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架遭击落,24架被驱离:无人机成央视春晚史上“最不受欢迎物种”

2016年,29架无人机现身央视猴年春晚舞台上,一时风头无两,但2017鸡年春晚,无人机就没这么好待遇了。

为了给“史上最强大阵容”的央视春晚做安保,本届春晚的安保指挥部特地成立了“无人机管控组”,以应对来自不同渠道的刺探和泄密企图。今年春晚有上海、哈尔滨、桂林和西昌四个分会场,从目前报道的信息来看,桂林、西昌两地对无人机的格外防范。而且与西昌政府专门召开了会议的常规动作比起来,桂林市政府为保证央视鸡年春晚的筹备和举办,更发布了《2017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桂林分会场无人机等“低慢小”飞行器管制通告》

相对而言,两地重视程度虽有异,但安保模式大同小异:均以会场为圆心,根据距离由近及远划分三层区域,其中桂林象山分会场分别为“核心区”、“管控区”、“疏散区”,凉山西昌分会场分别为“核心警戒区”、“外围警戒控制散区”、“疏散区”。除了无人机外,滑翔机、热气球、航模等任何人工飞行器都成为被驱离乃至击落对象。

近年来春晚人气并不如前,但令人惊奇的是,竟然真有人通过放飞无人机到现场刺探春晚准备工作。公开报道称,桂林、象山分会场各安装了8个无人机干扰器。但若按有24架被驱离、6架无人机被武警击落的数量计算,桂林地区无人机干扰器起作用的比例是80%。

看来,今年春节晚会最大的输家既不是捧出年度网络流行语剩菜的央视,也不是精神视觉遭双重折磨的观众,而是无人机——在最高级别的安保面前,30架无人机输了——所以这些被击落或驱逐的无人机犯了什么错?

事实上,不仅是中国,全世界的民用无人机管理都处于初级阶段。各国对未经允许或违反规定的无人机主均会面临不同程度的处罚。在美国黄石公园因放飞无人机的加拿大游客,也在这两天被判罚5000-6000美元。中国有超过2万名无人机驾驶者,但取得“驾驶证”的只有1200多人——这意味着,在桂林分会场被击落的无人机很可能都是“黑飞”(至于相关飞行员是否被追责,目前不得而知)。

2016年初,国内颁行《轻小型无人航空器运行暂行规定》,无人机将禁止进入限制区域,这些限制区域包括机场障碍物控制面、飞行禁区、未经批准的限制区域。“未经批准的限制区域”可能由法律规定,如本月15日,一名23岁的无人机玩家上传了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近距离拍摄客机降落的视频,由于无人机侵入机场“净空区”,这名声称“拍摄日落”的年轻人除了遭到舆论声讨,还违反了《民用机场管理条例》;“未经批准的限制区域”也可能由政府部门(如作为春晚分会场的桂林市人民政府)划定,春晚分会场被击落或驱离的无人机,应该是进入了桂林市政府为春晚分会场划定的“限制区域”。

虽然民用无人机危险性越来越大,受到限制也越来越严格,但临近春节,有关中国行政部门使用无人机的新闻越来越多,且举数例:

过年期间,上海、商丘等地将动用无人机监控市区的鞭炮燃放行为。

shanghai

shangqiu

 

除夕夜临汾则用无人机监控大气环境。

linfen

春运其间无锡用无人机对沪蓉高速进行执法巡逻和现场抓拍。

wuxi

回到春晚和无人机的话题上来,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至今,央视春晚曾一度是颇具仪式感的“春节”假期中不可或缺的年夜饭,但如今,人们所能触及的娱乐方式已经太多,春晚所呈现的内容审美也大大落后于时代,它已不再是国人必需的“年夜饭”,而在社交网络也沦为不少人的吐槽对象。面对近年春晚收视率一直在30%上下挣扎的现状,央视对春晚节目单和现场准备工作实施保密以提高关注度,也在情理之中。只不过办一场晚会,能让地方政府发布通告禁令,并动用武警力量支持的事业单位,也只有央视一家了。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