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想用图像识别技术让中国的熊孩子变身扎克伯格

世界上只有一个扎克伯格,但是这并不妨碍许多中国家长都想要自己的孩子成为下一个扎克伯格。

只不过,就目前的状况来看,中美下一代科技人才的差距,搞不好比现在这一代人还要大。原因是:美国的科技文化和科学教育体系,能让很多的孩子很早就接触尖端科技,并且能够亲手参与科学探索。再加上优越的硬件条件和硅谷的示范作用,导致许多科技行业 “ 超级熊孩子 ” 层出不穷:三岁的 MineCraft 建筑师,六岁的机器臂设计师,九岁的WWDC 参会者,十三岁已经开始为贫困地区太阳能车。熊孩子们在创新方面的凶猛,不得不让人感觉有些失落:中国孩子什么时候能够走到这一步呢?

不过,中国也开始有人进行了这样的探索,他们想做的事情是通过先进的技术:例如图像识别、AR(增强现实)、人工智能改造儿童玩具,让孩子们在小时候就可以接触到科技,对科技产生兴趣。上海葡萄纬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葡萄科技)就是这样的一家公司。根据说明,公司“包括儿童智能终端、操作系统和智能硬件等,实现线上线下互动,在科技体验中学习成长”,而目前最核心的产品线,则是应用 AR 与图像识别技术的一系列儿童教育产品。

稍等,道理我都懂,但科技玩具与增强现实和图像识别究竟有什么关系?

想象一下,有这样一款  “ 七巧板 ” 游戏:在一块 iPad ,我看到主人公,一只小狐狸在旅行时遇到了许多困难:它站在一条小河边,不知所措。

怎么办?当然,这个时候需要我们的玩家出手了。不过,你要帮助它的方式,却不是在 iPad 上面划来划去。你需要做的,恰恰是像你小时候那样,用七巧板叠起来一条小船。然后把它放在 iPad 前面,然后,图像识别功能会把它 “ 吸到 ” iPad 里面的世界。小狐狸就有了一条七巧板搭成的船,可以继续往下旅行了。

655851281945162830

(这是我自己玩的截图,这是要把蜡烛拼起来,点燃绳子让小狐狸度过难关)

如果你觉得这个还有点过于简单,那么我们可以来看看这个:

这看上去是一个搭积木的游戏,在桌子上放着不同颜色不同形状的积木,孩子要拿着这些来回搭。

但是你可能没有想到的是,这些积木可不是随随便便的放在这里的。这些积木上木的符号和方向,会指引 iPad 里面的小机器人回家。不过,要是你选错了方向,小机器人就会在一个难关面前东单不得困住了。必须设计好每一步的方向,包括一些特殊的方块(它们有不同的功能)。在把积木搭好以后,小机器人就会沿着顺序一直走到终点。说实话,一开始比较简单,但是到了最后几关,哪怕是大人也要好好思考了:这么多条路线,应该怎么走呢?

这仅仅是个搭积木的游戏吗?还真不是,如果是常年工作的程序员爸爸,估计会会心一笑了:这不就是我们平常的工作嘛!在许多不同的语句里面设定,最终找到一个程序的执行终点。

而这恰恰就是这个游戏的目的:把积木游戏和编程融合起来,在小的时候就让孩子们懂得程序设计的基本原理,为以后的做准备。

在葡萄科技的总部,我们还玩了很多其它游戏:简单的有通过把橡皮泥捏成的小鱼变成 iPad 里面活灵活现的卡通小鱼的 “ 哈泥海洋 ”。有让孩子在安全的条件下了解电路结构的 “ 奇妙电路 ” 。还有让孩子在动画里面掌握数学原理的 “ 麦斯丝 ” ,内容涵盖了手工,有编程,有数学,有绘画等

但是这几个游戏都有一个共同的内核:强调 “ 现实 ” 与 “ 虚拟 ” 的互动。所有的游戏,都要求孩子要实际动手操作,手脑并用,这一点上,它仍然保留了传统的手工游戏的优势。但由于有了 iPad 的介入,又让这个产出的世界变得更加绚丽多彩,富有层次。

这种 “ 混合现实 ” 背后是图像识别技术的使用。在 iPad 上,加装了葡萄科技开发的 “ 探索号 ” 插件。这个插件可以包括一个摄像头和处理器,它可以将孩子们的作品拍摄进去,然后转换成 iPad 可以读的图像内容,进而实现互动。这一设计除了增加孩子们的手工能力以外,也有一个考虑:防止孩子因为过度沉迷 iPad 的画面而伤眼。在整个设计上,探索号的摄像头并非正面安装,而是与屏幕有一个夹角。这个夹角可以保证孩子们玩游戏时与屏幕距离 50 cm (否则数据无法读出)。不知不觉养成了看屏幕的好习惯。

葡萄科技的市场副总裁吴波告诉我,尽管葡萄科技的目前主要依靠图像识别技术,但是它们也在尝试运用更多的技术。在七月后,据说人工智能技术也会运用其中,让我不禁起了更多的期待。

教育孩子也教育家长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款有创意的产品仍然不能够证明这是一个成功的产品。葡萄科技位于上海,上海家长的精明与对孩子的要求都是出了名的。那么,这样的一个新的儿童教育产品,能不能够打动挑剔的他们呢?

