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给电影带来泡沫?这几位行业大佬不这么认为

440.69 亿元,这是中国电影在 2015 年交出的票房成绩。比起十年前的 20.46 亿元票房,增长 2153% 。这背后的原因少不了资本的力量。

资本对电影业到底有什么样的影响?如何看待资本所带来的电影泡沫?未来怎么利用资本帮助电影业的健康发展?

6月12日上午,由上海国际电影节主办、阿里影业承办的“电影与资本,相爱不相杀”主题论坛,邀请电影业界的诸位大咖一探电影与资本的关系。

即便是科技突飞猛进的当下,拍电影仍是一件烧钱的事儿。就拿最近上映的《魔兽》电影来说,制作成本高达 1.6 亿美元——这意味着高昂的前期投入。到今天,中国电影终于发展至 400 亿元票房的体量,成为世界第二大的电影市场。这是电影工业发展壮大的结果,也是资本进入的过程。

在博纳影业创始人于冬眼中,资本是电影业的重要推手,但要学会与资本博弈,而不是倚赖。他举了博纳的例子。

2009 年,当时的影视行业还没有开始大规模的资本进入,包括博纳影业在内的诸多行业领先的民营企业都在那段时期遭遇资本瓶颈,唯有选择登陆美股,谋求发展的金融支持。那时候华谊兄弟的王中军只能选择马云的个人投资。“所以如果那个时候我就遇到马云,现在出去上美国的是王中军。”

此后五年,博纳的行业地位、电影的业绩稳坐前三甲,但是从来没有分析师,也没有资本来找于冬。很不幸的,2015 年 6 月博纳刚宣布私有化就遇到股灾,一直到元旦的熔断,大熊市至今,注定回顾的路径是不平坦的,但为什么还会回来?

他认为博纳错失五年国内资本的助力。“在美国长期被资本边缘化,尤其是在中国电影产业快速增长的阶段,再停滞几年,可能博纳可能就被万达收购算了。”

yudong

于冬说,要是一早遇到马云,那去美国的就是华谊。

好莱坞的工业从它的发端到今天实际上背后都有资本的作用,所以上对好莱坞的制片人来说,首先找钱的能力是第一位的。华谊兄弟 CEO 叶宁同样对资本报以批判审慎的态度,“如果你能用资本的力量促进好的作品诞生,钱越多越好;反之,就是在 burning money。”

对于今年以来的电影 IP 热潮,叶宁觉得这某程度是资本推动的泡沫,认为此 IP 非彼 IP。国外成熟的电影 IP 一抓一大把,著名的如星球大战系列、 007 系列等等。国内没有类似的电影 IP,或许华谊的《狄仁杰》系列勉强能算一个 IP。

目前大家谈论的 IP 泡沫是来自于所谓的文学IP,游戏 IP,互联网 IP。资本押注 IP,也侧面说明中国电影的工业体系还不够成熟,资本只能从这个角度寻求安全感。(包括今年以来,电影保底发行与资本证券化的现象也体现这种资本短视的问题)就目前电影工业化的水平,大规模的电影创作,需要各个环节的系统化支持,只有 IP 内容是远远不够。

中国著名导演、监制黄建新,笑称自己是一个双重身份,能够分别站在资方与制作方的角度看待问题。他认为,最惨的就是完全不懂行业的资本介入,因为资本带有权力的,它会有很多跨界的、额外利益的要求。

资本趋利是本质,如果你不能赚钱资本一定会把你抛弃。所以就造成资本鼓励拍赚钱的电影,而全世界最好的电影都不是最赚钱的。类型的、中庸的、面面俱到的电影是最赚钱的电影,这是市场的特性。

万达电影院线总裁曾茂军不止一次强调,资本过热对电影产业可能会带来浮躁,投资者和创作者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对于内容的关注度下降,导致电影质量下降,观众审美疲劳,这会影响电影行业的长远发展,“一些复杂的电影金融产品,甚至会给投资者造成损失。”

未来如果中国电影想参与全球竞争,没有 1、2  亿美金的大制作是搞不下来的,这需要资本的助力。然而过度资本化,资本衍生品,有挣快钱的心态,不是通过电影本身挣钱,对电影又会造成伤害。如何把握金融与资本与电影之间的度,是中国电影人必须持续关注的问题。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