品化本身就不应再是“黑与白”的争论点本身。只要信息足够透明,从买卖到捐助的整个流程不存在欺诈,那么这一定不会构成对道德标准的冒犯。

对于那些质疑“花钱买优越感”的纠缠,难道每一次的消费升级选择不都是如此——能够被购买到的“优越感”是重要附加值,并不是价值的全部。

其实,作为现代慈善的两个特征基石,动机多元化与自愿自主性,早就成为了成熟社会中的一种通识。动机多元化,就是承认利他主义的进化劣势和利他行为的互惠基础,尊重现代社会的商业道德,不再期待大爱无疆的圣贤显灵或心慈面善的员外冬舍棉衣夏舍钱;自愿性,就是不再通过政府强制和舆论压力来执行慈善行为。

cishan10

(模拟视障生活的体验区也颇受欢迎)

从道德绑架,到商业交换,这才是公民社会中应有的慈善进步。

包装儿童画作不是恶,购买公益商品欣欣然也不是恶,满脸愁容地语重心长“不捐不是中国人”才是恶。

临出场时,我又见到了一对赌气的情侣。

姑娘秋波流慧着甩手撒娇对小伙说:“你不让我买那个墨镜,说明你既不爱我,也不善良。”

小伙更是理直气壮:“怎么不善良?昨天买了200块钱的福利刮刮乐,一张都没中呢!”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