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作者刘慈欣:和腾讯游戏合作,我只负责设计世界观故事脚本

昨天,腾讯互娱发布会的最大惊喜恐怕是科幻小说《三体》作者刘慈欣来到现场,宣布出任腾讯移动游戏“首席想象力架构师”。

“三体”系列手游将由腾讯出品?

答案并非如此。《三体》游戏并不取决于刘慈欣个人意愿,改编权在游族网络手中。与腾讯游戏合作,刘慈欣的主要职责是为腾讯手游设计世界观和故事脚本。现场也公布了刘慈欣为《雷霆战机》创作的全新星际科幻题材世界观与故事背景。

谈及与腾讯游戏结缘,刘慈欣表示,20 年前他也是一个狂热的游戏玩家,对游戏的痴迷不亚于对科幻的热爱。移动游戏时代,他认为游戏应该具备更丰富的想象力以适合不同的人群。

想象力恰是刘慈欣最擅长的。在现场,刘慈欣还对腾讯游戏新推出的 8 款手游进行了简单的点评和想象。他说,作为一个科幻作者,在 8 款手游中他最感兴趣的是科幻背景的《星河战神》。他认为想象还可以更大胆一些,例如加入科学中最前沿的武器,包括暗物质、黑洞、超新星等,或采用射线武器,它能够侵入敌人数据系统控制战舰。

而针对《保卫萝卜3》,他则调侃道,可以将保卫题材延伸至环境保护,做一款环保题材,对抗雾霾的塔防游戏。

当然,这只是抛砖引玉。在担任腾讯移动游戏“首席想象力架构师”后,刘慈欣肯定将会更多将自己的想象力跨界融入到移动游戏中去。会后,刘慈欣接受了 PingWest 品玩等多家媒体的采访,这里整理了采访实录,从中你或许可以看到刘慈欣和腾讯游戏擦出了怎样的火花。

cixin liu 2

(刘=刘慈欣)

问:《三体》电影进展如何?有考虑改编其他作品吗?

刘:《三体》电影上个月在小兴安岭已经开拍了。我没有在片场,具体的进度不清楚。没有意外的话 2016 年可能会完成并且上映。至于其它的作品,很多的改编权都转让了,到目前为止没有实际开拍的电影,我很难说它什么时候开拍。

问:小说创作和游戏创作有没有互通的关系?

刘:小说和科幻游戏有很多相似之处。它们都是构造一个想象的世界,在想象的世界展开故事,它们都会有世界观设定。如果是注重文化品位的游戏,它的世界观故事是重要的部分,是成为游戏灵魂的东西。这是它们之间的相同点。

不过他们之间也有区别。小说没有互动性,游戏以互动为核心,这是最大的区别。

总的来说,游戏很可能成为未来的一个很重要的艺术形式,有人叫它“第九艺术”,它越来越进入到主流文化之中,占有越来越多的空间。

问:透露一下这次和《雷霆战机》合作的新品具体内容?

刘:《雷霆战机》是一个射击类的游戏,非常的传统,它以前有故事的框架,我在上面加以扩充修改,引入了平行世界的概念,使其成为一个太空作战的故事。比如我们自己世界中的人类要想生存下去,你必须跟别的平行世界的力量联合起来,组成“宇宙公会”同盟,等等。

不过,由于手机游戏受到屏幕大小的限制,它不可能有端游那么宏大复杂的故事设定,《雷霆战机》的故事仍是比较单纯的太空战斗。

问:您和腾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的呢,为什么有合作的想法?担任腾讯移动游戏首席想象力架构师后,除了雷霆战机,未来还会在腾讯游戏平台上做什么事情?

刘:在这之前,和腾讯一直都有接触。我家有QQ,我和我的儿子都有,这很熟悉。真正接触是在前年,我去腾讯做了一场题目叫做《科学中的故事资源》的讲座,内容是怎样从科学中提取故事资源。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大型的互联网企业,感觉进了校园的感觉,很震撼,这么年轻的企业,这么充满活力创意的企业,是很有前途,和我在的央企形成鲜明的对比,是两个极端。

具体和腾讯以后的合作,我现在是为《雷霆战机》设计世界观故事,以后也主要是这样的工作,构建游戏的世界观和故事。在我看来,游戏与玩家互动的时候,它的世界观和故事越来越重要,我希望在其中做出努力。

问:未来可能会在小说、动漫、影视等泛娱乐领域与腾讯展开合作吗?

刘:科幻小说本身叙事的文学是西洋艺术,它变得逐渐衰落。科幻文学真正的前景是与其它的艺术形式融合,比如电影、电视、网络游戏等,这将会是它真正的未来发展出路,所以我很希望和腾讯在泛娱乐领域开展合作。

问:科幻作品改编成游戏、电影、动漫等等艺术形式,您觉得需要注意哪些方面?

刘:不同的艺术形式规律不同,电影、游戏、小说三者的差别很大。

其实从我个人来看,我认为科幻本身它是最适合画面来表现,科幻是为电影和游戏生的,而不是为小说而生的。很多人过分夸大语言的威力,语言描写科幻有些时候是无能为力的。小说的优势在于抛开了其他限制,产生了好的故事和创意,现在往往比较好的故事都是从小说中产生。如何将故事转换成电影画面或游戏互动机制,则是困难的一点。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改编的时候千万不要执着于原著,它不一定是好的选择。从文学上来说电影和游戏有它自己讲故事的方式,只需要忠于原著中你认为最好的精神内涵和创意。

最后是很现实层面的问题。电影和游戏,特别是电影,它受到的制约和限制比小说多得多。电影受到市场、审查、技术、团队等因素的影响,不能以创造小说天马行空的思维去做改编的电影和游戏。

问:有没有担心手机游戏无法体现您小说具体的价值观?

刘:首先,并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现在的手机游戏不是根据我的小说改编的,它是原创的东西。假如手机游戏真的根据小说改编,也不违背原著精神,不管新作品怎么改编,只要找到新的表现形式,都是对原著的尊重。只要从原著找到它最核心的创意就可以,并不需要完全的照搬原著的要求,形式也不太可能完全照搬。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