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第一批殖民者带去火星的,是可口可乐还是支付宝?

互联网对支付交易方式的影响超出想象地快和深远。

记得我还在念小学的时候,那时还没进入新世纪,一个二线东部城市,每天坐公交车的单程票价好像是2元。公交公司还有另一种政策,卖同等面值的公交车票,一次性买大量的车票可以打一个小小的折扣;公交卡还要再过几年才会出现。但不管是 2 元现金还是车票,都是投币式的,没有专职的售票员:少投不行,投多了不找零。如果实在没带零钱怎么办?可以跟其它乘客商量着来,比如你投进去一张十块钱,然后把接下来 4 位乘客的 2 元钱收归己有,司机也认可这种方式。

然而,不是所有的场景都能依靠临时的智慧解决的。

有一回我又去坐公交,出门着急,忘记了带零钱也忘记了带车票,站在公交车门口的投币箱边着急,感觉端坐驾驶座上的司机师傅在用一种抓到了笨贼一样的目光恶狠狠地盯着我。如果你最近蒸煮过松绑了的活的大闸蟹,大概可以理解我当时的状态。天无绝人之路,正因为出门走得急,我妈随便给我披了件外套,我莫名其妙从里兜里掏出一张五十块人民币——可能是压岁钱的一部分,当时还是旧版,这几位眺望远方的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才是当时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1

但马上我意识到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我难道要用这五十大洋去买区区一张公交车票?!五十块啊,对一个垂髫少年来说,可以吃两顿肯德基,买一个大型变形金刚,或者一整套的奥特曼光碟。这五十块背后可能需要付出的是多达半年的血泪,期末考好几个一百分、天天写日记、每周做家务,才能换来的 happy hour 啊。

现实是残酷的,司机看我有钱,直接发动了汽车,但我的身后并没有另外 24 位乘客来为我止损。后来怎么跟爸妈解释这个事件的,已经记不清了;总之,那个手里捏着五十块人民币站在公交投币箱前飘的场景,虽然不至于从此立志去改革钞票和公交车,但现在一想起来我都羞愧不已。

后来,我开始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而成长,跟周围的同学一样,陆续学会了用固定电话充值 QQ 币、在报刊亭买网游充值卡、在淘宝上购物。读书的时候很奇怪,网游账号有自己申请自己充值玩的,也有跟同学一块儿充值玩一个账号的,QQ 是为了更好地与游戏里的网友联络而申请的,但过了好几年才自己去申请一个淘宝账号——一来小毛孩儿本来就没多少零花钱,二来买衣服什么的都是家长操办。那时候,感觉电子商务这种东西还是离自己太远,有什么要在淘宝上买的东西,都是借用表姐的账号。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淘宝 C2C 模式的出现让千家万户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网购,什么叫剁手,什么叫吃土。为了解决淘宝交易过程中买卖双方信任的问题,支付宝出现了,从 PC 到移动端,支付宝随着淘宝业务的扩张也在不断迭代。以支付宝为依托的蚂蚁金服,自 2014 年正式成立以来,根据最新报道,估值已经达到 750 亿美元的高点,如果上市,市值将很有可能超越百度。

直到现在,我终于感觉到支付工具可能是与真实世界关系最大的互联网产品:网购、餐厅、便利店、网约车、生活缴费、理财…这个时候,你自然而然地就想知道,作为工具的支付宝,现在边界究竟在哪里?或者说,它的发展速度到底有多快?


今年十一假期,我受支付宝的邀请去了一趟韩国首尔考察发现,中国移动支付工具的普及已经到了一个相当成熟的程度。大小商家店铺的收银台前,绿色的微信和蓝色的支付宝广告竟然跟中国人一样多,尤其本来就是专门做支付起来的支付宝蓝,在仁川国际机场和明洞商圈简直是霸屏一样的存在。

1

在仁川机场,几乎所有标识很早就有韩、英、中、日四种语言。2014 年,入境韩国的中国籍数量就超过了外国人游客的三分之一,是日本游客的三倍以上。这两年来虽然双方政治上忽冷忽热,但在经济上,中国早已经成为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海淘代购族的韩国生意很红火,到了十一这种黄金长假,中国游客到韩国购买化妆品和服装的热情堪比 2015 年上半年的中国 A 股。

在一些旅游网站的韩国版讨论区会看到一句玩笑话,在首尔主城区或济州岛随机选取一个点,方圆100米的商店里肯定会有中国人。至于仁川机场和首尔的几大百货公司、免税店里,即使说一口带南腔北调的不标准普通话,也能畅行无阻(最重要的是购买无阻)。为了迎合中国买手疯狂的购买力,首尔大到十几层楼高的百货免税店、小到十平米的街边商铺,许多都配备了会说中文的服务生,或者干脆雇佣着地道的中国人,提供便利的中文服务。

