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抱有“特朗普幻想”的华人们,你不在被那辆车碾压过的人群中

编辑:Vicky Xiao

当特朗普拒绝穆斯林难民和移民入境、打击“高犯罪率”的黑人、修建边境墙、驱逐拉丁裔“非法”移民、帮助锈带白人找回自尊时,华人相信特朗普会让美国再次伟大。部分华人以为这场“种族革命”的目标,是黑人,是穆斯林,是墨西哥人。他们天真地相信特朗普的做法会保护自己的权益。

今天他们终于惊醒:原来因特朗普上任而感到“重获新生”的白人们,想要的其实只是白人自己的至上特权。在他们眼里,华裔和黑人、穆斯林和拉丁裔,甚至那些支持种族平等的白人,都是“拦路石”。


当那辆小轿车飞速碾过爱好和平的示威人群时,它就碾碎了那些还抱着“特朗普幻想”的华人们的幻梦。

上周末,来自各个“另类右翼” (alt-right) 社团成百上千名示威者——一群在过去被美国社会所唾弃,却在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重获新生”的人们,攻陷了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 (Charlottesville, Virginia) 这座离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只有区区一百英里,人口不到 5 万人的大学城。

周六一早,集会者就已游荡在夏洛茨维尔城市的各条主干道上。

理查·斯宾塞 (Richard Spencer) 白人至上主义浪潮人物,在夏洛茨维尔和警察发生冲突 / Getty Image

理查·斯宾塞 (Richard Spencer),白人至上主义浪潮人物,在夏洛茨维尔和警察发生冲突 / Getty Image

如果说“统一右翼”只是一小撮人的狂欢,当人数更庞大的反集会示威者杀到,夏洛茨维尔才真的变成战场。另类右翼组织的成员,和反集会示威者之间开始爆发数不清的小规模言语和暴力冲突。

然而双方都没有料到,只是言语和肢体的暴力对抗,会如此之快恶化到有人丧命。

纳粹主义思想的支持者,美国新纳粹主义社团“美国先锋” (Vanguard America)成员,年仅 20 岁的詹姆斯·阿莱克斯·菲尔兹 (James Alex Fields)驱车千里从俄亥俄州赶到夏洛茨维尔。上午 11 时许,他在这里实现了自己扭曲的人生理想。

fields-vanguard

菲尔兹(图中持盾戴墨镜者)出现在反犹太主义社团的游行队伍中

当时,菲尔兹驾车飞速驶过 Water St. 和 4th St. 的路口,冲向一群反集会示威者,撞飞和碾过了一些人。接着,他的车撞进了前方的车,引发连锁碰撞,波及了更多人。

摄影记者记录下了汽车冲过人群的恐怖一幕:

摄影记者记录下了汽车冲过人群的恐怖一幕 / Daily Progress

Daily Progress

海瑟·海亚 (Heather Heyer) 因事故不治身亡,她生前在夏洛茨维尔的一家法律公司工作,年仅 32 岁。事故另有 19 人受伤。

“美国先锋”组织是美国著名的白人至上主义社团之一,之前一直在全国各地举办集会游行,抗议拆除作为民粹主义符号的雕塑。该组织发布声明,拒绝承认菲尔兹为其成员。

这场惨剧的另一个苦涩的事实是:海亚是白人。不过,在纳粹分子的眼中,恐怕她已经是个“种族叛徒” (race traitor) 了吧。

heather-e1502616758135


你恐怕很难想象,惨剧竟然是因为一座雕塑而起。

夏洛茨维尔市内伫立着一座罗伯特·李 (Robert E. Lee) 将军雕塑。当地一些居民呼吁将李将军雕塑以及其他有关雕塑拆除,政府和立法部门正进行激烈讨论。“统一右翼”(Unite the Right) 的核心主张之一就是保护这些雕塑。

general-lee-statue

罗伯特·李将军雕像 / 路透社

为什么另类右翼对一座雕塑情有独钟?原来,作为邦联军,也即南北战争中南军的著名将领,罗伯特·李是邦联制 (Confederate) 的代表人物,这是一种反对美国联邦制,对比美国宪法更早的宪法文件《邦联条例》顶礼膜拜,倡导个人自由和权利高于一切的意识形态。

但时过境迁,蕴含在邦联旗 (Confederate flag) 里面的不再是邦联制这种政治体制,或者意识形态本身。这些旗帜、图章,以及所有邦联军将领的雕塑,反而成了另一种更偏激,更鼓吹仇恨的意识形态——种族主义的符号。

“美国的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并不是这一两年才冒出的现象。但是在过去,这些人多少还知道羞耻、知道自己不为主流社会所容,因此行事多少有所顾忌和遮掩(比如三K党徒都要用白布罩袍遮住头脸和全身,只留两个小洞露出眼睛)。”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林垚在一则网络问答中表示

