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West硅谷圆桌实录:多视角重新审视中国科技创业生态

上周五,PingWest在旧金山成功举办了以“重新定义中国科技创业”为主题的圆桌论坛,与硅谷的资深科技投资人、科技创业者、行业观察者一起多视角地审视和探讨了中国科技创业生态正在发生的变化。这里为大家摘取圆桌讨论的对话实录。

222eventpanel

主持人:骆轶航 PingWest联合创始人、CEO兼总编辑

嘉宾:Hany Nada GGV Capital 创始合伙人

Edith Yeung RightVentures 合伙人

Lilly Huang Silicon Valley Bank 创业平台总监

曹明 3G门户 & Go Launcher 副总裁

骆轶航:我们知道,现在是审视过去几年中国科技生态所发生变化的最好时机。所以第一个问题给Hany,Edith和Lilly,在过去的几年,中国科技生态圈或者科技创业公司给你们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事件有哪些?

Hany:现在仍然有许多美国创业者认为“中国没有科技创新”。我们的第一个中国投资项目是在2000年11月,我在不会讲普通话的情况下加入了那家中国公司的董事会。作为一个有13年中国科技投资经历的投资者,我在过去的3、4年看到了非常显著的科技创新在中国发生,不只是一些偶然的UI体验或者货币化体验比美国创业者做得好。这里我想举出的一个公司是最近我们推动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YY。要知道,同时处理1500万在线用户的语音任务,在单个频道处理峰值数十万用户的任务请求,对于任何美国公司来说都是不可能的。但YY做到了。所以对我而言,最大的惊喜是中国创业者对于科技创新的实践正在发生。

Edith:YY绝对也排在我的名单前列。在过去,中国创业者们总是在谈论美国发生的事情,实际上,我觉得现在可以反过来了。RightVentures做种子和早期投资,非常关注服务性平台,还有移动应用。像YY这样的公司,我认为美国的公司真的应该好好学习一下他们是怎么做的,比如货币化体验。你到YY网站上看看,他们真得很聪明。可能就是设计一个很小的按钮,像一朵花,非常简单,因为你听了别人唱歌很自然地就想要送花,即使只是虚拟的物品。YY与那些创作了内容的人分享收入。(Hany:我知道有一个女歌手,仅仅靠在YY上经营一个频道每月能赚1万5千美元,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发生同样的事情)还有一些其他例子,尤其是在收入、商业模式、货币化等方面做得很好。你知道,在硅谷,我们有很好的创业环境,天使投资人或者VC都期盼着盈利,当然在一段时间内不赚钱是可以的,但是中国创业者正在赶超我们。另外一个例子是美丽说,他们的货币化模式也做得非常好。专注女性用户,有点像Pinterest,但是他们是在盈利的。我在北京遇到过一些创业者,做的事情挺有意思,他们会在移动基站做一些日常的基建工作,这在美国是不太能说得通的。所以,一定程度上,我觉得中国创业者尤其是在商业模式和工作方式创新上做得很好。

Lilly:我在上海工作过4年,我的感觉是,虽然还是有很多人在模仿在山寨,但这种情况在逐渐走向尽头。到2015年,会有5亿中国人年龄在30岁以下;我最喜欢应用之一的“微信”在两年内积累了4亿用户,其中74%的人年龄在20岁以下,这是非常惊人的。在当地和创业者一起工作时,我发现创业者越来越年轻化,而创新正是从他们那里来。过去我遇到的许多年轻人,可能更倾向于投行或者政府的工作,而现在创业突然变为了他们重要的选择,许多人毕业后都想要成为创业者。这是我在中国看到的最积极的变化,我也相信在未来会有更多变化发生。

骆轶航:下一个问题是给曹明的(当介绍曹明是创业者时,曹明强调自己是位应用开发者,Hany开玩笑说所以他是有真正实际工作的)。请你分享下过去3年Go Launcher Ex发生的一些重要变化。

