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不起来了,《欢乐喜剧人》变《尴尬喜剧人》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小鲜综艺(xiaoxianzongyi)

作者:NY152

4月9日晚《欢乐喜剧人》决战之夜,节目以1.99%的收视率夺冠,但高收视难掩《欢乐喜剧人》第三季自开播以来的尴尬。与前两季豆瓣电影8+的评分相比,5.6分似乎饱含了观众对这一季的不满之情。自此,《欢乐喜剧人》还能代表中国喜剧的最高水准码?

21

“第三季《欢乐喜剧人》的总冠军是——文松”。

随着主持人郭德纲的宣布,《欢乐喜剧人》第三季以辽宁民间艺术团文松的获胜落下帷幕。即使现场一派欢天喜地的气氛,决战之夜节目以1.99%的收视率夺冠也难掩《欢乐喜剧人》第三季自开播以来的尴尬。与前两季豆瓣电影8+的评分相比,5.6分似乎饱含了观众对这一季的不满之情。

22

巅峰对决谈梦想、请大咖,但还是很无聊

《欢乐喜剧人》巅峰对决之夜可谓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论结果还是过程,都让追了三季的观众倍感失望。

正如张小斐在表演开始前说的“保四争三”一样,昨晚她的作品《花房姑娘》只能用保守、中规中矩字来形容。也许这是本季第一、二期她追求突破却并没有取得好成绩的原因。云南、艳遇、爱情,外加张小斐和贾玲万年不变的女神女汉子之争,包袱平平、结构松散,无甚新意。

23

可即便这样还是打败了郭麒麟的传统相声《说学逗唱》,夺得季军之位。

自打出现在《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观众对郭麒麟的评价里总少不了“郭德纲”三个字。但昨晚的收官之战中,虽然避免不了把老郭带出来涮一把的套路,郭麒麟却将传统相声艺术的基本功“说学逗唱”简简单单展示给观众。听惯了“蒸羊羔、蒸熊掌”的报菜名,偶尔听听少班主的太平歌词《杨乃武与小白菜》也很是惊艳。可以看出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底子。但遗憾的是,《说学逗唱》只能止步四强。

24

开心麻花常远与张小斐一样,在主题选择上比较保守、讨巧,打出“梦想”这张牌。虽然免不了走煽情套路,但这次的《喜剧之路》算是有了点新意。小品中,打小喜欢相声却苦于无人欣赏的常远只能在洗浴中心打工,但老板不喜欢他的双簧,认为他的表演不够high于是找来新演员顶替他。这个新演员用自己的“玩儿命绝活”拿走了常远的工作。细想之下,小品中常远的处境代表了传统艺术的现状,而咋咋呼呼、上蹿下跳的新人颇有点二人转演员的味道,这样的安排是否别有深意呢?此外,开心麻花延续了自第一季以来舞美讲究、叙事完整的优势,赚了观众一把眼泪。

25

至于夺冠的辽宁民间艺术团在决赛中延用了《谁是男一号》的主题形式,由文松、宋晓峰等人依次展示才艺。不仅题材毫无新意,甚至笑点依然是娘炮、装傻充愣那一套,当然这些笑点也并没有多好笑。

和前两季一样,第三季决赛依然采取嘉宾主演的形式。决赛之夜找朋友站台助威是综艺节目的惯例,《歌手》有帮帮唱,《欢乐喜剧人》自然也不例外。说到好处,最主要的自然是可以利用嘉宾的人气为自己拉票,但这种帮忙形式容易造成反客为主的后果。

26

不仅节目组请来世界著名喜剧大师“憨豆先生”坐镇,四组参赛者中的三组均邀来“大腕儿”助阵:大碗娱乐张小斐+贾玲、开心麻花常远+沈腾+著名相声艺术家常宝华、辽宁民间艺术团文松+宋小宝,意外的是,德云社此次既没有拉于谦也没有请岳云鹏,在四组参赛者里算是相当清流。

但贾玲、沈腾、宋小宝这些大咖的出现瞬间轻而易举夺走了本属于主角的光芒,这种光芒不仅包括观众的注意力,更是对舞台的掌控。如《花房姑娘》中的笑点几乎被贾玲一人承包。张小斐反倒像个平凡的小姑娘,没什么不好,但也没有吸引人的点。

