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候已到,该把桥梁搭起来了”——『硅谷·中关村:未来三十年』活动札记

【编者按】他们,一个是典型的硅谷华人故事——上世纪80年代到硅谷,从工程师开始,到大公司高管,创业,做天使投资,帮助华人在硅谷创业,连接和沟通中美科技生态;另一个是典型的中关村创业故事,80年代末创办软件公司,被收购,从大公司离职,做天使投资,创立孵化器为互联网创业者提供帮助。他们的故事,也是中关村和硅谷——这两个全球最活跃的科技创业生态圈,过去和现在的缩影。如今,他们在做着相同的事情,帮助中国的创业者获得更广阔的全球视野,以及更大范围上的成功。这两个生态,在未来三十年,又会有发生什么故事的可能?

昨晚,由PingWest联合厚德创新谷举办了“硅谷·中关村:未来三十年”活动,现场邀请了硅谷华人孵化器InnoSpring 创始人张于庆和厚德创新谷创始人李竹分享了他们对硅谷和中国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些看法。在此我们将分享的部分内容整理如下,供读者参考。

1

张于庆

张于庆说,他在美国工作的22年中,在硅谷经历了三起三落,直接见证了硅谷最近二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他从90年开始工作,刚开始只是每周400多块的临时工作,后来到93年加入了一家150人的软件公司。在后来他所在的公司以6800万美元被收购,之后便去了思科,当时的思科只有2000多人,正是发展很快的时候。

后来他2003年出来创业,三年前开始创建企业家协会,然后便创办了硅谷首个关注中美创业生态的孵化器InnoSpring。到目前为止InnoSpring已经进行了第二期,一年之内有12家公司成立,300多个团队接受孵化,目前已有一家公司退出。

李竹

李竹89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当时已经拿到了出国奖学金,但由于各种原因最终未能成行,留在了国内。之后,他和几个清华计算机系同学拿出10万块钱做了一家软件公司,虽然当时一年房租3.6万,而其他大部分钱都投了广告,但幸运的是他们半年开发出来了软件产品,并当时就实现了盈利。后来该公司在96年被清华同方并购,97年清华同方股票近300元时,他和原来的几位创始人都有了上亿资产。

之后他们这几个人又掏出5000万人民币,开始做当时很少有人知道的天使投资,并投资了广东的德生电器(就是那个德生收音机的德生)。后来陆续的一些投资,让他们几个人获得了14倍左右的回报。2011年清华百年校庆之时,李竹又和当时的同学成立了一个TMT行业的垂直分会,于是后来变便成立了厚德创新谷,专门为国内互联网创业公司提供孵化场所和支持。

硅谷和创投

张于庆说,硅谷在这么多年的发展中,也经历了几次潮起潮落。从九几年的Web 1.0 和硬件的发展,到2001年的再次衰落,再到最近几年的再次发展。硅谷都在不断的颠覆过去的旧模式并出现一些新的模式。

而从创新投资角度来看,作为创业者和风险投资人,他认为风险投资本身也在被现有的形式所颠覆,即the disrupter is getting disrupted 。最早期的风险投资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的,而后来网景的兴起,PayPal Mafia(PayPal黑帮)的出现,意味着很多创业者不需要很多的钱就能做起来,甚至可以直接做出产品就能养活自己。

张于庆举例说像现在PayPal Mafia中典型人物Elon Musk ,他手下就有像SpaceX、Tesla这样的公司,这些在以前甚至现在都被认为是不可能的,同时他还是SolarCity的董事。这在过去,投资不仅保守,而且这些项目根本不可能出现。

现在的投资,随着天使投资人的崛起,投资变得更加有组织、有结构性,天使投资人也开始年轻化,民主化投资也开始出现,现在的硅谷满大街都是投资人,之前投资人的很多高标准到现在都不复存在。而且现在还有Kickstarter这样的模式,更是在天使投资的基础上颠覆了天使投资。这对于创业者来说是一件好事情,但对于投资人来说,其困难可想而知。