但特朗普的上台,打破了‘狗哨政治’的潜规则、把保守派政客以往只敢用暗语传达的观念(比如用“州权至上”来表示“别干涉我们蓄奴”)赤裸裸地摆上台面,让原本躲在暗处的种族主义者和新纳粹们胆气大壮,纷纷在光天化日下抛头露面、招摇过市。

的确。在特朗普上台之前,三K党成员还要用 AYAK (Are you a Klansman)、AKIA (A Klansman I am) 之类的暗语交流。现在,他们已经可以公然集会,占领一座城市了。

带有三K党色彩的社团“忠诚白骑士”,其成员周六晚间在夏洛茨维尔焚烧十字架和万字标志 / 美联社

带有三K党色彩的社团“忠诚白骑士”,其成员周六晚间在夏洛茨维尔焚烧十字架和万字标志 / 美联社

在当下的美国,种族主义可以有许多种体现形式:反犹太、反穆斯林、反移民、白人至上主义甚至新纳粹主义等。因为立场和主张不同、体现形式多样,加上反女权、反全球化、反同等,这些主义的支持者们被统称为“另类右翼”。

而李将军雕塑、万字旗、邦联旗等符号,就是这群人的精神寄托。

kkk-rally

那些一厢情愿幼稚地认为邦联旗只是代表保守主义的人,可以睁开他们的双眼了。周六全天,夏洛茨维尔到处飘扬着三K党、万字旗等标志和标语,到处都能听到 “血与土地” (Blood and soil) 这一标志性的纳粹口号。到了傍晚,几十上百名示威者聚集在一起点燃火炬——并非为了悼念死者。他们在复现三K党的“火炬派对”仪式。

这是一次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分子的集体闹剧,绝对没有任何悬念。

火炬派对 / Getty Images

火炬派对 / Getty Images

夏洛茨维尔市长麦克·西格纳 (Mike Signer) 已经将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他在接受 NBC 电视采访时称,“这是一次用汽车做武器的恐怖袭击。”

通常美国人都以为恐怖分子在海外,在中东,在欧洲。可能 “9·11”、圣伯纳迪诺枪击案以及波士顿爆炸案过去太久了,他们忘了恐袭也可以发生在美国本土,恐怖分子也可以是身边的美国人,可以是那个留着光头和奇怪的纹身,但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青年。原来经过白人至上主义和纳粹主义的洗脑,他们也可以变成恐怖分子。


特别应该明白这件事的,还有华人。

今年春节,刚上任 7 天的特朗普推出“穆斯林禁令”时,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川普签发“穆斯林禁令”,震动全美,也震醒了幻梦中的华人》。里面有一句话:当穆斯林被禁止入境,华人选择沉默。当华人被禁止入境,还有谁将为华人说话。

很多在美华人总是忘记自己作为种族歧视受害者的身份,这可能因为华人同时也是一个十分擅长对其他种族发动歧视,几乎不会感到不适的群体。很多在美华人都认为自己是毒品、暴力和骚乱的受害者,对维护黑人和拉丁裔等少数族群的政治正确感到厌烦。他们总是会忘记自己少数族裔的身份,而去支持各种维护白人特权的言论和行为,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也是他们的一员,应当享有各类种族特权。

chinese-for-trump

由此,很多华人选择了旗帜鲜明地支持共和党和特朗普。自 2012 年美国大选以来,亚裔(包括华裔)选民的增长率达到 16%在所有种族中排名第二,但所有选民中亚裔仍然只占 4% 左右。即便如此,无法投票的华人还是十分积极地在财务上支持特朗普,他们也会用微信等方式汇集捐款交给有选票和捐款资格的人或机构,去代替他们参与政治募捐。

当然,部分特朗普的支持者们也有自己看似更“理性”的理由,比如在竞选阶段,特朗普提出过一系列优先中小企业经济的经济政策,保护实业家的利益等经济政策,得到普遍认为自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在美华人的认同。特朗普想要修建边境墙、驱逐墨西哥人,在华人看来也能保护他们的利益。另外,关于民主党在加州试推的 SCA-5 法案,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谣言,即民主党在里面加入了学校按人种人口配额上学的内容,导致华人集体仇视民主党。

不无论如何,在美华人企图的,应该是特朗普的上任对华人有利,能够保护华人的权益吧。

但很遗憾,这不过是一场幻梦。

上篇文章提到,美国史上曾专门立法使得对华人歧视合法化。1882 年,两院表决通过了《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禁止华工赴美、对非劳工中国人冗化入境手续、禁止中国人入籍等等。但这并非美国歧视华裔的最早案例。1871 年,约 500 名白人暴徒血洗了洛杉矶唐人街,吊死了大约 17 名中国移民,史称 1871 年洛杉矶华人大屠杀。从历史观的角度来看,这次屠杀开启了美国白人对华人旷日持久的歧视年代。

chinese-massacre

150 年过去了,你会发现当民粹主义暴徒进行集体犯罪时,美国政治体制仍能给予它最大限度的包容。就连美国总统,都顾左右而言他。对于这次的“统一右翼”以及菲尔茨案,崇尚推特治国的特朗普甚至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在推特上发声。