曹明:我们公司(3G门户)专注移动互联网有9年了,这真的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基本覆盖了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史。所以如果大家对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感兴趣,不妨研究下我们的案例。一步步走来,我们现在开始拓展海外市场。在过去,我们是移动互联网最大的移动门户,为用户提供信息。到了2008年,我们觉得必须要为用户专门开发一些相应的移动应用。我们开发了10多个包括阅读、音乐、生活等一个系列的3G门户应用。结果到了2009年,iOS和Android新平台出现了,Symbian成了过去。我们立刻调整了我们的方向,放弃掉一些正在开发的项目,即使已经花费掉60个人力和一年的资源。那一年是我们最艰难的一年,但是从现在往回看,那一年对我们来说又或许是更好的一年。因为我们很努力地在Android平台上钻研,我们开发出了Go桌面、Go短信、Go联系人、Go天气等一个系列的应用,我们认为相比iOS我们可以在Android平台上开发出更多更好的应用。我们一个个地发布应用,并连续2年都坚持每周对应用做更新。我记得我们第一次在Google Play上发布应用时,排名是10076,但后来最好的记录是上升到了28名,在北美免费应用排行榜上。要知道排在我们后面的是Facebook、Twitter这样的产品。我们在Google Play上累积了超过1500万次的用户下载安装量。所以,我觉得当初我们决定选择在用户基数最大的平台上开发产品是正确的,我们会先开发英文版本的应用提供给海外市场,现在我们70%的用户来自海外。这也是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我们想要寻求新的市场机会。我们还不能说是成功,应该说是有了一个比较好的结果,我们还要继续努力,探索更好的商业模式,比如怎样从1300万日活跃用户那里获得更多的收入。

骆轶航:所以3G门户很好地抓住了机会,在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出现时,在Android平台出现时。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机会”的,对于中国创业者来说还有哪些关键领域是有机会的?

Edith: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是,Android真得让这个世界变平了。如果你看看那些顶尖的Android开发者,成功的开发案例,最酷的就是只要你能做出来好东西,无论身在何方都能处在图表的上方。所以你真的不用限制在本地市场发展,整个世界都是你的机会,那是绝对有可能的。另外说到移动货币化,日本确实是全世界最好的市场,如果你是个应用开发者,尤其是游戏开发者,日本市场是非常容易赚钱的,美国都只是其他市场中普通的一个。但好的是中国创业者已经在思考这个事情。最近我在读Thomas Friedman的《That Used to Be Us》,他在书中提到说,中国在过去50年就像一瓶一直在被摇动的香槟,现在你打开瓶盖,它喷涌而出。

Hany:我们总是问自己,为什么科学技术、为什么创新、为什么创业公司在美国可以成功?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美国一旦公司变大就会变得懒惰,会有许多政治因素混杂其中,他们不再能快速地创新。而创业公司在美国就可以非常快速地创新,大公司像Yahoo、Google无法做到创业公司那样的状态。但是在中国,情况就非常不一样了,中国大公司做新东西的速度如闪电。在中国,你会看到如果腾讯一说“嘿,微信这个东西非常重要!”明天就立马有1万人开始做这个东西。所以这对于中国创业者来说,要单纯依靠点子来创业创新非常难,他们必须要有具备竞争性的优势。YY的竞争优势是什么?就是技术,他们搭建了一个强大的服务器平台,可以同时处理成百上千万的任务。腾讯就无法做到,尽管他们尝试了很多很多次。所以,如果你要想去竞争现有市场,做到更好更快更便宜,你必须有防御性的优势。因为如果你没有,大公司就会击败你。

Lilly:中国的巨头公司做所有事情,他们有速度,有团队,有资金。所以创业公司面对风险的态度很重要,你如何处理失败?关键就在于你能多灵活地转身,你能多快地放弃掉旧的商业模式。当你走进国际市场,风险是绝对存在的,那就是不确定性。

骆轶航:过去的两年,我们看到许多中国公司走向海外,比如Go Launcher、UCWeb、金山软件等,所以我们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全球化”,请用一到两句话简单给出你们对于中国公司全球化的建议。

曹明:为什么中国公司只能关注中国市场?我认为下一个阶段是属于中国公司的,由中国公司去塑造整个世界。我知道的在中国,有许多小公司,可能只有60个、30个员工,但他们都是Android平台的顶尖开发者和主要游戏玩家。只是他们默默无闻地在做开发,在水面以下动作,但你能感觉到暗潮涌动。当他们壮大成为一座冰山,将会非常厉害。60人的团队能拥有5000万的日活跃游戏用户是很了不起的。总之,我的核心观点就是,中国公司一定要关注全球市场。

Lilly:做决策的过程非常重要,你不能一直只从位于中国的总部做决定,应该适当放权给海外团队。

Edith:第一,不要太严肃。美国创业者们都喜欢轻松玩笑,美国公司也非常擅长做公关和做品牌。有许多次我去参加中国活动,他们见到我都不会先问我名字便直接递上名片,我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但这其实是关系到“你”,关系到品牌,以及公关能力。其次,可能听着有点不近人情,但是如果你真要发展海外市场,不要雇佣中国面孔。

Hany:我认为,中国创业者比美国创业者要商业得多。我是埃及人,我在市场中长大,我买卖东西,我非常商业化,我做商业谈判,中国创业者做同样的事情。我们投资过的或者我知道的公司,他们关注的是如何赚钱,如何盈利,这是一大优势。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