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尝试进口超市买不到的地道欧洲美食,先从这个小盒子开始

和法国人 Loic 视频聊天时,他正在上海,来中国 4 年多,他给自己取了中文名“罗力克”。罗力克现在是一位创业者,他的中文虽然不流利,但已经可以和人交流,对一些拗口的互联网热词,他也了然于胸,比如“消费升级”。

4 年前,罗力克开始在华润万家旗下的高端超市品牌 Ole 食品采购部门工作,负责采购全世界的美食;4 年后的 2016 年,他创办了自己的公司:胡罗舶(Cool Hobo),专门从欧洲搜索各种美食,打包到礼盒中,卖到中国。不同的是,胡罗舶选择的都是在国内鲜为人知的当地中小品牌。

cool-hobo-2

罗力克的观察是,高端超市中,进口食品占了很大一部分。但是,大型超市一般都是大宗采购,例如,Ole 一直都没有自己的直采部门,而只向大宗供应商采购。他们一般只选择大品牌、易保存、利润高的产品,这导致“所有超市卖的都是差不多的东西。”

正如开头所说,罗力克已经注意到中国人的消费升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有更个性化的需求,他觉得这是个机会,这就是胡罗舶的诞生过程。

有意思的是,在创办胡罗舶之前,罗力克其实有不少围绕进口美食的创业想法,甚至包括股权众筹:把欧洲中小食品企业的股权,出售给有购买力的中国人。“不过后来我发现,把中国的钱转出去和转进来,实在太难了。”

胡罗舶(Cool Hobo),取“胡萝卜”的谐音,因为它正是从国外传到中国,又是最健康的食品之一。音译的英文名中,Hobo 是又是流浪汉的意思,为了配合“最酷的流浪汉”这个称号,罗力克非常敬业地蓄起了长长的胡须。

cool-hobo-1

罗力克的家乡在法国东部,距离德国只有 5 公里,鹅肝是他念念不忘的家乡美食。但在中国,除了少数的大品牌,人们几乎没有渠道接触到一些小品牌的法国鹅肝酱。同时,对这些中小品牌来说,因为没有足够的品牌推广预算,中国也只能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市场。

在国外,已经有不少以“盒子”为卖点的创业公司,比如美国的 try the world,德国的 foodiest,英国的 birch box,用户通过按次付费或按月订阅的方式,就能收到包含全世界的美食、化妆品等的盒子。

受此启发,罗力克也选择了这样的方式。他的优势是对欧洲的熟悉,在胡罗舶团队的努力下,他们已经拿了 40 个欧洲中小品牌的独家代理权。胡罗舶的盒子每个售价从 200 多元到 500 多元,里面搭配有不同的欧洲美食,如红酒、栗子酱、鹅肝酱、李子干等。

最初,胡罗舶选择美食的标准是高品质、天然有机、手工制作等。为了打消消费者关于盒子内的食品是否确实产自欧洲的疑虑,他们还想到了结合 VR,每一位首次购买盒子的用户,会得到一个免费赠送的 VR 眼镜,手机扫描包装盒上的二维码,就能看到 VR 版的食品制作过程,在当地市场上的售卖情况等。

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罗力克发现,因为中小品牌的认知度较低,对于各个不同版本的盒子,有意购买的消费者会觉得“无从下手”。现在,胡罗舶开始对盒子进行调整,每个月只推一款以国家为主题的盒子,同时,选择的美食也调整为普通用户更熟悉的品类,“那些出国旅游的人会买来当做伴手礼的美食。”

在售卖过程中,他们还会通过有奖反馈的方式,对每一件单品的满意度进行调查,以在下个月的更新中进行调整。10 月份,他们就推出了法国美食礼盒,里面就有一款产自法国西南部的鹅肝酱。

cool-hobo-french

罗力克把法国礼盒的目标用户分为 4 类:从法国回来的海归,喜欢法国文化的人,正在学习法语的中国人,以及喜欢探索各类新美食的吃货。

作为创业者,罗力克还是十足的新手,胡罗舶也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他直言,“现在的很多尝试都是为了以后更大的动作进行市场调研。”对未来的设想中,他还想发展 OEM 业务,在欧洲的食品工厂生产美食,以“胡罗舶”为品牌;建立电商平台,让消费者直接购买欧洲中小品牌的美食(不再产生库存)。

现在,胡罗舶已经得到了 SOSventures 发起的中国加速(Chinaccelerator)的青睐,这是一个主要帮助外国人在中国创业的加速器。胡罗舶从 400 多个报名项目中脱颖而出,成为 10 个入选的项目之一。

顺着罗力克的思路,我突然想到,把我们的老干妈、五羊冰淇淋、北冰洋汽水儿卖到国外去,也完全能成为一门生意嘛。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