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委屈”的抄袭者们的回应:来,我们讨论一下什么是抄袭,什么是创新

112

在《中国的抄袭者们正在伤害“硬件复兴”》这篇文章发表后,很多人向我和PingWest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其中有不少硬件创业者,也有文章中提及的快按钮、小米和360这三家公司的人士。

是的,这三家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产品是抄袭,而辩解的理由,主要是这几个:

“米键服务于小米手机及刷了miui的安卓机器,基于miui底层驱动,米键可以实现的功能多太多了……”;

“Pressy这个东西想法及其简单,凭什么就说抄袭他们呢……”;

“Pressy是采用四节结构,而我们的产品采用的是更稳定适配性更好的三级结构……”

……

或许是在对待产品创意上的“惯性”以及市场的失序,让这些公司的价值观显得有些混乱;又或许是利益相关,让这些公司太宽于待己。总之,对于什么是抄袭,什么是受到别人产品启发后进行的创新,都已无法分辨。总之他们言之凿凿,把自己有的没有的创新历史、微末差异都拿出来,似乎对于硬件产品来说,只要不是一条流水线下来的,就不能叫抄袭。

如果说在这种混乱的价值观下,他们已经搞不清楚什么是抄袭,那么不妨看看,在正常的价值观下,什么是启发式创新。

在我的文章里,提到了一个“会让人联想到Pressy,但是从形态到应用场景完全不一样” 的产品——它叫Flic。但是和我前面提到的自以为创新的三家不同,它既不长着T字型,也不是插到手机的防尘塞里,更不是通过在手机顶部按一下、按两下来实现对应用的操作。

我本不欲太详细地介绍他们,因为有人所称的“Pressy创意太简单就活该被抄袭”的前车之鉴还在眼前,而Flic从硬件本身来说,门槛也不高,创意甚至更好,总让人难免担心它会有相同的遭遇。但是,对于那些把四节结构换成三级结构就自以为是创新的,或许真的应该看看,别人在怎么做创新。

这家公司叫做 Shortcut Labs。

和Pressy一样,Flic的概念也是主打智能实体按钮,强调对手机操控的快捷性。但是和Pressy有很大的不同,它是按钮形状、采用蓝牙技术和手机连接,并可以附着在任何表面,简单来说,通过这个按钮,用户就可以直接对手机进行远程操控,在很多场景下都非常有实用意义。比如你在洗澡时,想换首歌,就不需要用湿淋淋的手去碰屏幕,而是直接按下贴在墙壁上的Flic按钮,就可以实现。比Pressy更有想象力的是,它还可以参与智能家居系统和安全驾驶系统等等。

Shortcut Lab团队也毫不讳言,他们确实是从Pressy身上获取的灵感。他们的团队成员在一次活动上就直接告诉我,他们确实受到了Pressy的启发,而且,受到启发的还不是只有他们。“这个概念已经流传开来,很多创业者都在做不同的产品。”

从Pressy到Flic,没有任何人会指责Shortcut Labs抄袭。你可以清晰地看到概念相承、但是产品形态已经不断演进的过程。在原有的产品基础上进行发散,无论是功能、设计以及背后的技术,都已经不再是同一层面——如果说创新,这才叫创新;而做了一件看上去一模一样的产品,改巴改巴推出来,这就叫抄袭。

巨头并非不可以进入一个已经有创业者的垂直领域,但是要做的,应该是依靠产品创新来取得优势,而不是凭借自己强大的资源来快速复制别人的产品,从而挤占市场。正如PingWest一个读者提出来的,国内这些公司,如果真的认为这个产品重要,和Pressy达成合作、取得授权,并非不可行。Pressy的创始人Nimrod Back在接受采访时也明确表示,愿意合作。但是,这种“小抄不是抄”、“我拉几个人组个团队就能做出来的东西,为什么还要去取得授权”的观念,才是野蛮发展时期真正的遗毒。

另外,尤其让我愤怒的是,如果说关于抄袭与否,都是基于因为对“抄袭”定义不同、或者说道德标准不同引发的争论,还有可一驳之处之外;对于那个明明是创业公司,却不幸地学会了肮脏的公关伎俩,甚至把“装可怜营销”这样腌臜的污水泼到本已经因为被抄袭而遭受了损失的Pressy身上(注:Pressy是PingWest主动联系其要求采访的),对于这种诛心之论,我们也只能回敬“无耻”两个字了。

 

——————-

最后来做个小游戏:你能分得清楚题图中的四款产品,分别是哪一家公司的吗?欢迎在文章评论里告诉我们。

订阅更多文章