8

2015 年开始,韩国最大的新罗免税店和乐天免税店,陆续把他们的商品搬到了纯中文环境的互联网上,要么在天猫开店,要么做了一个体验还不够好的 app,中国游客只要凭借护照和机票信息在线上下单,就可以选购免税店商品,回中国之前在机场就能直接提走现货,能直接带上飞机。在这些全方位为中国游客量身定制的购物便利政策驱动下,韩国免税店 2016 年 6 月的销售额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但也不是没有龃龉。2016 年 8 月,韩国关税厅和流通业界曾表示,为了防止抢购或代购,关税厅向韩国各大免税店提出了严格限制消费者购买化妆品、手表、箱包的数量等相关政策。具体数字是,每人在免税店购买的箱包和手表的总数量不能超过 10 件,化妆品、香水等同一品牌产品限购 50 件。这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引起争议的韩国限购令。

当然,韩国的免税店业主们从来就不同意关税厅的这种限购动作,中国游客一直是他们全力招徕的强购买力顾客。随着移动互联网和移动支付的普及与发展,韩国的免税店就选择从这里入手做文章。

5

在首尔明洞附近的新世界百货,除了大楼外墙硕大的中文广告牌以外,进门第一个见到的一定是一个专门提供中文服务的服务生。

上到位于 8 楼的免税店化妆品区域,四川话、广东话、东北话此起彼伏,广受欢迎的雪花秀、whoo 等韩国品牌专柜前的队伍尤其长。根据新世界免税店负责海外营销的经理给出的数据,中国客户日常最高可占交易笔数的九成,但客单价还不如日本客户高。像新世界、乐天这样的韩国大型免税店,每到中国节假日时期就会针对性地为中国游客推出相关的优惠政策,五一、十一、圣诞节,不同的时间点有不同的方式。在十一黄金周,店铺橱窗上会贴上“庆贺国庆”(没错,即使是在韩国)字样,一些服务生胸前还会别着中国国旗徽章,恍惚间真的容易给人以一种天朝上国出使的感觉。与古代宗主制不同的是,这种文化上的贴近,来自于全球化和市场经济。

4

在支付方式上,选择用移动支付工具支付宝的中国游客大概占到 20%;目前占主流的支付手段仍然是现金+银联卡,但是支付宝的占比提高地非常迅速。相比起来,除中国之外的外国游客还是更习惯用 Visa和 MasterCard 的信用卡,在韩国选择用移动支付的,不管是 Apple Pay 还是 Square,都非常少。

一名十一期间跟女朋友一起来旅游的 25 岁中国男性游客告诉我,虽然乐天百货及明洞的绝大部分商场,甚至可以说首尔但凡有点规模的化妆品、服装等店铺都支持支付宝,但他还是感觉银联卡更“靠谱”,选择支付宝的时候都只是小额支付场景。

6

但在支付宝和微信的大力推动之下,中国游客移动支付的习惯已经走在了全世界最前面。根据支付宝跨境支付的数据显示,今年十一黄金周,中国游客在海外使用支付宝的交易笔数较去年同期增长近 4 倍,人均消费超过 1000 元。

我的同事 lianzi 曾写过一位美国人看到支付宝时的惊奇:“你不可能通过 PayPal 去贷款、去叫外卖、去直接线上叫来一位代驾,去评定你是否是一个有信用的人……这样的功能在美国根本就是一个 App Store。”

不仅如此,支付宝现在还承担了一些公共服务功能,在国内的许多大城市,你可以用它缴纳水电煤气费,提取住房公积金,刷公交和地铁,在医院线上预约挂号,缴纳交通违法罚款。甚至去韩国旅游,你都可以用支付宝来退税,在仁川机场有专门的支付宝退税机器和中文服务的工作人员,只要拿着商家给开的退税单子,外国游客就能把多缴的税金退到个人认证过的支付宝上,即时到账。

7

而这个服务已经持续了一年多。根据支付宝的数据,中国游客用支付宝退税的服务,退税笔数比去年国庆假期翻了一倍,使用支付宝退税的人均金额达到 361 元。

二战时期,远离家乡作战的美国大兵最需要用一些刺激性的东西缓解战场上的恐惧感,当时的香烟就是配给制的。后来,更有一种气泡很多的碳酸饮料开始在军中流行,这就是可口可乐。由于战争中旺盛的需求,美国大兵很快把可口可乐带往欧亚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本已陷入经营困境的可口可乐公司迅速扩张,很是发了一笔战争横财。

1

有人说这是美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这要看你站在哪一边了。半个多世纪后的现在,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正在用支付宝和微信进行文化科技的输出,那一定是在带领全世界人民走向移动互联网文明的时代。很难说,未来如果人类终于可以迁徙到火星上,先在那里扎根的究竟是可口可乐还是支付宝。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