我在葡萄科技的总部采访时,正值一个有江南梅雨的周六。员工大都不在,然而奇怪的是,尽管员工不在,而且总部所在的漕河泾远离上海市区,却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到这里。更有趣的是,葡萄科技的一楼不是一个我所习惯的科技公司的大厅,而煞像一个儿童乐园:气垫乐园,海洋球,儿童电影院 …… 这里应有尽有。

我不禁奇怪。不过后来在吴波的解释后,我才明白,这不过是葡萄科技每周周末都会有的家长活动:只要购买了葡萄科技产品,便可以在微信上报名参与家长活动。名额大概是 50 人左右,既有包括体验葡萄科技的最新产品,参与主题演讲和儿童电影,也有其它的一些活动。除此之外,葡萄科技也经常走出总部,与小学兴趣班和科技馆展开合作。

这从某一方面让我感到疑惑:在许多的公司看来,创业公司应当越轻越好:最好除了众筹主页、微信公共号、办公室和产品仓库之外,不要别的东西。但是葡萄科技却反其道而行之,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开辟了一整层楼给用户做免费体验,这是什么原因?

吴波告诉我,这是由于儿童教育的特殊产品类型决定的。这个产品不是卖给对 AR 技术了解的极客,而是给重视儿童教育的家长,对于家长而言,产品背后的技术并不重要。但重要的是,产品是否能够靠谱,是否能够起到效果。因此,必须在大量的时间在用户教育上,用户教育最有效的方式之一,莫过于 “ 眼见为实 ” ,因此,线下的展示是教育类产品,尤其是新教育类产品的必经之路。

除此之外,葡萄科技还有面向家长的产品 “ 葡萄纬度 ” 。“ 葡萄纬度 ” 可以在孩子玩产品时,收集孩子在玩耍时所产生的信息,帮助分析判断孩子的潜能,控制孩子的娱乐事件,同时还可以在孩子在产生疑难的时候,通过手机远程提供帮助。在葡萄科技的远期愿景中,所有这些信息和线下渠道,最终都会为了建立更大的儿童教育社区而服务。

创业需要快公司,教育需要慢公司

不过,葡萄科技的野心还不止于此。目前,他们在主抓教育产品的同时,也在进行内容深度开发进行探索,他们在拍摄自己的卡通片和电影,与一些关注儿童教育的电视节目合作,并且预备着制作实体周边。

在看到他们的问题的时候,我会有这样的一种感觉:葡萄科技不是一个互联网公司,而是一家传统教育公司的互联网版本:它们重运营,在运营和渠道上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它们准备做许多非常 “ 重 ” 的事情;它们有成熟产品和渠道,却不急于赢利;它们的员工与我谈的不是上市融资,而是长时间的规划。这给我一种感觉,它们是一家 “ 快 ” 的“ 慢 ” 公司。

许多人会跟我谈起葡萄科技的背景雄厚,或许这能够给他们很多创业的余裕。许多人也会跟我谈起儿童教育市场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这或许也是对的。但是这些说法都忽视了一点:中国教育类产品已经非常多,但目前除了直接面向应试以外,还罕有成功的例子。这种巨大的市场与现实之间的,不仅仅是市场问题,也是教育理念,教育体制的根本改变,葡萄科技面对的,恰恰是这样的一个巨大难题。

葡萄科技的市场副总裁这样描述核心团队的创业初衷,“ 美国的创新者,实业家越来越年轻,年龄越来越小,中国类似的例子的却很少听见。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局面?美国孩子可能从小看《星球大战》、《星际迷航》,在玩无人机,编程、AR 这些东西。中国的还是填鸭式的,很难有东西激发他们的想象和创造。 ”

或许这是我要写这篇文章的原因:在目前的互联网时代,一家快公司往往在三到五年就会完成自己的生命周期,但是不能与一代孩子一起成长的公司,恐怕仍然难挑起这个重任。我很高兴有这样的一家 “ 慢 ” 公司、“ 重 ” 公司,能够真正的从考试之外来关注儿童教育,包括儿童科技教育。因为我也真的希望,下一个扎克伯格,能够从这些从童年接触科技,接触宇宙,而不仅仅是接触 “ 五高三模 ” 的孩子里面,成长起来。

我的一些想法:AR或图像识别技术创业,是否也可从此学习?

最近常常听闻,很多 AR 和图像识别行业虽然技术发展迅速,但是没有很多的突破口,我想,葡萄科技也许能够从某些方面给他们一些借鉴:

  •  不要从 AR 技术本身出发,找到适合技术的领域。而应该找到有缺憾的使用场景,进而思考如何用技术弥补缺憾。
  •  新技术往往很难迅速普及,尤其是一开始成本较高的 AR 领域。因此除了关注众筹和微信号,或许线下渠道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
  •  在很多时候,时间是非常重要的,再优秀的技术也需要更多的时间沉淀。等待,可能是 AR 创业者必须经过的过程。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