直到事情发生 4 个小时之后,他才在以他名字命名的高尔夫俱乐部里,在白宫记者团的面前发表了一个非常含糊的声明:

我们持续关注夏洛茨维尔发生的可怕事件。我们用最强烈的语气谴责来自多方面的,对仇恨、偏执和暴力的过分展示。(这种展示)来自多方面。在我们的国家已经开始很久了。不是(在)特朗普(期间),也不是(在)奥巴马(期间)。这件事已经开始很久很久了。这不应该在美国发生。现在最重要的是快速恢复法律的秩序和对无辜者的保护。身处这个社会的公民不应该担心他们的人身安全和保障。孩子不应该害怕出去玩、和他们的父母在一起度过美好时光。 我刚和弗吉尼亚州长克里斯塔·麦克奥利弗 (Christa McAuliffe) 通话。我们达成共识,仇恨和分裂必须停止,现在停止。作为美国人,我们必须统一为一个国家,给彼此——我是真的很严肃的说——真诚的情感。

特朗普甚至没有在声明里对这些人的身份进行定性。这得到许多美国政客的批评。在共和党内也不例外。

科罗拉多州参议员科里·加纳 (Cory Gardner) 对特朗普喊话:“这些人就是白人至上主义者,这就是内部恐怖主义。总统先生,对恶魔我们必须直呼其名。”

cory-g-tweet

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克·卢比奥 (Marco Rubio) 也发推称,“总统要把这次事件定性为国内恐怖主义、要称这些人是白人至上主义者,这很重要。”不过他随后删掉了这条推文。

mcrubio-tweet

一家名叫 Tiki 的家居品牌发现,夏洛茨维尔晚间的三K党支持者手持得正是自己生产的火炬。该品牌很快发布了一封声明,宣称和这次活动没有任何关系,并且“不支持这些人的理念以及使用产品的方式。”《纽约时报》记者凯文·鲁斯 (Kevin Roose)评价:“Tiki 的立场比白宫还坚定。”

然而特朗普这份已经非常“克制”的声明,还是遭致了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批评。其中最夸张评论来自前路易斯安那州众议会议员大卫·杜克 (David Duke)——他是前美国纳粹党 (American Nazi)、民粹主义党 (Populist) 党员,还曾担任美国三K党的最高领袖“大法师”。他是这样在 Twitter 上教育特朗普的:

你应该好好照照镜子,记住不是激进左派,而是美国白人把你送进白宫的。

davidduke-twitter

这段话听起来十分糟糕,但很遗憾他说的都是大实话。根据皮尤 (Pew Research) 统计的结果,白人在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中贡献 69%的选票,而亚裔只有 4%。而根据 CNN 对全国超过 24,000 名选民的调研,只有 29%的亚裔、8% 的黑人和 29%的拉丁裔选民投给了特朗普,这个比例在白人中高达 58%。毫无疑问,白人才是特朗普从开始到现在再到 2020 年需要抓紧讨好的种族。

因此在杜克的话中,把“激进左派”换成其他种族,是完全没问题的。

这也是特朗普不敢对邪恶直呼其名的原因所在:再不相信大选,疯狂指责大选中存在舞弊,他也明白——正是依靠在竞选阶段取悦这些人,自己才得以进入白宫。以总统名义发布对白人至上主义者、新纳粹主义者、种族主义者的谴责,只能让他坐实了靠民粹主义上位。

如果还不相信这一点,请自行搜索特朗普竞选口号 “美国优先” (America First) 的起源,你会找到这样一张图:

Ku-Klux-Klan-American-First-Parade

图中的人,不巧,正是上世纪 20 年代的美国三K党。

而当特朗普发表迟到的、不敢直呼其名的“谴责”,却又在推文中加上 American First 口号时,向自己的基本盘喊话表忠心的“狗哨政治”意味就很明显了。

americanfirst-tweet

就连前面提到的大卫·杜克,都承认了特朗普对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恩惠。“我们有决心夺回我们的国家。现在是历史的转折点。我们将会兑现特朗普的承诺。这是我们所艰辛的,也是为什么我们投给特朗普,因为他将会夺回我们的国家。”

所以,华人真的不用再继续幻想特朗普的上台会有利于华人了。因为从一开始,他的支持者,以及因他的上台开始兴风作浪的政治势力和社会团体,想要的只是白人特权。你可能给特朗普投了票,但对于特朗普,你、其他黄皮肤以及有色皮肤的族裔并无差别。大家都在同一个阶层——“没白人重要”阶层。

161203-haynes-column

上次文章里,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的那首诗被我改编了一下:

起初他们枪杀了黑人,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黑人。接着他们不让墨西哥人工作,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墨西哥人。然后他们禁止穆斯林入境,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穆斯林。

别再幼稚以为“他们”不会惹上你了。当白人至上理念流淌在纳粹分子的血管里,他们连持有反对意见的“自己人”,都会无情碾过,而你,并不在那辆车的身后。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