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库克说了算的苹果

去年此时,当苹果推出了屏幕尺寸高达 4.7 吋和 5.5 吋的两款新手机的时候,我感觉到苹果变了。

今年,iPhone 的两种屏幕尺寸得以保留,而一部分人期待的 4 吋新机却没有来到。另外,iPad 的方寸也变得史无前例般地大——12.9 吋,足以和苹果半年前刚推出的 MacBook 相提并论。

当在发布会直播中看到 iPad Pro 配备了一个触控笔 Apple Pencil 之后,一张苹果刚推出iPhone 时乔布斯曾用过的幻灯片突然闯进我的回忆里:

Who wants stylus?

who-wants-stylus

不知道乔布斯如果看到这一幕会作何感想。

623.pic

他的生前好友,苹果设计副总裁强纳森·艾维(Jonnathan Ive)倒是表示出了不适。作为苹果产品的设计灵魂,艾维从1992年开始就因为经常参与苹果宣传片的拍摄,被形象地比喻为“关在了白房子里”。自从好友去世,他的出镜几率越来越少,今年则干脆只有声音出演,现场的视频直播的画面中甚至没有给他一个镜头。

库克领导的苹果正在从多个角度更积极地迎合这个世界。和以往在个人隐私上高度保密的苹果高管不同,库克积极地对外袒露自己的性别认同和取向,并在社交网络的时代取得了大量关注和支持;他掌管的公司也渐渐开始放弃过去固守的条框,开始和主动且带有诚意地和IBM、微软以及思科进行战略合作。

市场正在呼唤手机厂商制造屏幕更大的设备,市面上的爆款机型往往都是5.5吋大屏幕,就连苹果也不例外。而苹果积极迎合市场的举动也获得了奖励:苹果在中国市场——智能手机的重要市场,同时也是全球几乎唯一的正在缩水的市场——销量增速高达75%——这个成绩让半年、一年前所有靠低毛利、入门机型的所谓“互联网手机”叫嚣着在中国打败苹果的厂商无地自容,他们当中更多人已经开始适应并学会一种新的语气:致敬苹果。

每个在苹果 WWDC、秋季新品发布会以及春季新品发布会时来到旧金山的人,都希望一睹苹果的创新基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变得越来越容易被满足——或者,用“对付”来说更为恰当:更大的屏幕、更多的像素、不算新的新交互方式,让人们欢呼雀跃;发布了竞合者(竞争对手同时也是合作伙伴)独创的新形态计算设备,天呢,多么伟大的创新!

如果,你把这些苹果的年度应付式产品推进策略头上的“苹果”光芒摘掉,就会发现,这种创新就是四个字:市场导向。

市场需要5.5吋手机,所以苹果恐怕绝对不会再推出4吋机型;PC 市场正在萎靡,推出 iPad Pro 去攻陷他们即将失掉的城池时机无比成熟;可穿戴设备?在这个苹果产品阵营中唯一一个不是由苹果发明的类目里,苹果唯一的“创新”恐怕就是加入了上百种表壳材质和表带材质的搭配——谁让市场需要呢?

你很难听到苹果的高管谈论“效率”(Productivity)这个词。那种违和感,就像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身为效率第一公司微软CEO 的时候喊出的“开发者!Windows!”一样……违和。

但这丝毫不妨碍苹果市场营销副总裁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高喊着“效率”,然后在苹果的年度盛会台上请出微软的高管讲解怎样在 iPad Pro 上用键盘、触控笔和触屏来提高工作的效率。一切为了市场。

apple-iphone-6s-live-_0926

你可以为库克时代的苹果将迎合市场提到最高优先级的行为开脱,事实上这样做无比容易:首先,这是一家上市公司,任何行为可以不以公司收益→投资者利益为第一目标,但对其负责是天经地义的事;其次,科技产品的销售市场正在面临一次巨大的挑战,人们更换电子设备的频率史无前例地高,因此只有销售量足够大的玩家才能在市场上站稳脚跟。

当科技公司专注于,甚至将自己的未来赌在新科技、新产品上的时候,比如 Google,我们愿意称其具有创新基因的公司;但当一家公司基于自己领先于业界的产品组合,开始创造并维护生态系统的时候,比如苹果,创新对于这家公司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然而,它依旧能够每年给我们带来体验最好的手机、平板电脑和智能手表——无论库克还是别人谁说了算,这一点都是暂时改变不了的。

但是未来会怎么样,谁知道呢?

 

图片来源:The Verge、JailbreakHum、Apple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