在现在著名的Y Combinator 刚出来的时候,投资便开始变得越来越容易、越来越普遍了。同时各种不同的孵化器也开始不断出现。InnoSpring现在的40多家公司中,就有10家左右之前曾接受过YC 的孵化。而InnoSpring 要做的,就是基于清华校友的优势,将在硅谷的一万多人的资源汇聚起来,为华人创业提供一些接地气的产品和服务,而这些团队也都是从大公司做过来的,所以更容易构建一个良好的生态系统。

从中关村到硅谷

张于庆说:对于目前的创业者来说,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创业的火候已经到了,是该把桥梁搭起来的时候了。虽然InnoSrping 在硅谷和Stanford 等很多大学都有联系,但这还不是根,最终InnoSpring还是要回到母校,为清华的创业者提供服务,为中国更多的创业者在海外市场拓展过程中提供服务。

而现在,对于全球的创业环境来说,硅谷还是创新的源泉。过去的硅谷都是大公司,但现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整个世界更平,对于很多公司来说是需要提前进行全球互联网布局的,早期有一定基础的创业公司一定要打开海外的这个市场。这里面已经有很多创业公司都开始做了,而且还做得很好,比如国内的游戏公司。另外美国也在制定各种优惠的政策(如创业签证等),帮助中国创业者将业务拓展到美国去。

他也介绍了InnoSpring 现在的项目孵化情况。硅谷的各个孵化器之间实际上差异很大,他们有着各个不同的模式和领域。InnoSpring和YC 、500startups 还是有一些区别的,目前他们的项目包括硬件、半导体相关、新能源、新材料、健康技术,以及包括eCommerce类的软件项目等。目前他们有一家做大数据的,是对专利数据进行大数据分析,他们把专利收集起来,为律师提供一些在专利官司中需要的数据和分析,甚至提供胜诉的概率等。

而由于他们对游戏不太懂,所以不太敢投,对这方面比较谨慎。不过他们最近投了一家叫做IfYouCan的公司,是原EA 的founder之一做的,此人拥有哈佛斯坦福双学位,同时认为他们现在做的事情是只有他们应该做也有能力做得事情。具体来说就是SEL——Social Emotional Learn(社会情感学习),他们通过游戏来教孩子学会社交情感关怀,在游戏让孩子接受教育,以改善现在的孩子天天沉浸在互联网中而丧失了社会关怀等。

从硅谷到中关村

李竹说:厚德创新谷从职能来说还可以为硅谷过来的企业提供接地气的服务。在硅谷创业的华人中,有一些项目适合中国市场的,他们需要在中国进行公司注册、办公场地租用以及和大公司的合作的,厚德创新谷都可以提供一些资源。厚德创新谷已经有100多个团队入驻,在孵化器里办公的有40多个,而且厚德创新谷不仅学习国外孵化器的市场和运作模式,同时还拥有政府补贴,为孵化的团队提供更本土的一些服务。

1

部分观众提问:

所谓的中美之间建立联系,这种联系到底指什么?

主要就是为创业者提供一些公司资源的共享,由于中美市场、企业文化等各个方面都有差异,所以这中间一定需要一些协助,来缩小他们之间的各种差距,或者弥补中间的鸿沟。

何时会出现中国的YC?

YC的创始人是Geek出身的,但实际上最早YC也是自己出去找团队,直到05年之后Dropbox、Airbnb等公司的兴起才让YC越来越出名。目前YC主要是以技术为核心,招35岁以下,而且往往是学校里最牛的团队。但并不是所有企业都适合于YC,YC也并不能孵化好所以企业。YC目前也就七八年的时间,一起判断还为时尚早,大家不要盲目的去跟随。

李竹称,他在研究过美国众多各不相同的孵化器之后,觉得YC 现在的模式就想当时湖南卫视的超女,有品牌、包装,在DemoDay之前有大量的曝光,但之后却很少看到真正有公司出来。另外YC 也有点像苹果一样封闭,所有资源都在内部使用。而大部分孵化器,会像Android 平台一样,给创业者提供更多的机会、空间和挑战,让他们能够长期的成长。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