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硅谷生活的中国Nerd们,你们的创业时机到了!

software defined

在硅谷创业与投资的核心圈子,第一代华人移民的缺席和失语也就是过去几年发生的事。不过现在,时机差不多已经到了。

新一轮机会的引爆,是随着硅谷顶级风险投资机构的早期投资越来越向企业级工具和产品倾斜开始的。当下层出不穷的面向企业的云计算、数据分析、团队协同工具和解决方案,对硅谷本地的第一代技术背景的华人移民甚至中国本地直接到硅谷创业的企业级工具开发者来说,机会必须得抓住。

上个世纪末到本世纪初,当时硅谷创新的重心仍在解决互联网通讯需求日益复杂带来的网络交换设备、软硬件网络通信解决方案和安全方案,一批由第一代中国大陆技术移民创建的”startup” 先后——他们是中国北京的创业者与硅谷风险投资打交道的开始,其中的大多数公司今天已实现退出。其中最为夺目的案例是现北极光投资创始合伙人邓峰在1997年创建的NetScreen和1996年朱敏与SubrahLyar联合创立的WebEx——它们都赶在了上一轮互联网泡沫破灭前在纳斯达克上市(NetScreen:2001年,WebEx:2000年),再分别卖给了Juniper和思科。

而接下来对第一代大陆技术移民创业者来说,是近10年沉寂和失语——Facebook、Twitter和LinkedIn等“社交网络”的兴起和层出不穷的面向直接消费者的互联网工具竞逐,让中国背景技术创业者们在语言交流、文化理解和生活方式等方面的障完全凸显。我甚至见过一些早期在Netscreen和Juniper这样的公司长期工作的华人技术天才,他们过去几年也一直挣扎在所谓“B2C”产品的创业尝试中,那个过程漫长、痛苦且有挫折感。

更重要的是,过去的5年硅谷的创业文化也变得越来越娱乐化。“Demo——融资——发布产品——增长——再融资——上市”的过程越来越像表演和明星选拔赛。各式创业孵化器、创业者聚会和TechCrunch这样的科技媒体的出现,催促创业者们不得不变成讲故事的人、社交天才、投资人聚会中的活跃分子、创业人脉的积攒者甚至出色的博客作者。对那些来自中国大陆的技术背景的专业人士来说,这些都是令他们陌生、措手不及、无所适从,进而产生恐惧的技能。当“技术驱动”和“用产品说话”越来越成为一种不必付诸实践的口头禅,以及创业变成一种营销和社交行为之后,这一代人的“失语”显而易见。

不过,面向企业的云计算、数据分析、协同工具和管理工具正在成为硅谷顶级风险投资机构在一轮轮消费者泡沫后重新聚焦的对象,这意味着强调技术、在意稳定性和安全、关注长线增长潜力的技术流创业,正在真正回归主流。

曾经在过去5年发起过数百起早期“B2C”类型初创公司的顶级风险投资机构Andreeseen Horowitz说了,他们将减少甚至停止在早期阶段的面向普通消费者的早期公司的投资,而倾向于进入B轮甚至以后。今后的早期投资,将更多集中在更能预测未来成功概率的企业级服务上。

而这从来都是中国大陆背景的硅谷创业者的强项。

那些为企业提供数据可视化服务的硅谷华人创业者,那些提供企业在BYOD(自带移动设备办公)环境下安全解决方案的华人创业者,那些为某一个垂直领域的企业提供新型数据库、搜索引擎和商业智能解决方案的华人创业者,那些为大公司或创业公司提供灵活团队协同管理工具的华人创业者,那些致力为企业实现“软件定义网络”(SDN)甚至“软件定义数据中心”(SDD)的新一代中国大陆创业者——机会来了。作为新一代的Nerd,他们的知识结构更全新、心态也更开放,他们越来越熟谙如何用硅谷的语言和硅谷的方式去社交、建立人脉和表现自己。重要的是,企业级服务的投资将从一开始就回到问题的核心:技术、产品、商业模式以及可被验证的增长前景。

机会来了,抓住它。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