27

在本季开始的时候,张小斐接受采访时说过自己想打破温婉、淑女的形象,现在看来,这个希望暂时落空了。

当然,这种尴尬的情况不只出现在总决赛,而是贯穿整个《欢乐喜剧人》的赛程,前任的光环时刻笼罩在后继者身上。

节目质量下降?其实背后是喜剧人才的枯竭

以往只要说到《欢乐喜剧人》,观众脑子里会立刻跳出几个人的名字,岳云鹏、贾玲、沈腾、宋小宝、大潘、高晓攀等等。但尴尬的是第三季播出后观众似乎还是只记得这些人。和《歌手》一样,《欢乐喜剧人》一二季总是能捧出一两个喜剧届新人,给观众换换口味。反观今年第三季,《欢乐喜剧人》似乎成了一个固定圈子,出演者无非出自开心麻花、辽宁民间艺术团、德云社、大碗娱乐这几家,最多加一个爱笑团队。在一二季各家顶梁柱消耗完的压力下,第三季最明显的特点就是配角翻身做主人。张小斐——贾玲、常远——王宁艾伦、文松——宋小宝、郭麒麟——岳云鹏,这样的对应关系显而易见。

28

《欢乐喜剧人》导演施嘉宁也坦言“在第二季我们已经想好第三季是以小斐为主,但她的知名度还不够,所以在第二季里我让她多给一些团队做助演,让观众慢慢对她有所了解。”文松也是施嘉宁在看刘老根大舞台时就一眼相中的,所以一直有意培养,直到第三季可以独挑大梁。

上面提到的这些经常做配的演员们在长期担任红花旁的绿叶时都收获了相当高的评价和观众的喜爱,积攒了不少人气。

做主角既给了他们更大的创作空间和自主权,也暴露了他们还不足以扛大旗的缺点。以文松为例,“娘炮”的文松在前两季可谓娘出了自己的风格,作为宋小宝、小沈阳的助演总是能画龙点睛,以别样的喜剧风格让观众眼前一亮。只不过这样的特色正如做饭的佐料,加一点调味即可,放多了就会齁。一味的油腻“娘炮”也难免观众反胃。

29

正所谓“慢工出细活”,既然初次挂帅,如果有充足的创作时间想必可以弥补许多不足,但按照《欢乐喜剧人》的播出时间算,嘉宾必须在一周的时间内完成创作,包括主题、包袱设计、舞美、彩排。在如此有限的时间内创作出逗乐又有深度的精品已属不易,但节目中的许多嘉宾除了录制《欢乐喜剧人》外还要兼顾其他工作,比如拍摄《欢乐喜剧人》大电影,作品质量自然不如从前,只能不断找大咖来吸引关注度。

如果说助演变主演算是“多年媳妇熬成婆”,那淘汰者踢馆赛就让观众大惑不解。作为喜剧届的《歌手》,《欢乐喜剧人》第三季在赛制上做了变更增加“踢馆赛”。原本可以为节目输入新鲜血液,却变成老喜剧人回归的跳板。大碗娱乐张小斐第二期被淘汰,第七期携贾玲回归。爱笑团队也是如此。结果颠过来倒过去还是那几个人来来往往,今天你走我留,明天你留我走,完全失去比赛的紧张感和严肃性,也难怪观众会失去兴趣。

30

其实以上现象的出现多是因为喜剧人才的枯竭,导演施嘉宁对这一点并不否认。《欢乐喜剧人》也曾试图引进其他形式的喜剧和新人,如香港的詹瑞文、台湾的赵正平,但由于水土不服等诸多原因,这些喜剧人和形式只在节目中一闪而过。

31

自《欢乐喜剧人》大火之后,也面临同质化问题,各种喜剧类节目层出不穷,虽然各节目形式不同,但内核都一样。赛制改变正是节目组创新的开始,但这些改变只是细枝末节不能触及根本的小打小闹。

从根本上说《欢乐喜剧人》必须挖掘新人,为中国的喜剧市场不断输送更多人才,而不是利用几个成名的喜剧人来维持热度吃老本,如此一来才能不断保证节目的新鲜度,也才能保住《欢乐喜剧人》这块招牌。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小鲜综艺(xiaoxianzongyi),作者:NY152

你可能感兴趣的: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